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背景AU Dara manaka 08黑暗之触(下)


(为了学习描写战斗场景我把刀锋女王看了三遍,然而并没有什么帮助)

———————————————————

艾尔 安提奥克 执行官堡垒 第七舰队枢纽

达西渥斯百无聊赖地守在控制台前。像所有年轻的战士一样,他渴望在战场上证明自己,并且他在学院的优异成绩也确实能帮助他早日迎来自己的初阵。不幸的是,圣堂武士手册中规定执行官或代理执行官与其他高级指挥官外出时由成绩最优异的学徒负责舰队枢纽的留守,他就这么被选中留了下来。

说真的,从09年的银河大搜索过后神之长子就再也没经历过值得一提的战争,最大规模的战斗也不过是尤尔兰上将的突袭,而那只用了一艘船和不到100名战士。圣堂武士的利刃都要因为懈怠而变钝了。 他们的日常工作不再是战斗,而是日复一日的训练和巡逻。对了,还有接收来自分布在各个人类世界上充认外交官的仲裁官和圣堂武士们的报告。

所以,当奇点中继器显示接收到一条来自克哈的即时通讯请求时,他理所应当地认为是奥拉乌大使要进行例行报告。

达西渥斯伸展了一下,靠在力场椅上接通了通讯。“近况如何,奥……麦特·霍纳上将?”他立刻坐直了。作为雷诺朋友曾经的副指挥,霍纳是现在最受星灵尊敬的人类。他和艾诺达尔,瓦伦里安和阿塔尼斯,他们竭力维持帝国和达拉姆间脆弱的平衡。

“你好,年轻的学徒。”帝国安全军最高指挥官的声音相当礼貌,但达西渥斯却读到隐藏在礼貌外表下的焦急情绪……某种惊慌,以及恐惧。计划出了差错。“我想见你们的执行官。能把她找来吗?”

“如果你指的是代理执行官卡丝缇娜,她不在,上将。”达西渥斯暗自揣测霍纳为何这么着急要找到他的执行官。“这里我指挥。”

“她去哪里了?”霍纳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5小时前,执行官接到了一条尤尔兰上将的加密信息。之后她就召集所有在总部的战士搭乘伊格德拉希尔号离开了。具体去哪里她没说,我们也没问。临走前她让我指挥。”达西渥斯的声音中带混合了骄傲的失落。停顿了一下后,他试探性的提问:“恕我冒昧,我能问问你为什么找她吗?”

“我很抱歉,但这涉及我们双方的军事机密,恐怕我不能告诉你。”霍纳摇了摇头。“无论如何谢谢你。”

“不客气,上将。”达西渥斯答道。他切断了通讯,眼睛却依然盯着之前全息投影的位置。

没道理。人类帝国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即使有什么事要通知星灵,也应该找大主教或者至少是高阶执行官赛兰迪斯,而不是第七舰队(艾尔防御舰队)执行官。即使赛兰迪斯不在,那也应该找第五舰队(科普鲁星区安全舰队)的执行官。第七舰队的行动基地位于艾尔,距离克哈有一万光年之遥,而第五舰队的基地希格拉距离克哈不过1000光年,明显向后者求援更好。

这就说明,这件事和第七舰队直接相关。很可能是和艾诺达尔执行官直接相关。

在考虑了一秒钟后,达西渥斯发出了一条奇点讯号,请求折跃至科沙塔与大主教阿塔尼斯见面。




灼热。

刺眼。

就像阳光直射在脸上,强烈的连眼睛都睁不开。

这是尤尔兰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他绝不想再有一次。

“我觉得混合体就在附近。“安吉拉低声说。“希望我们还没有惊动它。”

“我们已经惊动它了。”尤尔兰冷哼一声。“它正尝试侵入我的思维。它知道我们来了。”尽管已经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他现在才真正感受到这个混合体有多强大。它的力量不仅仅是不亚于刀锋女王,而是远强于她。他平生都没见过如此强大的生物。即使是主宰或者萨尔纳加的构造体也无法与它相比。

