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背景AU Dara manaka 08 黑暗之触(中)

P·S:发现我的读者群分为两个部分,一半星际粉一半双飞粉,我尽力满足双方的需求,但可能有不周的地方还请原谅
P·S:这一章写了一个半月(大学新生太忙),可能其中会出现衔接不好的地方
本章星灵主场+双飞主场
混合体依旧搞事
神之长子收到了爸爸们赠送的生日礼物
女武神安吉拉·齐格勒上线
法鸡的天(暗)降(影)正(光)义(炮)
法拉:当不朽爸爸的感觉真好

正文
————————————————————

43亿光年外,阿斯塔特超星系群,核心星系,奇点空间,星灵帝国要塞


这次远征说不上有趣,也毫无难度。赛兰迪斯想。不过至少它结束的很顺利。

在她和她的舰队前漂浮的这座纵轴长度达到20万公里雄伟建筑就是星灵帝国在黄金时代建造的星界堡垒。这远非它的真实体量,因为这座要塞内部还有一个奇点空间,用于压制藏匿其中的萨尔纳加神器的能量讯号。这些神器蕴藏着实体宇宙中最强大的能量,绝不能落入心怀不轨之人手中。

至于发出的警戒讯号,从她已经获得的情报看,是一颗流浪行星正在靠近这个世界。这个行星随即被定位并彻底摧毁。一颗行星因为星系间的碰撞或者引力波动被甩出星系,这种情况虽不常见却也合情合理。没有任何理由怀疑是有人打起了神器的主意。

阿塔尼斯……你未免也太紧张了。

相位技师凯拉克斯离开了亚顿之矛,前往神殿内部检查是否有神器损坏或丢失。赛兰迪斯并不认为这种事会发生,但这个程序被在圣堂武士战地手册中被写的很明白,她也只能照章行事。

而且,这一次她也要进去。一方面是为了满足她自己的好奇心:年轻的执行官从未来过这个地方,见识古代的科技。另一方面,她还要完成阿塔尼斯交给她个人的任务。




“你有什么计划?”尤尔兰上将淡蓝色的眼睛看着控制台,可安吉拉总觉得他在审视自己的心灵。

“说实话,不知道。”安吉拉耸了耸肩。“我不是圣堂武士。我是个医生。嗯,还是个科学家。”

“我的想法是这样:到达嚎风峡谷之后,我们离开飞船,把它留在安全的地方,然后徒步前往能量中心点。我们不能冒险让飞船受损否则我们将无法离开,另外,徒步的话寒冰风暴或许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突袭优势。幸运的话,我们能在它发现我们的第一时间用重武器解决混合体,或者至少重创他。你怎么说?”

“这取决于我们的动作是否足够隐秘,以及你的重武器有多暴力。”安吉拉拍了拍她的长剑剑柄。“我们那艘飞船的货舱里可没什么重武器,全都是科研仪器之类的。”

“艾诺达尔就是这样,他的内心更像个科学家而不是圣堂武士。但我不同,我早有准备。”尤尔兰诡异一笑。“并且绝对暴力到超出你的想象,齐格勒博士。”

他转过头看着法芮尔:“我读了你的思维样型,似乎你是个爆炸武器的狂热爱好者,艾玛莉?”

“呃……算是吧。我挺喜欢火箭发射器的。”法芮尔狐疑地看着星灵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哦,相当不错。那么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喜欢上相位碎裂炮的。”尤尔兰笑的更开心了。



“湮灭已至。我们必将崛起,而你们终将灭亡。黑暗之神低语了一切,你无法违抗命运。”混合体阴沉的咆哮声横扫整个峡谷,但艾诺达尔知道它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

“是啊,我以前也曾听说过这种无稽之谈。”星灵一边回话一遍努力屏蔽自己的灵能讯号。“可是有人告诉我……。”他调整角度,朝混合体的方位举起手,“……命运绝不会被书写。如果所有人都相信我们能做到这一切,那么战斗才刚开始。”刃炮打出了两次三连击,艾诺达尔能清晰的感受到巨兽被命中时的嚎叫。这种程度的攻击完全伤不到他,却足以激怒他。非常好。

作为回应,数道灵能闪电扫过艾诺达尔一秒钟之前站着的位置,击穿冰层,但艾诺达尔并未被波及。混合体依靠本能战斗,圣堂武士却依赖经验和智慧,这也是他唯一的优势。反击无效同样会让混合体的情绪和力量同步失控。

