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Iron within 04

这一章开始正式推进主线了,每章的长度也会比较正常,除了安吉拉和莫伊拉之外还会有几个主要角色,(一些是原创比如亚瑟·戴恩,还有后面的统合部长,联合舰队战术协调官,普罗米修斯军团长;给法鸡也安排了角色)
———————————————————

赫拉要塞是一座宏伟的修道院要塞,要塞主体由钒钛合金一次性焊接成型,最高的塔楼距离地面3公里。但由于海伦紧邻着希格拉,而联邦的首都世界遍布这种超未来派的科幻风格建筑,赫拉要塞单论体量并不算出名,而与同为军团要塞的普罗西玛轨道站或是山阵号就更有距离。
真正使赫拉要塞名扬星区的是她的外墙,每一厘米的合金板都刻满了过往圣骑士的名字。被册封为骑士的当天,一名年轻圣骑士的名字就会被铭刻在要塞的外墙上。越靠近守护者圣殿,铭刻的名字也就越古老。莫伊拉跨上阶梯时能看到无数的名字头尾链接在一起:骑士团第一任至高大导师,永生者,至今仍在星区边缘探索古代遗迹的大守护者洛珊德·阿玛瑞尔·齐格勒;传奇智库法罗斯·阿多隆;第一名恶魔猎人,人工智能浩劫;大背叛者阿列克斯·戴文……
当他们加入的时候,还没人知道他们会在未来成为什么样的人。莫伊拉跨上台阶时想着。不是我们决定命运,是命运选择了我们。
她好奇自己的名字被铭刻在什么地方。肯定不是在这里,而是在某个更偏僻,不那么受人关注的位置。在她之前骑士团已有超过一千万名圣骑士宣誓效忠,要塞的外墙早已铭刻不下了。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为什么其它军团没有采取这种方式纪念自己的历史——单以紫罗兰无限守卫来说,他们现役的人员数量就已经超过了16000个战团,而圣翼骑士团不过有区区五十个战团而已。若无限守卫使用相同的策略,只怕在拥有山阵号之前他们根本无处书写。
在我们刻满了外墙之后,后来的人该怎么办?骑士团真的能坚持到那一天吗?
“别想那么遥远的事。”她低声咕哝。“立足当下,要烦心的事已经够多了。”


“莫,你是不是很久没进行过体能训练了,嗯?不穿装甲都走不动路了?”
从中层的实验室到顶层的主堡有超过一千级的台阶,莫伊拉走的气喘吁吁,比她更年轻更强壮的亚瑟·戴恩不得不经常停下来等她跟上。
最终她还是接近了顶层平台,戴恩伸手拉她越过最后几级台阶后放任精疲力尽的莫伊拉靠在护栏上。
“我说,你还没老到走不动路的年纪吧?你今年多大来着?60?”
“58。少嫌弃我老,亚瑟。我比你大不了几岁。”
“的确比我大不了几岁。不过他们……”莫伊拉的视线跟随戴恩转向室内。

大厅中有数百名穿着装甲的圣骑士,全部都是master级别,还有比骑士多出一倍的年轻学徒。学徒们在骑士之间穿梭,选择自己中意的导师,骑士们也从申请者中选出自己的侍从。这样的仪式每3年就会举行一次,而当一名侍从准备好的时候,他或她会被导师册封成为正式的骑士。并不是所有的候选人都是天才,但只要能证明自己的能力,或早或晚他们都会成为圣骑士。拥有灵能天赋又乐意终其一生漂泊在群星间的人已经很少了,骑士团需要新血。
有些学徒莫伊拉已经认识了。黑发黑眼黑皮肤的莱,被誉为数个世纪来骑士团最优秀的射手;布里吉塔·林德霍姆,作为骑士团现任至高大导师的教女在武技和品格方面都无可挑剔;异色瞳孔的萨伊—凯,对于自身灵能的掌控甚至超过了一些资深智库。他们显然是最受欢迎的学徒。
但更多的她不认识。一个看起来只有12岁的男孩正缠着至高大导师央求他收自己为侍从;一个站在房间角落的男孩,用闪着淡金色微光的双眼失落的扫视四周希望有人能选择自己;一名有着白皙皮肤和亮金色长发的女孩站在房间正中,她已经回绝了三位大导师的邀请,似乎正在等待什么人。
“安吉拉!”戴恩大喊。“这边!”
金发女孩转过头,莫伊拉发现她有一对漂亮的海蓝色双眸,甚至瞳孔都是纯净的淡蓝色,亮的就像拉斯特水晶,而莫伊拉自己的左眼却是近乎纯黑的暗蓝,远不如她的那么漂亮。她的表情也是温柔的,就像天使,此刻完美的五官正展现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被称为安吉拉的女孩雀跃的穿过人群,走到戴恩面前优雅的站定。
“戴恩大导师。很高兴见到你们。”她的声音也是柔和的,甜的像蜜。
她真美,就像天使一样。这女孩一定很讨人喜欢,因此她也一定很自信。对家世,外貌,能力,品格都绝对自信。
她还很善良,相当善良。莫伊拉检索她心灵的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一点。显然无论作为圣骑士还是凡人,她都过于善良单纯了。善良单纯到完全不封闭自己的情感
善良的人无法成为优秀的战士,情感外露的人无法成为优秀的指挥官,奥德莱恩一直坚信这一点。

