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Iron Within(心如寒铁)05

“真正的骑士只存在于传说中……”———洛珊德·阿玛瑞尔·齐格勒,2249年

———————————————————————————

即使不阅读对方的思维,莫伊拉·奥德莱恩也能看透女孩的想法。她对自己全无好感,这没错;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麻烦的是,直到目前为止她的回答态度和内容都无懈可击,而举止间流露的强大自信更是让人无法质疑。

所幸,莫伊拉知道一个核心问题,并且她相当肯定女孩会答错。保险起见,她会在结束对话之前确认几件非常私人的事,她可不认为那个问题问出口之后她们二人之间会再有任何这样谈话的机会。

“……请简要叙述你的家庭背景。”莫伊拉抬起一只手打断女孩的质疑。“我知道你的档案上有写,我也保证我认真的看完了,不过我想听听你的个人意见。”

安吉拉以几乎微不可见的幅度皱了一下淡金色的眉毛,但并未拒绝。“齐格勒这个姓氏能追溯到古地球时期公园前一千年,而我的家族的历史远比这要长。我们的亚特兰蒂斯基因直接来自第一原体,也是已知最完整最稳定最强大的灵能基因组,大守护者洛珊德·阿玛瑞尔就是证明。”

“事实上你们的亲缘关系并不远。”

“是。我母亲是他的亲姐姐,不过她很少对我提起这个舅舅也基本不干涉他的生活。”

“这算是永生者间的默契吗?给予彼此充分的自由?”奥德莱恩用留着长指甲的手指敲着桌子。

“家母并非永生者,她只是寿命远比一般人长而已。事实上她的寿命预计可达5000岁。”安吉拉显然对莫伊拉轻率的猜测有点不悦

“抱歉,我还以为齐格勒家族的人都是永生者。”奥德莱恩的声音中听不出丝毫歉意。

“这是没有道理的猜测。控制体细胞自动无限更新能力的基因是一组相当复杂的亚特兰蒂斯基因,只有很少的幸运儿能拥有。”

“而你是其中之一,我说的没错吧?你永远不会衰老。事实上你的生理年龄已经停止增长了,就如发生在大守护者身上的一样。永远16岁的感觉一定很美妙是不是?”

女孩显得有点尴尬,似乎她因身为不朽者的事实而感到一点羞愧。莫伊拉完全不能理解这种想法。“恐怕我不敢妄下结论。因为我今年真的只有16标准岁而已。我想等再过去几个世纪我说不定会明白。”

“我倒是觉得有个人肯定明白。”莫伊拉迷起眼睛。“你对大守护者了解多少?”

“几乎不了解。我出生之后他只回过希格拉4次,加起来不超过10个月。他曾提到
他在银河外缘找不到他想要的东西。”女孩警觉地看了她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大约在2个月前,我们和星之探索者号失去了联系,最后的坐标显示这艘舰船正朝银河另一端航行。你认为大守护者下一步会去哪里?银河另一端有什么?”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我并不知道他会怎么做,但我的确曾听他提起过‘死去的超巨星’和‘湛蓝的火焰之环’之类的话。”

“湛蓝的火焰之环?蓝色超巨星?”莫伊拉摇了摇头。大守护者除非是疯了,否则就是从圣典中解读出了某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线索,不然他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前往广袤未知的银河另一端,还不通知任何人。

我们肯定是漏掉了什么。莫伊拉开始确信这一点。但她暂时还没有进一步探索的想法。等这里的事情解决后,她或许可以去翻一翻圣典。

她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女孩身上,意识到对方正在等待她的下一个问题。

“感谢你的配合,齐格勒小姐。你的描述与档案中完全相符。鉴于你在前期训练中的优秀成绩和你的家族的传统,你需要回答的最后一个问题是———”

莫伊拉·奥德莱恩双手抱胸,向后靠在椅背上,露出了谈话开始后的第一丝微笑:“安吉拉·齐格勒,你认为一个真正的骑士是什么样的?”

毫无意外的,她听到女孩说出了那个只有4个音节的简单名字。“亚瑟·戴恩。”

“戴恩爵士是我见过最好的骑士也是最好的人。他拥有一名优秀骑士所需的一切品质,正直,宽容,坚定,专注。我还能找出他的至少50个优点。他是完美的道德楷模。”安吉拉一边拼命解释一边看到莫伊拉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她在笑什么?我答错了?

“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安吉拉盯着莫伊拉,等待她的解释。

“我倒是觉得这相当有意思。事实上,安吉拉,你真是天真的可怕。戴恩爵士之所以如此完美是因为骑士团需要他如此。一个形象完美的骑士典范有助于吸引你这样的年轻人加入军团。但他也只是一个典范。对于绝大多数圣骑士来说,他们或许不像我绯红之王那么糟,但也绝不像戴恩那么好。”

“你知道为什么戴恩几乎不出外勤吗?因为以他的行事风格,一半的任务都会被他搞砸。我所经手的那些任务没有一样是他会选择的,我所做出的决定只有很少一部分是他能接受的。你眼中的戴恩,不过是个骑士团塑造的完美形象,对于那些真正守护着银河的圣骑士,你没有任何概念。”

“我还以为你们是朋友。”安吉拉咬紧嘴唇。

“噢我们当然是朋友。正因为是朋友所以他理解我所做出的每个艰难的选择,尽管他并不支持,但他也不会阻止,他知道我必须如此,而你什么都不懂。我们所生存的是个危险的宇宙,安吉拉。战争的阴影遍布银河,而战争从未改变,你无法单方面阻止它,你只能在战争失控前结束它。显然戴恩并没告诉你这些。”

“也许是他没料到你竟然这么天真,也许是迄今为止一切对你都太过容易,又或许是过度的善良让你的头脑变得愚钝,会让你以为仅凭光明正大的行动就能在战争中取胜,会让你以为被称为圣骑士就真的该像骑士一样战斗。”

“我们或许被称为圣骑士,安吉拉,但在统合部的档案中第二军团被列为black cup(黑色行动人员,执行潜入,突袭,暗杀,反间谍的特殊部队),我想你至少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安吉拉·齐格勒,你是个天真的无可救药的傻瓜,所以我绝不会带你这样的人执行任务。我无法分心保护你,而你显然也不行。你缺少的不是能力,但你的心从不属于这里。因为对于任何敌人的正直或是善良,都只是一种愚蠢,而这二者在你的心中占据的比例实在太大,大到在战场上你将无可避免的犯错,并因此而死。”

“你可以走了。”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