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Iron Within(心如寒铁) 06

没人喜欢战争,战争不过是为了清洁这个银河。———贝尔•里欧斯,2561年

黄昏时,戴恩终于找到了安吉拉,她正在大阵列馆里,带着红肿的眼圈盯着拉多隆的佩剑“艾恩尼德希尔”发呆。
“我们到底是什么人?”这是戴恩踏入大厅时她说的第一句话。
“我很抱歉。”这是戴恩唯一能想到的回答。
“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大厅寂静到安吉拉能听见自己狂乱而虚弱的心跳。
“守护者。”这是大守护者曾经给出的回答。
“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这也不是奥德莱恩大导师告诉我的答案。”女孩的声音中充满酸楚。
“我猜莫伊拉彻底摧毁了你对骑士团的印象。你怀疑是否看错了我们。”
“她说我是个愚蠢的无可救药的傻瓜……总有一天会因我的软弱而被杀。”安吉拉咬着牙齿才没让泪水再次流下来。“她怎么能这么说?”
“这是我的过失。”戴恩伸手扶住女孩的肩膀帮她转过身面对自己,“我没料到莫伊拉的情况恶化的这么快。我原以为她是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别担心,我会去找她把话问清楚的。”
“你们怎么能让这种人担任首席智库……她就是个嗜血成性的无可救药的疯子!”女孩抽泣着,“我从她眼睛里看到了!”
“我所认识的那个莫伊拉•奥德莱恩并不是这样的。”圣骑士帮女孩擦去泪痕,“但我想她的确需要清醒一下了。”
“她是个自大狂!”女孩激烈的指控。“就好像她才是这里唯一清醒的人,所有不认同她病态观念的人都是傻瓜一样,她让我恶心!”
“我相信你说的都是事实,安吉拉。”戴恩温柔的看着女孩的眼睛,“让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你吃点东西,然后我会告诉你莫伊拉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想你还是信任我的吧,嗯?”

