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泰拉的黄昏A02

超级方舟舰:作为对黑色虫巢入侵的回应,星灵开始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备战。在单兵层面这反映为第三批净化者,而在舰队层面的直接后果则是超级方舟舰。

曾经,方舟舰被作为主力舰建造而作为后备计划封存,现在,她们再一次被作为主力舰建造。考虑到黑色虫巢无穷无尽的规模,新一代方舟的体型和火力都更胜往日。这些庞大的超级旗舰由新一代的虚空核心驱动,每一艘方舟都有能力单独摧毁一个银河,而考虑到她们将要面对的敌人,这绝对算不上是过量杀伤。

———《宇宙百科全书:超级方舟舰》



走进阿塔尼斯办公室的瞬间,安吉拉感到周围的气温下降了200度,她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卡亚迪尔。她在那里有过一些不算愉快的回忆。

夜幕笼罩了整个房间。在4块凯达林水晶供能的静止立场的正中放着一块边长15米的正方形冰块,棱角分明的外形显然是热能射线枪的杰作。在冰块的正中,一头畸形的巨兽正发出绝望的咆哮。

“为了把它挖出来,我动用了巨像。”阿塔尼斯平静的说道。“看起来放倒这家伙废了你不少力气。”

“你不会想知道的。”艾诺达尔走上前看着冰块中的混合体。

达拉姆的大主教穿着那套闻名星际的战甲,抱着手臂背对着他们站在落地窗前。“你也许不会相信,但在被以绝对零度冰封了几个月后,这东西依然还活着。”

艾诺达尔点头“这不符合逻辑。不过埃蒙的造物本来也不需要符合逻辑。”

“这只是个开始。”阿塔尼斯叹了口气。“埃蒙的力量我们都很清楚。未来我们会面对比阿尔法级混合体和黑色虫巢更强大的敌人。我需要联盟的军队做好准备,不仅仅在心理上,还要在物质上。方舟舰队怎么样了?”

“超越号和群星女王号已经基本完工,正在进行最后的测试;亚顿之影号还需要相当的时间才能上线,不过这是正常的,它太大了;至于无敌理性号……抱歉,您对这艘船的要求实在有些奇怪。”相位大师耸了耸肩。“恐怕我无法设计出这样的战舰。”

“但你必须建造出来。”阿塔尼斯的声音依然平稳,但其中蕴含着情绪。“我们的舰队需要一个支援平台,一个移动的海波利安灯塔。”他眯起了眼睛。

“但我已经告诉过你这是不可能的。”凯拉克斯握紧拳头。“超墒场只有在特定的时空构造的支持下才能存在,而艾尔是已知唯一的宇宙级能量节点,也许再加上奥塔里安裂隙。想要在不依赖特殊时空架构的前提下创造超大范围的超墒场,那是不可能的。”

“相位技师,不要轻易的说什么不可能。你应该明白我们的宇宙物理学在近几年来有许多定律都被推翻了。”他转过身。“我相信乌尔纳有你需要的技术,凯拉克斯。执行官,到你了。”

艾诺达尔抱紧手臂:“除去已经确定对议会保密的无敌理性号,其他三艘方舟舰已经获准服役。”他顿了顿。“但通过时都很勉强。尤其是亚顿之影号。沃拉尊族长一次又一次问我,为何要建造一艘长达七十万公里,能一炮摧毁银河的战舰,我给不出能令人满意的说法,只能一再强调埃蒙是极为强大而且未知的敌人。这都是陈词滥调了。并且议会要求对三艘方舟舰的建造过程进行全程监督。”

“下次会议你可以告诉他们,亚顿之影号只有西格玛星区的那艘世界舰残骸的百万分之一长。这样说不定我们还能获得许可把她造的更大些。永远别低估星灵的傲慢。我们不会接受自己的战舰竟不是宇宙中最庞大的。至于监督,就让他们去吧。只要他们觉得自己看的过来。”他轻笑一声转向安吉拉。“齐格勒博士,你的工作是最简单的,我想你总会给我一些好消息吧?”