事实上艾诺达尔并没想好该怎么击败这家伙。他没携带足以重创混合体的武器(事实上,除了装甲上自带的装备,他没带任何重型武器),而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去和混合体一对一近身战简直就是自杀。超低温和黯淡的阳光使他的体能快速流失,混合体却完全不受影响。它肯定是从虚空能量中得到补给,艾诺达尔寻思。

我必须拖垮他……可是怎么做呢……




“距离嚎风峡谷80公里。”尤尔兰天蓝色的眼睛紧盯着全息地图,督促身后翻箱倒柜的女孩们,“人类挑选一套战甲都这么慢的吗?”

“呃,事实上只有女孩子们是这样的。并且适用范围是包括但不仅限于战甲的任何衣服。”法芮尔看了一眼安吉拉,撇了撇嘴回答。

即使毫无灵能,安吉拉也能听到尤尔兰心底的一声长叹。

可这不怪我。安吉拉绝望的想到。这都是你们的相位技师的错!

好吧,谁能想到会有一天有人类需要穿戴星灵的战甲呢?

传闻说,每一套圣堂武士战甲都是卡莱工匠为那位穿戴它的圣堂武士量身定做的,从携带的武器到胸甲上的花纹都独一无二。但传闻中没有提到的是,一位圣堂武士拥有不止一套战甲。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安吉拉不屑的想。只不过没人注意。首先,一位圣堂武士毕业时大约150岁,生理上还处于未成年,而退役时已经600-700岁高龄,这期间每一个时期使用的战甲当然会有些不同。除此之外,星灵帝国要求数量不多的每一位圣堂武士(即使是在帝国的黄金时代,圣堂武士的数量也不足百万,而当时的星灵约有70亿人口)都成为最杰出的战士,能适应各种环境,这就要求他们拥有装备不同武器,能适应不同环境,对抗不同敌人的战甲,从最简易潜行护甲到最沉重的星盾装甲都包括在内。

这些战甲,成为了一名星灵战士最重要的财产。不仅仅因为它们价值连城(在黑市上一套潜行战甲的最低售价也至少是十万单位晶体矿,约等于10亿信用点,这是安吉拉在亡者之港采购药品时发现的,这笔资金足以购买一艘全新的解放者炮艇),还因为它们是一名圣堂武士荣耀一生的象征,随同他或她参加过每一场战役。尤尔兰和艾诺达尔也不例外。

而现在,尤尔兰眼看着他珍贵的纪念品被扔的满地都是,却不得不保持沉默,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共同的挚友。

这些战甲真的很漂亮……安吉拉想……而且该死的真的很大……

一般来说星灵的平均身高是8英尺半,高出泰伦人类两英尺半。尤尔兰略低于这一标准,正因如此法芮尔才能勉强穿上他初阵时穿戴的战甲。而安吉拉则不得不去寻找那套尤尔兰还是学徒时穿戴的战甲。

当然不是真的穿上……毕竟他们的生理结构都不一样……安吉拉默默吐槽自己用词不严谨的行为……准确的说,是将战甲关闭武器系统和能量源之后分解为纯能量体再在法芮尔的轻型护甲表面重组,即便如此也需要分解前的装甲质量符合要求……可是法芮尔穿上之后还是真该死的帅,真想立刻……见鬼我都在想些什么……

“你还没好吗?齐格勒博士。”尤尔兰的声音已经明显不耐烦了。“30公里。”

我能怎么办?安吉拉从一大堆明显比她大了一圈的金属中抬起头。我也很绝望啊!

“如果你在找我的学徒战甲,它在收藏品库不是武器库。”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你TM怎么不早说?安吉拉崩溃了,幸好她并没说出口而只是在心里想了一遍。

“我没想到你那么娇小需要穿它,齐……安吉拉。”尤尔兰发送了一连串满带惊讶的情绪。“你几乎和和你的女友一样高。”

……法芮尔比我重多少你心里没点数吗?执行官!天知道她废了多大力气把尤尔兰的战甲一套套摆好尝试装在自己的作战服上。

不清楚。你们人类的肌肉密度一直很难计算。不同个体之间差异明显。而且我并不是医生,你才是。

…………算了,拿过来给我装上。

这段对话法芮尔当然听不到。她只是一脸懵比的看着尤尔兰默默打开自动驾驶走到货舱打开一个藏柜取出一块矩阵装甲装在一脸怒气安吉拉的护甲上,然后金色的埃德曼合金开始代替灰色的钒合金。