“找我什么事?别急着告诉我,让我来猜,是不是你最终决定同意我的申请了?”见到戴恩女孩显然很兴奋,眼睛都亮了起来,而莫伊拉则被晾在一边。
“……恐怕不是,安吉拉。我很想接受你,但跟随一个不出外勤的导师对你的成长没有好处。而且我的灵能潜力平平,恐怕没有资格教导你这样的天才。”戴恩回应的同时示意莫伊拉说点什么吸引女孩的注意力,但后者自从一开始点头示意后就没动过。
“好吧好吧,那么你是来补送我的生日礼物的?”
“呃……事实上……”戴恩挠着头,“嗯,我的确给你带来了一位导师,不过是我旁边这位。莫伊拉·奥德莱恩大导师,骑士团现存最强大的灵能者,你们有些人称她为绯红之王。”
“对,我知道她。”女孩的情绪明显低落了很多。

“这就是你对我吹嘘的女孩?”莫伊拉皱着眉头低声质疑。
“当然,看起来相当不错,是不是?”
“我不喜欢她。”奥德莱恩低声说。“况且,我不要侍从。我所猎杀的那些怪物,小孩子看一眼就会做噩梦。我才不要多一个累赘。”
“安吉拉非常勇敢也非常坚强。她绝不会给你添麻烦。”
“她缺乏圣骑士所必需的品质。”
“怎么?她极有天赋也非常努力,灵能潜力更是千年来最强的,身体素质是弱了些,但穿上装甲之后这完全可以忽略。她的性格无可挑剔,聪明,自信,专注,必要时也能勇敢坚强,并且非常非常善良,所有人都喜欢她。”
“这倒是没错。”莫伊拉咕哝。“她确实很讨人喜欢。”
“还有,别说什么你不接侍从,这次老狮子点名要你带她,这个测试不过是走个过场。他说其他人会毁了一个未来的至高大导师。”戴恩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我想我最好回避,让你们单独待一会儿。随便问她几个问题,熟悉一下彼此,你会发现她可爱到让你无法拒绝。”他转身对女孩眨了眨眼睛,走出了大厅。



在奥莉莱恩对她作出结论的同时,安吉拉·齐格勒也在观察面前的两位骑士,并惊讶于他们之前的明显差别。
黑色头发和蓝色瞳孔的戴恩穿着白色的骑士团制服,奥德莱恩却穿着一件近乎黑色的大衣;戴恩脸上永远带着温暖的微笑,奥德莱恩的嘴角却始终是下垂的;戴恩站着的时候挺拔的像一把动力长剑,奥德莱恩却微微弯腰——一个标准的突击前的预备动作。安吉拉注意到莫伊拉的右手总是不自然的张开又合上,就好像她依然穿着腕甲,而左手则放在背后,方便在第一时间激活动力长剑。
她也能从空气中感受到莫伊拉的紧张,很轻微,但她这么强大的灵能者依然能感受到。即使在海文,星区中最安全的星球之一,即使是这个时候,她的精神依然是紧绷的。
这两个人都位列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圣骑士之一。戴恩拥有无可挑剔的战技,而奥德莱恩则以强大的灵能闻名。戴恩很少出外勤,而如果学徒间的传言属实,莫伊拉执行任务比学徒的训练还要频繁,多到持续数年不回到任何联邦世界成了常态而战斗成为了她的本能。莫伊拉的不自然行为足以说明这个评价完全正确。这是个,非常明显的,沉溺于战争无法自拔的人。
而最令她不舒服的则是莫伊拉严厉的异色瞳孔。一个真正的骑士——亚瑟·戴恩的眼睛里永远都只能看到坚不可摧的信心和充分的理智,她却能从莫伊拉的眼里看到阴影,大块的阴影,这意味着严重的偏执,或许还有嗜血。她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疯狂。
安吉拉·莱昂娜尔·齐格勒一点都不喜欢“绯红之王”。

