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Iron Within 07

现在你们为胜利尽情欢呼,但总有一天,你们要学着克制自己的骄傲。———出自《银白圣典》第七章

这一刻,她的世界万籁俱寂。

亚音速的狂风咆哮着扫过冰原;高温下冰层开裂发出轰隆声;将死的雇佣兵们呼喊着求救;单兵武器的响声被突击巡洋舰对地武器模组的轰鸣彻底淹没。

这些她都听不到。她的瞳孔中只剩下那个在暴风雪中缓缓起身的生物。

它不像任何已知的物种,却又兼具所有已知物种的特点,从无限极海的雷鲨到希格拉的彩虹鱿,从阿斯特玛的暗影虫到阿德莱德的咆哮狮鹫,从泽塔行星的岩石守卫到旧地的灵长目,之前在设施中莫伊拉用等离子武器把怪物全身都洗了一遍,但现在创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高速愈合,在令人作呕的血肉中能隐约看到银色的金属。那是加莱顿超合金,已知唯一一种能长时间抵抗混沌能量侵蚀的材料,从最小型的自适应攻击装甲到庞大的超级旗舰都以这种材料为装甲基体。

她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她很清楚这是什么人。毕竟,她花费一整年,跨越数千光年,就是为了找到他。她只是没想过会见他到这个样子。

“终于。”怪物的声音极低,却非常清晰。“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你应该好好看看你变成了什么怪物。”莫伊拉颤抖着回答。

“我超越了你所知的一切,我亲爱的门徒。”怪物低语,连带着满脸的触须都在蠕动。“我超越了束缚我们的规则。我跨越了进化之门。”

“你什么都没超越。你把自己变成了怪物。”莫伊拉咬着牙齿。

“我跨越了进化之门。往日的幽灵亲自将最初的真相与谎言告诉了我,他向我展示了终极的真理,我们的种族从中诞生,亦将由此进化。”怪物似乎完全不关心她在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进行这场只有一个听众的演讲。

“你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可一点都不进化,导师。”莫伊拉•奥德莱恩展开双手,装甲的外挂武器已经全部激活,头顶上还有一艘巡洋舰,可她根本不知道这样的火力够不够。“我不关心你的真理因为那不是事实。至于你,我衷心希望你疯狂的路途和生命都到此为止。”

“这么说来,你是来杀我的。”往日的圣骑士用分叉的舌头舔食自己脸上的鲜血,狞笑着低语。“大概你已经把这里的坐标通知了第二军团?那些圣骑士正搭乘他们速度最快的巡洋舰赶来?又或者,你想独自解决这件事,洗刷你的耻辱,独自击杀我来证明你的忠诚?我猜是后一种。持续数年的追猎,孤身一人完成击杀,这足以给你带来巨大的荣耀,你甚至有可能因此获得首席智库的位置。前途一片光明,嗯?”他偏了偏头:“可惜你从来就不是个严谨的人。你犯了太多的错误。当你发现我开展危险研究迹象的时候你本该通知统合部,当你意识到我的秘密暴露试图逃走的时候你本该置身事外,当你寻找我时本该和其他人合作,当你找到我的时候你本该呼叫后援,而现在你犯了最后一个错误。你不该激怒我。”

完全由骨骼构成的双翼展开,把畸形的躯体带离地面,阿历克斯•戴文的声音横扫冰原。“傲慢!你们永远都是如此傲慢!认为这个宇宙的规则正如你们的想象,自以为你能孤身一人击败我——

“该死。”莫伊拉伸手扶额,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段时间她越来越多的梦到天龙星VII和她的前导师。一般来说梦境都很模糊,可是她的梦却远比她的记忆更清晰,并且全都复诉着类似的场景。每一场梦境都在暗示她变异后的戴文有多么强大,而莫伊拉最终能够击败他又是多么艰难和巧合。