混合体被称为神之倒影,但只有这一个才真的配得上这个称呼。尽管它的力量在能瞬间摧毁银河的萨尔纳加面前依然微不足道,却远远超越了任何萨尔纳加创造的生物。

而比它的力量更令尤尔兰惊讶的是它对这力量的掌控。尽管这个混合体拥有能撕裂星球的力量,可它能精确控制的还不到百分之一。即使是能控制的这些它也似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使用。它对尤尔兰发动的思维攻击尽管强大,却毫无章法可言的同时入侵每一个意识层面,被力量远不及它的圣堂武士轻松化解。而它的物理层面的攻击则更加笨拙。庞大的灵能冲击狂暴的洗刷着整片山谷,却完全没有任何攻击重心。三人的护盾完全可以承受这个程度的攻击。

“它疯了吧。”法芮尔看了一眼四周正在融化的山脊。“它想把这儿融化,把我们淹死?”

“过不了多久,你的玩笑就要变成现实了。”尤尔兰集中注意听着四周连续不断的爆炸声。“是刃炮。似乎我们的朋友正在和混合体交战。”

“能找到方位吗?我们最好先和他汇合。”安吉拉小心的靠着尤尔兰的后背小步向前挪。

“没办法。他刻意让部分攻击射偏来迷惑混合体,而且能听出他一直在移动。我没法确定他的位置。”尤尔兰激活了他的移动感应器。“还是按原计划,我们找到混合体和它交战,到时艾诺达尔自然会出现。它就在那,距离2公里,高速移动中,方向……。”

“我看不到。”法芮尔大喊。“暴风雪太大了!”

“很快就能看到了。”尤尔兰点亮光刃。“它正朝我们来。准备战斗!”




“装甲能量剩余37.2%,建议降低护盾强度。连续高强度射击会使武器系统超载,本装甲的简易刃炮并没有搭载超充能器。”装甲的智能系统加载了奥罗娜的部分人格,用她的声音发出了报警声。

“驳回。”艾诺达尔看着脚下闪耀的山壁果断否决了智能系统的建议。埃德曼合金尽管号称坚不可摧,他也绝不想用自己的身体去硬抗一场灵能风暴。

“灵能风暴的强度已经减弱。建议降低护盾强度。”装甲的智能坚持不懈地提醒他。

“………驳回。提高装甲应激反应至最高级别。把接下来的话作为指令录入数据库:当大范围无差别攻击结束或减弱时,通常都会有精确的高烈度集中攻击出现。”艾诺达尔看着下方山谷的闪光,脑海里掠过一个想法。“看来我的后援到了……不对。”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安吉拉和法芮尔,她们不可能这么快就修好飞船,更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风险来接我。就凭她们两个对上混合体简直是自杀。她们本应该在修好飞船后返回白星号求救,再带着援军回来……太冲动了。安吉拉或许会这样,但法芮尔绝不可能。是谁让她们如此自信?”他启动了全频段生物信号扫描,视野中清晰的标出了4个生物信号,其中一个是明亮的的蓝光标,身边跟着两个小小的绿色光点,距他们不远处是一个耀眼的红色光斑,正直冲他们而去。那个蓝光标的思维样型他再熟悉不过。

尤尔兰。真是见了鬼了。

“激活所有武器,接触核心抑制,护盾开到最大。”艾诺达尔想了想。“从现在起,主智能系统进入休眠,直到装甲能量低于10%时。立刻执行。”

他看着下方的山谷想找一条路,可是暴风雪遮蔽了一切。艾诺达尔犹豫了一下,然后从山脊上一跃而下,在落地时护盾吸收了大部分冲击力。起身的同时执行官激活了光子加速器和光刃,随后一头扎进暴雪中。



闪耀的蓝色光刃和散发出暗红色灵能的利爪正面相撞,尤尔兰在冲击力下后退了一步,又接住了另一击。但连续两次间隔极短的冲击让他有些重心不稳,第三击正面命中了他的胸甲,护盾承受住了这一击,但在无数触手和利爪的围攻下护盾已经接近失效。尤尔兰竭力防御,同时试图拉开距离,但混合体的触手实在太多了。

原本尤尔兰预计自己至少会有20秒来准备,但事实上要少得多。安吉拉和法芮尔甚至还没来得及离开他寻找掩体混合体就冲到了面前,她们两人只能躲在尤尔兰背后,利用携带的武器尽可能攻击部分触手,但只是杯水车薪。尤尔兰全力保护她们,很幸运直到现在人类都没有受伤,但尤尔兰不知道这还能维持多久。和混合体缠斗已经非常困难,而尤尔兰甚至不能大幅度躲闪。那样做势必会让两个动作缓慢又脆弱的人类陷入危险中。