“那么,你就是安吉拉·齐格勒。”不论她在想些什么,至少在表面上,奥德莱恩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安。“你知不知道你的档案里都写了些什么?”
“我很荣幸能得到拂晓神剑的赞扬。”安吉拉带着礼貌的微笑回应。她能看出绯红之王是个相当刻薄的人,她可不想给对方任何嘲笑她的机会。
“其中有些……称赞显得言过其实。”莫伊拉浏览着数据板上的履历,“上面说你于一年前在剑术比赛中击败了拂晓神剑,是否属实?”
女孩点了点头,同时非常清晰的意识到莫伊拉将戴恩建议的问话理解成了某种审讯:“那是破晓杯的决赛,本来按规则我是不能参加的,不过艾查顿说没关系,所以……”她耸了耸肩,莫伊拉发觉她对击败戴恩的事实感到有点尴尬,“我就赢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击败亚瑟·戴恩?”莫伊拉竭控制着自己不显得太刻薄,但她语气中的怀疑还是非常明显。“那一定很有挑战性,是不是?”
莫伊拉很清楚自己并非最顶级的剑客,但也至少是一流,然而她却从未在比剑中胜过戴恩,甚至连不相上下都从未有过,每一次戴恩都轻松的打飞她的动力剑,然后用辛辣却决不尖刻的修辞把她的步法失误列一个长清单。
因此莫伊拉一直更习惯于使用动力爪。
“嗯……事实上并不难。我是说,不像我想的那么难。戴恩大导师的力量和体能非常优秀,出手也很精准,但……嗯,他的反应太慢了,而且平衡感很不好。我想这可能是他的体重影响了他的速度。”女孩斟酌这词语,但是隐藏在不知所措下的骄傲已经被莫伊拉嗅到了。
“用慢来形容戴恩,你是第一个。”奥德莱恩不动声色的评价,同时在当前页上的“反应速度达到毫秒级”下轻轻的画上一条黑线。
“你的灵能潜力非常巨大。上面提到你有20万个碱基对长度的亚特兰蒂斯基因。我会给你几个参照,希望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在你之前的最高纪录是黑骑士阿列克斯·赛文,76000个;我本人,54000个;大守护者洛珊德·阿玛瑞尔,超过5000万个,已经足以让他能点亮或是熄灭恒星,但我们都清楚他实际上早已并非人类的一员。如果这个数据属实,你将是仅次于大守护者的最强灵能者。”
“事实上,这里的数据并不是完整结果。”女孩温柔的笑着,一点都没有身负强大力量的紧张。“在我的亚特兰蒂斯基因中,有三分之一位于X染色体,比常染色体基因表达性更强。艾查顿的计算结果是我的灵能潜力相当于拥有28万个常染色体碱基对长度的亚特兰蒂斯基因。”
“令人印象深刻。”奥德莱恩勉强点头,尽管她实际上对于女孩轻率的态度相当不满。这孩子依然没有意识到她拥有的潜力多么恐怖。
远超戴恩的剑术加上强大到恐怖的灵能,这个女孩能以一己之力打垮一整支军队,可她却坐在那里傻笑。。。尽管她笑起来相当漂亮。。。应该说她笑不笑都很漂亮。。。
如今作战训练的优先级已经这么低了?我们究竟还是不是一支军团?还是已经变成了教会?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