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背景AU Dara manaka 09 亚顿之影 第一部分(先吹一波混合体)

原创人物视角注意避雷
断断续续写了一整年的战斗场面的第一部分,凑合看吧,我尽力了,堆砌词语是战锤小说对我的影响之一,改不掉了
————————————————————

尤尔兰是一名接受过数百年训练,经历过无数场战斗的老兵,即使成为执行官也没有让他远离战场。他曾亲自带队跳帮塔格人的攻击航母,也曾在马斯顿的洞穴网络中孤身一人猎杀异虫。凭借星灵天生的超人体质和卓越灵能,以及他在数百年中磨练出的战技,他击杀过无数敌人,从塔格人的泰坦战甲到雷兽,混合体也不例外。
但没有哪一个比他如今所面对的怪物更危险。
尤尔兰能清晰的感受到这头巨兽的本质。它并非实体宇宙的生物,也并不完全属于虚空,它是介乎二者之间的某种东西,当然,它的物质形态是基于星灵和异虫的基因模版制造的,但它的意识却和虚空相连。每当尤尔兰的光刃和混合体的肢体接触,他都能无比清晰的感知到这一点。
这也同样赋予了这头怪物远超想象的灵能潜力。迄今为止,它已经挡下了数百发相位分裂炮的轰击,而粒子枪和刃炮的命中次数更是无以计数,而它的灵能护盾却没有丝毫削弱的迹象。
它的精力也是。随着一次次的格挡、反击、突进、后退、闪避,尤尔兰的感官已经因疲惫而迟缓。很少有东西能把圣堂武士逼到疲惫的边缘——他们接受的诸多训练之一便是连续数十小时的集中注意力,期间不允许丝毫懈怠,更不用说休息。但这次不同,这头巨兽不仅仅轻松的把尤尔兰逼到了极限,它还远远凌驾其上,迫使尤尔兰必须超负荷的战斗。一名训练有素的圣堂武士可以在一纳秒中完成对对手动作的预测并制定和执行相应的战斗策略,而巨兽的速度比这还要快得多。
散逸着深红灵能的利爪挡住了从左侧袭来的光刃,两只右臂同时出击攻向执行官的左侧,一只触须扫掉了袭向独眼的刃炮光束,而另外6只触须则从3个方向攻向了尤尔兰的双腿。
所有这一切发生的速度远远超出了人眼的图像捕捉能力,甚至超过了人类的神经传导速度,安吉拉和法芮尔所能看到的只有一片模糊的光影,他们朝着前方盲目的射击,希望能有一些命中,或者至少分散巨兽的注意。
她们当然别想得逞。绝大多数的攻击都打在了冰川上,毫无阻碍的洞穿了封冻数十亿年的坚冰,侥幸命中的少部分则被护盾完全吸收。两个人类根本不算是麻烦,正如它预测的。
那个老兵相较之下要强悍的多。他不断围绕它移动,依靠星灵天生的卓越反应和优秀的战技发动突袭,当然,这些攻击无一命中,但他的勇气和技巧值得肯定,他甚至凭借直觉和经验成功预测了大部分的攻击。
但不是每一次,更不是这一次。
尤尔兰在快速抽回右手用光刃扫偏了巨兽的左臂,同时向右侧起跳躲开了巨兽的右臂,触手从他的身上堪堪扫过,划过皮肤和战甲,但没能造成伤害。
但他忘了巨兽有两只左臂,或者他记得,但已经无法作出任何防御或者闪避了。
巨兽的利爪正面击中了尤尔兰,执行官在这一击之下摔了出去,撞在了峡谷尽头的冰墙上。但神之长子就是神之长子,尤尔兰在撞击的瞬间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挣扎着起身——
——巨兽在一个量子尺度内穿越了上百米的距离,四臂握拳对尤尔兰的胸口同时施以一击凶狠的重击,把他订在了冰墙上,山脊因这一击完全开裂,比特种钢还坚硬的冰墙也开始崩塌。
星灵勉强抬起头,他的心灵中满是痛苦和愤怒的情绪,甚至表现在了这个种族一贯冷漠的脸上。很好,受害者强烈情绪能让他的灵能尖啸传出很远,足够让它的猎物听到。
两个人类也停止了射击,呆滞在原地。她们原始迟缓的大脑显然无法理解局势的发展。不过这两个人类根本无足轻重。黑暗之神没有提到她们的结局,也就是说,她们将由它自行安排……
“别挣扎了,小圣堂武士。”德拉克尼昂发出愉悦的咆哮。“你们死定了。”


安吉拉惊愕的看着这一切发生。上一秒,她和法芮尔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闪光和狂暴的阴影,下一秒,她们的保护人被那头满身红光的银色巨兽按在百米之外的冰墙上。
尤尔兰并没有放弃反抗。尽管安吉拉能看出他伤得很重。老战士至少有9根或者更多的肋骨成了碎片,身上全是伤口。透过战甲的护目镜,安吉拉能看到他的胸甲上的伤痕,这套执行官战甲由亿万压缩结构的埃德曼合金制成——顾名思义,是将星灵超合金的原子结构压缩一万亿倍,由此制成的刚性结构是名副其实的坚不可摧,足以防御任何程度的力学和绝大多数能量打击。
而现在,尤尔兰的胸甲上满是肉眼可见的裂纹,蓝紫色的鲜血从装甲的缝隙中渗了出来。安吉拉无法想象尤尔兰遭受了怎样的冲击,她更不敢想象,如果是她或者法芮尔承受了这样的一击,她们的躯体是否能有一个原子留存下来。
她一直自认是个勇敢的人,但此刻她清晰的意识到自己在发抖。——现在轮到你们了。混合体的灵能咆哮中的恶意令她颤抖。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