尤尔兰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事实上,他觉得自己能坚持到现在是因为混合体有所保留。它并没有使用那强大到足以撕裂星球的灵能,而是纯粹依靠自身的强悍肉体轻松压制了他们。 不论它是在借此磨练自己的近身战技巧,又或许单纯是在测试他的战斗力,这都不是最主要的目的。至少在他的战争生涯中,还没见过能抵抗相位分裂炮饱和打击的生物。

好极了。尤尔兰想。他是想借我们引出艾诺达尔,和我们的计划一样。好消息是,这至少说明艾诺达尔很安全,并且已经和混合体交战有一段时间了。

“尤尔兰,现在不全力开火我们恐怕就没机会了!”法芮尔俯身躲过一条触手的横扫大喊。

“你们的军队条例没告诉过你不允许在封闭空间使用大威力爆炸武器吗?”尤尔兰切断一条触手反喊回去。“跟紧我,我们离开这,找片开阔地!尽量和那怪物拉开距离!”




艾诺达尔紧闭双眼,在暴风雪中急速穿行。

在这种极低的能见度和巨量的噪音下,视觉和听觉都变得毫无用处,而他越是靠近混合体,探测器就因越来越强烈的虚空能量的干扰而信号忽隐忽现。对星灵来说,能够依赖的只剩下自己的心灵感应能力。不过,这种能力同样受到混合体灵能的严重压制。越是靠近,艾诺达尔就越能感受到混合体的存在,可它的具体位置却更难以感知。不过混合体并没有意识到他和尤尔兰、安吉拉以及法芮尔之间的灵能链接。这种通过情谊建立起来的灵能链接很难被干扰,所以他依然可以锁定混合体的位置。

这是个陷阱。艾诺达尔意识到。混合体希望尤尔兰低估它,尽管手法并不高明,但以尤尔兰的自信势必会中招。它一边集中干扰艾诺达尔的感官防止他到场支援,一边故意向尤尔兰露出弱点,直到尤尔兰认为时机已到选择孤注一掷的时候,它就会显出真实实力。

但还有一个疑问。以混合体的力量,击败尤尔兰或是他并不困难,它为何会选择使用这么复杂的策略?这绝不可能是炫耀。它在怕什么东西,不是尤尔兰也不是我,而是另一样东西。而且这样的东西只有尤尔兰才有,我没有。

艾诺达尔安静迅速的穿行,在他的大脑中,一个模糊的想法逐渐成型,而他要做的,则是将其变成一个完整的计划。一如他在每一场战役中所做的那样。

对他来说这真是简单极了。




太阳能战斧半途转变了方向,在巨兽的前爪上留下一道伤痕,紧接着它的使用者就被第二轮反击完全压制,甚至连寻找机会都做不到。

两个人类已经基本没什么用了。她们原始的神经中枢无法在短时间内处理这么多变量,对武器的使用也很明显的并不熟练。在3个敌人中,只有那名圣堂武士能勉强跟上他的反应速度,并且很显然不如另一个星灵那么强大狡猾。杀死他们只是一瞬间的事。

但那名战士依旧没有出现。扎尔很明白,一但这三个生物被杀死,那名战士便再没有任何理由出现。他完全可以一直躲藏直到虚空之神注意到这里的异动,那样这场猎杀就失败了。

但他就快要控制不住杀戮的渴望了。这种源自异虫的本能正在逐渐控制他。



安吉拉位于尤尔兰的右后方, 紧握粒子碎裂枪,对巨兽靠近尤尔兰的触手进行短点射。这个距离极易误伤,她开始为自己拥有一点射击天赋感到庆幸。不幸的是,她手中的武器并不像帝国军档案中记载的那样出色。尽管这款轻型武器的稳定性、射速、弹道控制都令人满意,但威力却出奇的小,要么就是混合体的灵能护盾强大到无法击穿,无论是哪一种,当安吉拉看到粒子光束击中触手却只是把它击退而没有留下任何伤痕的时候都感到崩溃。








评论(1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