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Iron Within 01

天龙星7号,当地时间22:49

今日死亡前来斩断命线,今日她拥有4张面孔。
焚烧之死降临于那些因伤重或迟缓而没来得及行动的人,蓝紫色的等离子体粘附在他们身上,无论怎么挣扎都绝不会熄灭,直到他们的躯体彻底化为灰烬;冰冻之死降临在那些因恐惧而逃离的人身上,冰原上的风足以在瞬间让没有任何防护的人的血液凝固;恐惧之死降临在所有营地的军官身上,他们的心脏被控制,逐渐减缓直到停跳;
而对于那些鼓起勇气试图反抗的人,刀剑之死拥抱了他们。长剑轻而易举的切入厚重的装甲,分解力场闪耀着微光蒸发钢铁蒸发陶瓷蒸发血肉,之后被以超出人类视力极限的速度再度转向下一个目标。无人能挡,亦无人能近。
没有预警。营地的扫描矩阵早就在暴雪中瘫痪了。没有有效的反击。他们所有的重武器都在突袭刚开始时被摧毁了。
因他们所犯下的错误,他们遭到了惩戒。他们猜到了惩戒将至,可却没猜到对方会派来什么东西。

夜临轻吟着划出弧线,把那个佣兵的整条右臂连同他手中的等离子枪卸了下来,紧跟着的一拳直接洞穿了目标的胸口。莫伊拉·奥德莱恩把自己的右手连带着那人的脊椎一起抽了出来,反手把尸体砸在了另一个从侧翼靠近的佣兵身上,在对方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用腕甲上的粒子炮射穿了他的头。她扫视四周,寻找下一个敌人。
没有人靠近。燃烧的营地里到处都是奔跑的人,却没有人朝向她而来。这些家伙既不清楚敌人的位置,也不清楚敌人的数量。她的巡洋舰依然悬挂在低空,用反物质粒子光束的精确打击蒸发一个又一个目标,这让这些佣兵变成了一群惊慌的无头苍蝇,而之前放置在营地里的等离子炸弹则加强了这种效果。
“夜神,这里是奥德莱恩。区域已肃清。”
“夜神收到。我已经为你标出了目标所在区域。你的9点钟方向有一个信号盲区,去那里。”
“我在路上。”
靠着伺服系统的帮助,莫伊拉快速奔跑穿越一堆堆燃烧的废墟。很少有人注意她——一艘带着圣翼骑士团标志,挂在低空扫射的高速巡洋舰远比一个穿着没有标记的纯黑战甲一路狂奔的人影更引人注目。
信号盲区是一栋巨大的原顶建筑物,看起来像是生态馆一类的东西。但在轨道上的扫描显示这里消耗的能量占了整个营地的一半。
“目标就在里面,但我感应不到它的神经电信号,应该是被建筑屏蔽了。”AI副官的声音从通信系统中传出。
“我现在进去。”莫伊拉把长剑背在背上,对大门伸出右手。
“要小心,莫伊拉,能量读数依然在增长。你应该在外面等我击穿外墙。”
“用不着你提醒。”莫伊拉轻哼一声,扭转手腕,十吨重的钢门被逐渐提起。“我一向小心。”
“这次我是认真的!”夜神低声警告。
“我也是。”莫伊拉大步走进门内的黑暗中,大门在她身后轰然关闭。

门后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唯一的光源是她战甲的蓝色护目镜,即使莫伊拉早就激活了头盔的夜视系统,她也只能勉强看清轮廓。
房间正中是一棵树,从高度和主干的宽度来看大约是普罗米修斯树的亚种,上面似乎挂满了苔藓和蜘蛛网。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奇怪的血腥味,和透过门缝渗进来的灰烬气息混合在一起,即使透过装甲的过滤系统也依然让人反胃。
“夜神,检查空气成分。”
没有回应。
莫伊拉小心的抽出夜临,激活分解力场,靠着剑刃上闪耀的弧光,她终于看清了那棵树和四周的东西。
那根本不是普罗米修斯树,事实上,那根本不是树。
一根巨大的钢制立柱耸立在房间正中,金属的表面却遍布着血管和肌肉纤维,有些地方这些恶心的增生物甚至融合进了金属结构中。类似的影响遍布整个房间,但在立柱周围最为严重。莫伊拉注意到立柱的一部分金属已经变成了骨头。她大概能猜出一部分,至少面前这个房间肯定遭到了亚空间的侵蚀——某些人正试图人为的创造亚空间裂隙,并且显然成功了。
就在莫伊拉试图再次呼叫夜神的时候,她听到了来自身后的声响。
凭借多年的训练,圣骑士像暴风一样转身,但依然慢了一步,她被某个东西撞倒,一张脸贴在她的头盔上发出低吼……
她认识了那张脸。



莫伊拉·奥德莱恩在尖叫中醒来,沐浴着海伦的晨光。


注:海伦是圣翼骑士团的行动基地,希格拉的卫星,花园世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