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泰拉的黄昏A01

极限建军:尽管黑暗之神被最终驱逐,漫长而代价惨重的战争却使星灵帝国在军事上的巨大弱点暴露无疑。圣堂武士,尽管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意志坚定,绝对忠诚,无所畏惧,并且毫无疑问是银河中最强大的战士,却并非是一个庞大的超星系帝国所应依赖的军团。圣堂武士漫长的训练周期,他们极强的荣誉感,以及最为致命的:极为稀少的人数,都决定了他们绝对无法承受漫长的全面战争的消耗。

相反,净化者不仅拥有圣堂武士的一切优点,他们还能完美避开圣堂武士的缺点。星灵长寿,但净化者永生。每当一位净化者的躯体被摧毁,他的意识会在瞬间上传至另一台战甲。这是一支不朽的军团。这也是星灵在那个时代,唯一合理的选择。

———《宇宙百科全书:极限建军》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安吉拉·齐格勒正在做梦。


她梦到自己和法芮尔一起在泰拉多尔IX的海滨度假,她们一同享受漫长而悠闲的假期,沉迷于当地的美景,食物和彼此的陪伴。她们躺在沙滩上,安吉拉端详着法芮尔,对方的瞳孔中映出她蓝色的眼睛。随后敲击声响起,并不急促,却充满说服力,把她美好的梦境击成碎片。

多年担任战地医生养成的习惯帮助安吉拉迅速恢复了神志。她从宽大的办公桌上抬起头,却依然在回味刚才的梦境,同时沮丧的意识到自己已经几个月没有任何假期了。

她迷茫了一会儿,呆坐着听着那熟悉的敲门声。在她认识的人里,只有一个人能在完全不施加心理压力的情况下传递出绝对的说服力。

我们已经几个月没有休假了。安吉拉迷迷糊糊的想到。我们原本计划好去泰拉多尔的……可他却提出了那个建议。我无法拒绝。

她们确实有一艘私人小型游艇停在泰拉多尔的热带船坞里,甚至还有一艘私人星舰。高薪是她努力工作的回报之一,其他的还有诸如整个泰伦帝国的尊敬,以及她期待已久的和平。后者正是她毕生所追求的。

我只是没想到工作这么繁重。安吉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我在,艾诺达尔。”

大门随后打开。高阶执行官靠在厚重的门框上,长袍外的仪式装甲反射着艾尔的夕阳。

“你看起来需要休息,齐格勒博士。”艾诺达尔微笑地看着她的黑眼圈。“或许我来的不是时候。”

“我们都需要休息。”安吉拉看着他微皱的长袍和黯淡的眼睛。星灵的眼睛在夕阳下显得颜色很深,名为疲惫的情绪从他全身辐射出来。“找我什么事?”

“阿塔尼斯在等你。”

安吉拉觉得自己因为加班而变得混乱的大脑中被灌进了一杯冰水,瞬间清醒了。“达拉姆的大主教要见我?”

“是见我们两个。”星灵平静的纠正。“今天的会议并不成功。很多事我们需要重新讨论。”

安吉拉还想再问。但星灵做了个跟着走的手势,堵住了她的嘴。10分钟后他们已经在星灵首都壮观的建筑群中穿行了。

科沙塔的这个区域被称为议会之心。这里是达拉姆政府的所在地,也是艾尔乃至整个星灵帝国的政治枢纽,数百万光年之内的绝大多数世界都要遵守这里发出的每一条律令。宽阔的街道,阶层议会华美的金色穹顶,高达一千公里在地平线上闪烁着耀眼蓝色光芒的海伯利安灯塔,漂浮在低空轨道上庞大的星门建筑群,以及在这一切中穿梭的无数飞船和人群都显示出一个强大古老帝国的复兴,显示着星灵正走出他们的阴影,重建自己无比辉煌的文明,承担神之长子的职责,再次主导整个宇宙的未来。不过吸引安吉拉的不仅是这些。在这些辉煌的庞大建筑之间,各种植物随处可见,从最寻常的野草到一公里高的普罗米修斯树。星灵的建筑师的设计中将植物也变成了这座伟大城市的一部分,从中体现了这个种族富有远见的自然和生态意识。从初次见面起这一切就让安吉拉·齐格勒感动并沉醉其中,即使在几个月后这份激情也并未有丝毫消退。

他们并不是唯二要去见阿塔尼斯的人。在他们行走了20分钟后,一名穿着相位技师贴身护甲和大衣,淡蓝色眼睛中充满智慧的男性星灵加入了他们。

“这是相位大师凯拉克斯,也是卡莱在阶层议会的代表之一,重建方舟舰队计划的负责人。”艾诺达尔简单的介绍。“这是安吉拉·齐格勒博士,泰伦帝国领事馆的首席科学顾问,我的朋友。”最后一句话让安吉拉心头充满温暖。

”看得出来你们非常亲密。非常高兴能认识人类最好的科学家。这有助于促进我们双方相互的科学交流,也能满足我个人的好奇心。”凯拉克斯微笑着对安吉拉伸出一只手。“你们人类习惯和朋友握手,是吗?”

”我没想到这事传的这么快。”安吉拉瞪大眼睛。

“自从雷诺朋友和大主教阿塔尼斯的那次握手之后,人类的这项社交习惯就在星灵间传开了。”凯拉克斯眨眨眼。“所以现在你愿意和我握手吗,齐格勒博士?”

“万分乐意。”安吉拉雀跃的伸出右手,感受着星灵粗糙坚韧的皮肤表层。“我很荣幸能认识寰宇中最卓越的科学奇才。”

凯拉克斯转向艾诺达尔。“你是这么跟她说我的?”

“不是我的原话,不过意思差不太多。”圣堂武士耸耸肩。“我觉得你们两个有不少共同点。”

“所有顶尖科学家都有两个共同点,一是永不满足的好奇心,一是深入本质的洞察力。我觉得这两点在我们身上表现的尤其明显。”凯拉克斯转向安吉拉。“既然我们算是朋友了,不知道能不能满足我的一个小小的好奇心?”

“当然可以。只要是我所知范围内的。”安吉拉微笑。

凯拉克斯满脸认真:“你们人类依然还在使用原始的投射武器吗?”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