三十分钟后,安吉拉坐在戴恩位于要塞顶部的套房中的床上,用戴恩买回来的速食品解决了迟到的晚餐,而拂晓神剑正在书架上翻找着,当安吉拉快要吃撑的时候,戴恩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给安吉拉看的东西:一张全息像。
红发的女孩穿着一套纯黑色的第二军团制服,和一个黑发黑眼穿着无限守卫深蓝色制服的深色皮肤的女孩肩并肩站在一起,在海伦金色阳光的照耀下笑的非常开心。
众所周知,“绯红之王”是从来不笑的,哪怕只是动动嘴角。
画面上的莫伊拉不像现在这么消瘦,皮肤也更有血色,而且她那种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样子像极了如今的安吉拉。
“她也年轻过啊。”安吉拉轻声说。
“对我们来说只过去了四十年,她却仿佛老去了一个半世纪。”戴恩露出了一抹哀伤的微笑。“有时候我很难把你当年那个帅气的红发学姐和如今难以接近的首席智库当成同一个人。”
“她改变了很多。”安吉拉摇了摇头,“但我想你给我看这个不是为了追忆往昔。”
“我想要确认你的判断力在经受了今早的打击后没有受损。”
“在那么多的外貌变化中,只有一项是重要的。”安吉拉向全息像伸手指出。
画面中,莫伊拉•奥德莱恩的双眼是完全相同的蔚蓝,而非如今的左眼绯红右眼暗蓝。
“她变异了,是不是?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奥德莱恩之所以脾气暴虐是因为她早就不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人类?”女孩的声音很细小。即使她自己都没法相信这个结论。
“不全对。莫伊拉会变成这样和她的导师阿列克斯•赛文有很大关系。”
“背叛者。”女孩的声音很含糊,似乎不愿意说出这个名字。
“莫伊拉是赛文唯一一个学生。她很有天赋,而赛文则是军团首席智库,原本两个人都前途光明,直到赛文被发现私自开展对亚空间生物的深度研究。事件的处理是由当时的至高大导师冯阿德勒负责的,赛文被停职接受统合部专员的调查,莫伊拉则转交给威尔汉姆导师,同时也是我的导师。
很不幸,赛文堕落的比我们预想的深。我们拿走了他的寰宇卡,但是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绕过了要塞主管AI篡改了要塞的安保系统,使其独立于数据网,也就没有了智能人格的监管,然后他激活了12台用于防御星港的泰坦,配合其他自动化武器对平民和圣骑士进行无差别攻击,趁着整个要塞一片混乱的时候偷了一艘巡洋舰逃脱了,自此再没人见过他。
显然,是赛文的研究使他堕落了,而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开展研究的时候莫伊拉曾经置身事外。她因此受到了统合部的监视,我们的医疗部也开始监控她的身体状况尽力观察是否有变异的迹象,同时骑士团暂时将她禁足在要塞的安全区内。整个监察持续了18个月,对于任何一个无辜的人而言都是难以忍受的。
但莫伊拉忍了下来。她接受了全部的不公待遇直到最后有足够多的证据证明她的清白。然而损害已经造成了,统合部和骑士团只能尽力弥补,莫伊拉因此提前毕业,并很快成了一名顶尖的恶魔猎人,几年内她名扬整个星区。同时,对赛文的追猎也以失败告终。
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切结束的时候,莫伊拉突然消失了,连同她的巡洋舰和一整船的高危武器,没有留下任何能证明她行踪的信息。她消失了整整4个月,就在我们都以为她也像赛文一样背叛的时候,她又重新出现在海文的星港,全身是伤,一只眼睛成了红色,对我们说阿列克斯•赛文死了,在尝试转化为亚空间生物的过程中被她消灭。
从成为恶魔猎人的那一刻起她就在猎杀赛文,她用各种见不得光的办法从黑市换取情报,雇佣非官方的调查人员,购买非制式的重型武器,坐着准备。骑士团的猎杀小队专注于寻找赛文本人留下的踪迹,而作为骑士团高层他显然很清楚该如何隐藏自己。而莫伊拉则从完全不同的角度出发,她认为要进行转化就必须有一个无人打扰的环境和一个稳定的亚空间裂隙,同时还需要一支随时就位的私人武装,因为转化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这时易受攻击。她开始搜寻无人且有亚空间裂隙的行星,和运输武装佣兵团的驳船的航行记录进行交叉比对之后找到了她的目标,阿斯特玛星域的天龙星系第三号行星,她在那里找到了赛文。
她没说她是怎么杀死赛文的,我们也没问,但显然在这个过程中她受到了太多的亚空间能量辐射,造成了她的基因变异。
但她的人格缺陷或许早在被统合部监察时就形成了,这只能说是骑士团的过失。
或许她桀骜不驯,或许她嗜血成性,或许她内心充满黑暗的狂怒,但直到目前为止她依然坚定的站在我们这边。而我不愿想像当她转向另一边时会发生什么。我承认我害怕她,她太强大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她是我的朋友。
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让你们走到一起,你们不是一路人,但你们本该是一路人。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年轻时的莫伊拉,而且更优秀,更强大,更聪明,更美丽,最重要的是,你更善良。我相信你能帮助她回忆起起她到底是为什么而战。我们是守护者,趋使守护者的是保护所珍惜的一切的渴望而不是摧毁敌人的狂怒。你明白这一点,你是个天生的守护者。我想你或许能让她也再次明白。”
戴恩认真的看着安吉拉蔚蓝的双眼:“你愿意把她带回来吗?”
女孩从戴恩叙述之初就保持着沉默,但她那对漂亮的蓝色眼睛已经说了太多太多。在她张口说话前,戴恩就知道她的回答了。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只要她真的值得我们这么做!”女孩的眼睛里又一次充满了笑意,只有一瞬间,但对戴恩而言那已经足够了。
“感谢你,安吉拉•齐格勒小姐,你是我见过最善良最美好的人。”
“但莫伊拉似乎并不想接受我的帮助。”安吉拉想起了莫伊拉之前凶狠的语气,露出的神态像是被迎头浇了一盆冰水。
戴恩露出一丝少见的坏笑:“没关系,我会‘强迫’她接受的。”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