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星际二伪官方小说 帝国暗面02

这个系列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而是一个时间跨度很大的系列短篇,包括净化者被最高议会限制直至叛乱和被封印在内的整个时间线上的数个时间点,每篇之间的时间跨度从几年到几百年不等。

———————————————————

“你真的确定要接受这个……条约吗?”卡珊德拉看着她的执行官。

“我不觉得我们有其他选择。”科罗拉里昂抬头看了自己忠诚却有些迟钝的副官一眼,又开始校准仪器。“何况我们已经接受过很多了。”



“可是这也太过分了!每当我们取得一次战争的胜利,获得的不是荣耀,而是最高议会的禁令。阿托斯战争胜利后,最高议会命令我们之后在进行种族灭绝时要通知他们;法布拉伦叛乱结束后则是限制我们舰队的总容量不得超过3000艘主力舰;南布雷西亚战役后,我们被命令不得对有独一无二生态系统的星球进行饱和轰炸;而现在,我们赢得了萨米拉斯星域会战,最高议会的奖励就是要在我们的要塞舰上加装奇点抑制器来减弱主炮威力,从10*38减弱到10*26?恕我直言,议会这是在有意削弱我们。”

“我知道。”这次科罗拉里昂头也没抬。“可你指望我怎么办?去找最高议会理论?那帮政客的诡辩足够把黑说成白。至于嘉奖?先驱者战争结束后仲裁官辛西亚是这么跟我说的:胜利本身即是对胜利的最高奖赏。当时我不屑一顾,不过这么多年过去,现在我觉得她说得有理。”

“可你就这么任由他们削弱我们?我们总得试试吧,去找最高议会。”

“时机未到,卡珊德拉。时机未到。”科罗拉里昂只说了这么多。”




“我们这是在搞什么?”仲裁官法拉莫尔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的同僚,“难道你们不觉得自己有点忘恩负义吗,嗯?”

“你还年轻。很多事你并未考虑到,”仲裁官涅拉达斯简单的回答。“我们不会怪你。但作为你的同事和前辈,我希望你在发言前要好好想一想。”

“我想过了。”法拉莫尔冷冷的答道。“而我的良心和我的理智都告诉我,我们做出的决定是错的。我们不仅仅是在惩罚为我们赢得战争的功臣,还在摧毁我们手中最趁手的剃刀。你们是不是想让净化者拿着石头和木棍战斗?”

“你完全不明白。”涅拉达斯摇着头。“辛西亚退休前曾告诉我,千万要小心净化者:他们太强大,又不像圣堂武士那样有荣誉感,始终存在背叛的风险。他们是武器,不是人。武器,就必须上好保险。”

“我可不这么想。我曾和科罗拉里昂执行官正面交流过。他是个相当有荣誉感的人。”

“别被骗了,年轻的仲裁官。”涅拉达斯说道:“我比你更了解科罗拉里昂。尽管他生前就是个名将,却毫无荣耀可言,是一个纯粹的战争机器。他曾说过一句话:胜利本身即是对胜利的最高奖赏。(净化者复制99.3%,这句话属于那万分之七)”

“我还以为这话是卡西亚说的。”

“只有科罗拉里昂才能说出来这种话。”涅拉达斯将一部分有关科罗拉里昂的记忆分享给法拉莫尔,感受着年轻仲裁给的惊讶情绪。

“他怎么是……这种人?”

“明白了?”涅拉达斯看着他“如果净化者的执行官不值得信任,那么净化者也一样。”

“我现在明白了。”法拉莫尔低下头。“我会同意的。”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