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莫天使HP AU All is Dust(上)

有时,聂拉斯•塔兰也会忍不住想,如果当初校长能更强硬,更果断一些,是否一切就会不一样。

这当然不可能。对于莫伊拉•奥德莱恩这样的人,简单的用语音警告她不允许再进行任何未经允许的实验,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毫无作用,而任何比语言更激进的措施的唯一后果就是让她离开学院的监控自己进行实验,相比之下,让她留在学院反而安全些。至少在当时是这样的。

但他依然忍不住去想。

校长并未如往常一样在起居室等他,而是在卧室的床上睡着了,双膝间放了一本并未翻开的书。房间里静悄悄的,安吉拉的小宠物也不见了。过去每一次他来的时候,这头精力过度充沛的野兽都会飞上来抓他的脸,这次却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塔兰内心的一部分想要立刻把面前的人叫醒,询问她为何召唤自己前来。但其他部分则在提醒他,面前的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不应打搅她宝贵的的睡眠。

塔兰并不擅长做决择,所以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靠墙站着。

安吉拉•齐格勒曾经相当美貌。即使是现在她也依然美丽。但这是一种脆弱的外在表现,一种令人忍不住产生保护欲的美丽,而非她刚刚来到霍格沃茨时那种混合着自信,才华和开朗的健康美。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着,本就偏瘦的身体已近没剩下多少脂肪,健康的粉色皮肤失去了血色,甚至连亮金色的头发都开始褪色,而这一切都是在几个月内发生的。任何一个医生都看得出她已油尽灯枯。看到这些,塔兰又开始忍不住怨恨那个造成了这一切的人,同时也怨恨自己的迟钝。

对于对安吉拉有好感这件事,聂拉斯•塔兰绝少主动提起却也从不避讳。这种好感比对卓越同僚崇拜更私人,比爱慕更公开,比密友间的默契更学术化。从第一次见面时塔兰就觉得他们是一类人,这一判断在日后被证明准确无误。他们是一对优秀的学术搭档。

并不是没有人怀疑过他们有更深的关系。阿约克教授甚至私下直接询问过塔兰,为何放过近在眼前的天使,而塔兰的回答之严谨堪称有修养的单身男士的典范:安吉拉在各个方面都太优秀,和这样的姑娘在一起对我这种争强好胜之人来说要承受的心理可是太大了。之后他将原话告诉了安吉拉,只换来对方的一抹温柔微笑。

但他从未问过安吉拉类似的问题,也并未想过去问。现在看来,这是他所犯下的致命失误。

聂拉斯•塔兰并不喜欢莫伊拉•奥德莱恩。

这并非私人恩怨。他欣赏她的才能,她在研究上的敏锐直觉,她的自律和勤勉,以及其他一千个优点;这一切都不能让莫伊拉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提升分毫。

奥德莱恩的身上带有某种令人不快的特质,其中包含了相当的偏执与可怕的自负。这两点中的任何一点都足以让一个优秀的法师变成危险人物,而综合到莫伊拉身上则使她成了整个魔法界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至于其他部分......其他的部分更糟。

塔兰很敏锐的看出,莫伊拉本质上并非理性之人,也绝对不是能讲通道理的实用主义者。相反,莫伊拉极为情绪化,而她越是努力用理智的外壳隐藏自己的情绪化,就说明她的情绪化程度越高。事实上莫伊拉是个完全被情绪支配的怪物,极不稳定,随时都可能失控。而看起来她自我调节的唯一方式就是采用强行压制这种近乎自虐的方法。同时,她对知识这个概念怀有一种病态的热情,似乎她没有知识就无法呼吸。她热衷于提升魔法的技艺和收集魔法信息,并不是为了日后使用而只是为了获得这些知识。

“唯一的善是知识,唯一的恶是无知。”每年的新生入学典礼上她都会说这句话。

“自负与偏执是危险的品质,而对错误理念的自负与偏执则是噩梦。”当安吉拉将这句话转达给聂拉斯的时候,聂拉斯如此回答。“我不认为对这种人而言存在禁忌的研究,不论那多么危险她都会不计后果去尝试。你最好看紧她。修改结界,别让她进入大图书馆和禁林。”

“别说了聂拉斯。我可以保证奥德莱恩教授是个有判断力和自制力的人。她曾告诉过我任何对她研究自由的限制都会导致她辞职离开霍格沃茨,我们不能逼的太紧。何况用这种措施来针对一名高阶教授只会有害于我这个外来校长的名声。”








评论(1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