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泰拉的黄昏 序章(UED远征)(本章无双飞 注意)

上一个序章是第一条时间线的序章,简称极限建军时间线(星灵帝国为最终之战做准备,超大规模的建造净化者军团和无人化舰队)
——————————————————

2499年 天狼星区 鲸鱼星座 索克雷萨IV的夜半球

阿列克谢·斯托克夫通过亚历山大号的舷窗看着下方燃烧的城市。在过去的2个月内UPL的第一舰队完美执行了理事会的命令。他们没有让任何一艘飞船能进入或是离开这个行星的低空轨道,每隔12小时就进行一次的全球规模的饱和轰炸,一开始是为了摧毁军事目标例如轨道防御系统和星港,之后则是基础工业设施如发电厂和食品加工厂。

这个星球已经彻底毁了。斯托克夫十分确信这一点。已经有上百万人死在这场灾难中。即使现在他们同意交出那个人,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重建这个残破的世界。

何况索克雷萨人在最新一次超波广播中声明他们会坚持到底,即使失去一切也要追随多兰·如斯博士。

“他们很勇敢。这些索克雷萨人。”杜加尔走到斯托克夫身边时说道。

“你这么说,就不怕日后被他们以同情叛国者的罪名送上绞架?”斯托克夫挑了挑眉毛,撇了一眼一脸庄重的舰队司令官。

“我会执行理事会的命令。至死不渝。”杜加尔皱了皱眉。“但他们别想让我同意他们的想法。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毫无荣誉可言。”

“也只有你会把屠戮手无寸铁的平民当做耻辱。”斯托克夫冷哼一声。“在地球,他们把这叫'背叛的代价'。我想你还没忘吧?”

“言辞的粉饰也不能改变屠杀的本质。”杜加尔冷漠的答道。“身居高位并不会使理事会成员的人格更高尚。”

“完全正确。我亲爱的杰拉德。正如人emm渣的本质不会使这些人手中的权力削弱分毫。”斯托克夫挖苦。“认清现实,老朋友。我们无法置身事外。要么进监狱上绞架,要么……就接着给UPL干脏活吧。”

他转身离去。留下杜加尔独自站在舷窗前。



在索克雷萨IV地表之下一座坚固的要塞中,一切的开端正沉默的端坐在轮椅上,看着手中的数据板。

这座要塞由30米厚的花岗岩岩层,1米厚的晶化钛钢,40厘米厚的石墨层,已经其他一些不可见的防御措施保护。他在这里绝对安全。

但那些留在地表的人就不一定了。上面已经死了很多的人。哈利·韦德一向没什么耐心,他的后继者们也继承了这个特点。接到了明确的命令,那只舰队正在进行肆无忌惮的轨道轰炸。如果他们的耐心耗尽,恐怕整个行星都会启示录级核武器被炸平。

他不会让这一切发生。他选择战斗是为了给地球文明留下一个希望,但这点微弱的希望不值得用两亿人的生命换取。

“崔斯兰总督,请送我去亚历山大号。”

正在办公桌后因接听来自全球的无数电话而焦头烂额的总督在听到这句话后呆滞了一瞬。

“您不必如此,博士!我们能坚持下去。”总督大喊。“别向这帮地球的渣滓屈服!”

“你可以。”博士平静的说道。“但你的人民不行。”

“索克雷萨的人民拥有坚强的意志!”

“意志既不能填饱肚子,也不能发电。”博士依然冷静。“你们还有多少存粮?还有多少发电站在工作?”

“………”

“让我来告诉你。存粮,按照现有的配给定量,还有4天;发电站,除了我们这里,只有2座,并且他们在下一轮轨道轰炸的目标中。嗯,还有4小时13分。我说,在一切无可挽回之前屈服吧。我们输了。战斗结束了。”

“我的双亲曾教导我不要轻言放弃。博士,我们与你共同进退。”

“拒绝面对现实并没有什么好处。我当然可以坦然面对未来,孩子,但你的人民大可不必。你在做出一个你无权做出的决定。”博士平静的说道。“若是强迫他人为自己的信念而死,我和韦德,和他的渣滓政府又有什么区别?况且,这并不是结束。”

“不是?可你一旦前往亚历山大号,必然会被押送地球,紧接着的就是审判。”

“这一切都在计算之中。”数学家耸了耸肩,“我自有办法化解。尽管有难度,但不是不可能。我创造了心理史学,记得吗?”


崔斯兰总督沉默了很久,最后他痛苦的点了点头。“我们听从你的意见。我这就去准备飞船。”他起身离去。走到门口时又站住了。

“祝你好运,博士。”

“年轻人,”坐着的人耸了耸肩。“我这辈子还从没指望过好运。”



阿列克谢·斯托克夫站在杰拉德·杜加尔身边,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的目标。

多兰·如斯是个老人,修面整洁一头银发,蓝色的眼睛依然充满神采,即使无情的时间也没能在他的灵魂上留下痕迹。他看起来大约80标准岁,但实际年龄是这个数字的4倍。冰冻沉眠帮这个往日的幽灵撑过了无数岁月。

年迈的数学家早已下肢瘫痪。但即使坐在轮椅上,他依然举止自若,甚至有些张狂。

那时他还未接触名为星灵的超凡种族。在之后的日子里每当他想起这一幕,都会惊讶于这二者是如此相似。多兰如斯拥有人类的躯体,但他拥有星灵的心与灵魂。

但在当时,他只看到一个神情倨傲,坐在轮椅上的老人。

“在我面前的,是否就是多兰·如斯?”杰拉德·杜加尔例行公事的发问。

“多兰·如斯'博士',一点不错。”老人点点头。“不要忘记我的称呼,上将,正如同我没忘记你的。”他偏着头用那双暗蓝色的眼睛盯着杜加尔褐色的眼睛。后者则默默移开了视线。

杜加尔右侧的人向前一步,对着如斯,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开始了他的声明。“多兰·如斯,你被控犯有包括但不限于谋杀、掠夺、叛国、反人类、纵火、挪用公款等罪名。我们会在泰拉最高法庭对你的罪行进行公开审判。”斯托克夫敏感的注意到没有叛乱这一条,看来索克雷萨的大多数人逃过一劫,尽管不是所有人。

“哈…”多兰·如斯颇感有趣。“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头衔,可你那副郑重其事的语气却仿佛我已经被判有罪了。况且这些头衔拿来称呼你们的领导者远比称呼我合适。”

“又多了一条诽谤的罪名。”UPL高级检察官低哼一声,在自己的数据板上加上了一条新备注。

“相当尽忠职守啊。”多兰如斯笑出了声。“请问小姐芳名?”

“菲拉丝·塔伦。”高级检察官头也不抬。“我不想和这个异端说话。你们来和他谈。”

杜加尔面露难色。幸好这时斯托克夫开口缓和气氛。“在您的罪名落实之前您都还是我们的客人。”他转向检察官。“在罪名尚未证实之前,UPL高级检察官就对一位老人施加语言暴力恐怕不妥。”

“他的罪名一个世纪前就落实了。”菲拉丝抬起头看见如斯暗蓝色的眼睛正盯着她,便施以充满恶意的回望。

“那是缺席审判,终究比不上正式的审判有说服力。”斯托克夫不想和她一般见识了。他转向多兰·如斯。“欢迎来到亚历山大号,博士。我们会将您安全送抵泰拉。希望我们能良好相处。”

“感谢,中将。”心理史学家蓝色的眼睛眨了眨。“我相信我们有很多话题可以谈。很多很多。”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