“真该死。”当然,她的确犯了很多错误。那时候她年轻又莽撞,并且情绪化。但那是过去的她。真正的戴文也并未如梦境中那样和她说那么多的废话。他们太忌惮对方了,不会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多余的对话。戴文对她的评价其实是她的理性面对自己的评价。

傲慢。

“去你的。”当她在浴缸里躺平的时候莫伊拉恨恨的想到。“我赢了。”

“我赢了!”她忍不住大喊出声,却忘了自己的脸依旧在水中,结果呛了一大口水。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莫伊拉刚刚披上浴巾跨出浴室。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挂钟,1:38。

什么人会在午夜跑去按骑士团首席智库宿舍的门铃?

带着无论如何要把来人臭骂一顿的心情,莫伊拉拉开了门,第一个单词还没出口就看见了亚瑟•戴恩。

“12点后恕不接待访客。”莫伊拉满脸不悦。

戴恩完全没有为午夜敲门道歉的意思,单手把她推开然后径直走到屋内找个了地方坐着。莫伊拉不知该怎么回应也只好关上门到他侧面坐下。这家伙看起来难得的同样心情不佳。

戴恩瞥了她一眼,似乎要确认她睡醒了,然后才终于开口:“我一向认为,不在意他人感受的人也没有资格要求他人在意自己的感受。”

他的语气平和,当手腕上突出的血管暴露了他的激烈情绪。

莫伊拉皱了皱眉:“如果你指的是那个女孩子的事情———”

“你今天摧毁了一个女孩的自尊。”戴恩似乎根本没在和她说话。他的双眼死盯着对面的墙纸。“她是个优秀的女孩,聪明,善良,善解人意,被人伤害了只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从小就想着要照顾其他人。而你却打击了她,让她感到非常难以接受。”

“安吉拉•齐格勒天真的可怕。”

“她是很天真。天真到相信你够资格成为她的导师。”

奥德莱恩咪起眼睛:“注意你的言辞。我够不够资格不由你这样的外行判断。”她着重强调了“你”。

“在灵能操控上我确实是外行。”戴恩平静的回答。“但我看人一向很准。这么多年来我默许你愤世嫉俗的活着,嘲笑自己也嘲笑世界,是因为我始终都觉得你还有可能被拯救。我一直在等待一个人,一个足够善良足够优秀的人,让她给你第二次机会。而她真的出现了!可当我把这位天使送到你面前时你做了什么?你从她身上寻找你那可笑的优越感,通过伤害试图拯救你的人来麻醉逃避现实。像你这样的恶魔确实不配被拯救。”

戴恩的语速越来越快,他压抑了一天的愤怒从话语中倾泻而出:“安吉拉•齐格勒在大阵列馆里哭了一整天,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你。即使你把她的尊严切成了一千片她也依然同情你,她看穿了你的表演,却无法理解你的行为,无法理解一个本来有机会自救的人为什么要放弃。在这一点上我完全同意她的想法。你自认为无法被拯救,其实是你主动放弃了每一个自救的机会。你大喊着众人皆醉,其实不过是无法接受自始至终错的都只是你一个人。傲慢!”

“莫伊拉•奥德莱恩!我可以忍受你的离经叛道,你的尖刻恶毒,你的暴力成性,甚至你的自暴自弃我也都可以忍受。过去我们的确亏欠你太多。但是傲慢除外!你没有资格在自己主动放弃希望后还要求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放弃希望。我们是圣骑士,不是囚徒更不是自己负面情绪的囚徒。”

“我只说一次。今晚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你的生活我也绝不再干涉。无论你维持原样或是自暴自弃的更加严重都和我没有关系,只要你能完成任务,我们依然可以公事公办。只有一件事除外!离安吉拉•齐格勒远一点!不要试图和她说话,也不要给她留言,连靠近她都不行!她和你不同,终有一天她会成为大守护者而你只是个往日的幽灵,我们绝不能让未来的希望被你再摧残一次,听清楚了没有?”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