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泰拉的黄昏A03

克哈IV:先是作为联邦的核心世界,之后作为泰伦帝国的首都,克哈曾数次遭到摧毁,但每一次都得以重建。如今的克哈早已不再是那个美丽独特的世界,而是以钢铁巨人奥古斯特格勒之名彰显着泰伦人类坚韧不屈的品格。

———《宇宙百科全书:奥古斯特格勒》



安吉拉。
“……”
安吉拉·莱昂娜尔·齐格勒。
“嗯……”金发女人翻了个身,本能的用毯子蒙住头,但在她脑海回响中的声音并无一丝减弱。
安吉拉,我知道你没有早起的习惯。但我们时间有限。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醒着呢。”声音非常模糊,很难听清,但这丝毫没有阻碍对方了解她的意思。
你没有。我希望我们谈正事的时候你能神志清醒。声音很温和,但言辞却有些不近人情。你已经睡了整整14个小时,即使对于人类也完全足够了。
“那又如何?你那该死的工作让我整整两天没有休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床上的人想要起床。
“既然你花了这么多心思,我想你应该很想知道事情的最新发展。”这一次是真正的声音。不带任何口音的标准英语。从很近的地方传来。
安吉拉·齐格勒用只有上过战场的职业军人才有的速度翻了个身,天蓝色的双眼盯着靠在比他矮了整整一英尺的雕花木门上的星灵:“你再说一遍?”
“多兰·如斯。心理史学。我有几个想法。理论可能。”艾诺达尔简单的回应。“我们时间很紧。”
“我似乎没有告诉过……”安吉拉意识到自己说了句傻话后摇了摇头。“但我想过,是不是?”
“你不会隐藏你的想法。大多数人类都是。你们的思维就像打开的书一样浅显。”星灵耸耸肩。“法芮尔在准备午餐,动作快点吧。”
安吉拉感觉自己因为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和之后的无节制睡眠而昏昏沉沉的大脑被灌进了一大杯冰水,瞬间清醒了。“你把她单独留在厨房里?你把法芮尔·艾玛莉单独留在厨房里????”
“又不会出什么事。”星灵的态度相当淡然。“她至少不会把整栋房子炸掉。况且我已经替你定了帆船餐厅的外卖。”
的确不会出什么事。安吉拉酸溜溜的想。你又不用听她夸耀她的那些黑暗料理。
“给我5分钟。”安吉拉开始着手穿衣服。



6分钟后,穿戴整齐,简单的扎起头发的安吉拉和艾诺达尔一起走进了她家的餐厅,第一眼就看到放在餐桌上的两盘面目模糊的东西。
“这什么?”安吉拉闻着空气里的焦糊味,一脸厌恶得看着她的午餐。
“多佛比目鱼。我妈教我做的第一道菜。”法芮尔一脸紧张。“我觉得你可以……”
我嗅到至少14种会引起人类不良生理反应的物质,建议保持谨慎。艾诺达尔的警告在她大脑中响起。
安吉拉对那堆东西扬起下巴。“艾诺达尔,老办法。”
以他们的默契不需要再多说些什么了。星灵简单的抬起右手做了个手势,盘子里的东西就被送进了垃圾桶。
当外卖员敲响这座三层独栋小楼的大门的时候,艾诺达尔已经在向安吉拉解释他的全新发现了。


“心理史学是远征军中的热门话题,是不是?”
“考虑到多兰如斯这个名字出现的的频率,的确如此。”安吉拉一脸满足吞下最后一口蘸满奶酪的烤蘑菇。“不过这也是个禁忌话题。”
这才是生活嘛。
“因此我们无法从记录中获得太多信息。想要更深入的了解背后的原因,我们得去询问当事人。我已经向阿塔尼斯申请过了,他允许我和你一起调查这件事。”
“远征军的幸存者?”安吉拉点点头。确实可行。虽然会花些时间。
“我已经拟好了一份名单,上面是所有有可能了解这件事的人。梅丽莎·莫拉莉丝上将,我没记错的话她现在是帝国军的医疗总监;奥伦特·科尔法伦,斯巴达联队指挥官……”
“以及最有可能的。阿列克谢·斯托克夫中将。”安吉拉指着最上方的那个名字。
“你也知道他是最后的选择。”艾诺达尔摇了摇头。
“的确。但他也是最有可能知道什么的。无论如何我们最终都得跟他见面不是吗?”安吉拉站起身伸展了一下身体,数年的和平让她略微增加了一些脂肪,但她的身材依然算得上相当完美。
“同意。”星灵简单的回应。“我们出发吧。”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