“很遗憾没有。”安吉拉耸耸肩。“那些文件含混而且通篇废话。几乎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我觉得,UED都是一群疯子和狂信者。”

“几乎,也就是还是有一部分信息是有价值的。”阿塔尼斯居高临下俯视着她。“那就告诉我有用的部分。

“嗯……”安吉拉回忆着,“有好几份文件都提到了一个叫多兰·如斯的人,以及一种能用数学预测智能生物群体行为的算法。”

“超越算法。”凯拉克斯脱口而出。“我曾研究过这个。”

“UED称其为心理史学。但那些写下文件的人显然也不了解这门科学。”安吉拉皱着眉。“而且提及这个名词的文件无一例外的在审查中被拦下来了。看起来这是个禁忌的名词。”

“这或许有帮助。”阿塔尼斯沉思着。“我们对UED了解的越多,也就能越准确的判断出这个文明的性质,以及我们对它的政策究竟应该是保护,还是仲裁。现在我想问问你个人的意见,安吉拉,”阿塔尼斯的语气变得平和,换上了更温柔的称呼,但他锐利的蓝眼睛却一刻都没离开安吉拉的脸。“你觉得UED对我们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安吉拉感受到了阿塔尼斯的凝视,她有些慌了,她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接的发问,她感到背部有些出汗。艾尔的天气太热了,而阿塔尼斯那种充满审视的目光让她全身不舒服。她知道对方正在探查她的思维来判断她是否在说谎。她只能强作镇定:“UED似乎建立了一种神化人类的文化。那些人,他们相信人类是宇宙中最优秀的的种族,生来就该统治整个银河。”她做了一次深呼吸,“UED没有准备和任何其他智慧种族共存。他们准备灭绝其他任何外星智慧种族。我不认为他们对我们的态度会有不同。”

“很有趣,安吉拉。我一直认为泰伦人类也是人类。”阿塔尼斯的声音毫无起伏。

“UED不这么想。他们认为我们是背弃了人类光明的背叛者,是人类崛起的挡路石。我们的祖先,那些改造人、基因变异者和反对神圣统一的人都遭到了流放,更多的人直接被杀。即使不成为星灵的盟友,我们和UED之间依然充满仇恨。UED眼中的人类只包括了地球人,同样的我们则自称Terran,而不是human。”

“那你个人的想法呢?安吉拉。”阿塔尼斯轻声问。

“关于什么?”安吉拉觉得自己的内衣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一切。”

“人类有自己的文化。”安吉拉低声回答。“我们有自己的传统、生活方式和追求。正如星灵有自己的传统。我们会把这些传承下去,正如你们接受了你们先辈的传承。但整体来看,我必须说星灵帝国是个比人类强大、古老无数倍的文明,作为一个智慧种族你们要成功的多。人类很难,或者说几乎不可能达到神之长子今日的高度。即使再过一百万个世纪也做不到。而你们仍在进步。”她屏息等待着阿塔尼斯的回答。

达拉姆的大主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了笑。“我就把这当作你的回答吧,齐格勒博士。你们可以走了。我还有事要处理。”他打开了了力场门,示意他们离开。

“我得说,你回答的想法不错。”他们一离开建筑艾诺达尔就表示了惊讶。“从没有人类能在这件事上给出符合阿塔尼斯心意的回答。”

“我知道他一直因凯瑞根的升格耿耿于怀。”安吉拉简单的说。“我们所有人都是。”

“没错。但阿塔尼斯尤其在意,他觉得这说明萨尔纳加彻底抛弃了他们的长子。”

“凯瑞根不等于人类。”安吉拉又叹了口气。她觉得很累,迫切的需要休息。

“我明白。我想阿塔尼斯其实也明白。”艾诺达尔的声音很平静。“他只是不愿意去接受。领导一个如此强大的种族让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我理解。”安吉拉疲惫的回答。其实她并没有理解。她现在只想回到克哈让法芮尔抱着睡觉。

“知道吗?其实你给阿塔尼斯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嗯?”安吉拉迷糊的哼了一声。太晚了,晚餐在外面吃好了。

“你有许多星灵引以为傲的优点。但有一点不同:你并不像星灵那样是强大的灵能者。”

“绝大多数人类都不是。宝贝。”安吉拉觉得自己要睡着了。

“但他们并没有和阿塔尼斯面对面。当阿塔尼斯侵入你的思维的时候,他感受不到丝毫反抗。这会许会提醒他人类在许多层面上根本无法超越星灵,让他知道……”

在安吉拉倒下的瞬间,艾诺达尔伸出一只手从腹部稳住了她,另一只手横过她的脊背帮她站直。

“看来你的这位朋友很缺乏睡眠啊。”凯拉克斯打趣道。

“嗯。”星灵闷哼了一声,因手臂上多出的重量微微弯腰。“看来我得送她到克哈了。你能帮我操作折跃门吗?我现在腾不出手。”

“当然。”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