“不是刚才还找不到质量合适的装…”安吉拉瞪了法芮尔一眼,吓得她不敢说话了。

“你们的武器准备好了吗?”尤尔兰去武器库转了一圈回来,身上的执行官战甲换成了一套起来足有一吨重的超重型装甲。

“我已经把能拿得动的都带上了。”安吉拉说话的同时又瞪了尤尔兰一眼,后者就当没看见。法芮尔则是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很好。”尤尔兰把一架看起来就很重的重型武器交到法芮尔手里。即使有伺服系统的帮助和动力支持,她也差点没拿稳。

“我说过你很适合相位碎裂炮。”尤尔兰做了个手势。

法芮尔表情僵硬的托着这口径足有一英尺半的重炮:“这东西……真见鬼的重。”

“那是因为外壳为了维持内部的超高能量密度,使用了中子星材料。不会影响射击精度。”

“但愿……我该怎么做?”

“右上方有一个显屏,显示了当前的能量读数。我们会尽可能帮你吸引混合体的注意力并限制它的行动,你要做的就是切换到第二套攻击模式把所有能量都倾泻到它身上。这种程度的攻击足以摧毁战舰的护盾,应该也能重创它。”

“不是瞬时武器吧?我猜。”

“是瞬时的。相位碎裂炮利用奇点效应将纯粹的虚空能量投送到目标的原子结构之内,摧毁所有的微观结构,瞬间就能把目标打碎成夸克。通过奇点效应,该武器的理想弹道速度高达光速的一百万亿倍,开火的瞬间就能命中。真正的问题在于充能和续航。为了将这种大型机甲的武器改造到适合单人使用,我们不得不去除了体积庞大的能量收束器,导致每一发能量炮弹只有在下达发射指令后才会开始形成。这个过程会消耗大约半秒钟,不长,但足够混合体预判并加固护盾。而且,由于不再和装甲的能量核心相连,充能速度非常缓慢。事实上,你只有一次机会,必须命中。”

“没问题。只要你真的能给我创造机会。”法芮尔小心翼翼转动着炮管,感受着这武器的重量也想像着它的骇人威力。她曾见过不朽者是怎样用这种骇人的武器摧毁重型单位:闪光之后,雷兽曾经站立的位置现在是一个巨坑。

“事实上,是我和齐格勒博士一起给你创造机会。如果艾诺达尔还能战斗他也会加入。”

“我猜在卡斯塔纳平台突袭之后你就不敢质疑我的战斗经验了,法芮尔。”安吉拉扬了扬手里的粒子碎裂枪。

“专注,齐格勒博士。专注才能致命。”尤尔兰操纵着飞船降落。“能量读数激增,在SW-210方向,距离1500m,我们得快点了。”





“就算我们想要提供帮助,我们也没有办法做到。”莫里森中将在舰桥上踱着步。“唯一能承受极端天气的星灵飞船已经降下去了,我们没办法再派人。”

“未必要通过直接方式。”麦克雷提醒他。“我们可以联络克哈,他们应该有办法联络星灵,让他们派出援军。”

“也许他们已经派了。”莫里森咕哝。

“我不认为那艘舰船是来支援他们的。即使是,一艘侦查舰也绝对不够。我希望他们派一艘主力舰来,当然整只舰队更好。现在我们所面临的敌人已经超出了我们的理解。”

“你是对的。”莫里森叹了口气,感觉自己在这一天内叹的气比过去一年还要多。“我这就联络霍纳。”




这真是座彻头彻尾的星灵建筑。赛兰迪斯看着宏伟的穹顶毫无波动的想到。

如果亚顿之矛的内部陈设算得上高贵典雅,那这艘名为极限之星的要塞就是神殿。高到看不到边的穹顶上满是古代星灵英雄的壁画,花纹中记载了这个有数万年历史的古老文明的一切知识。

这本该是最后的庇护所。赛兰迪斯寻思。洛哈娜之所以建造方舟舰,就是为了将最后的神之长子送到这里,避开最终之战,避开黑暗之神的怒火。

可我们赢了。赛兰迪斯带着嘲讽和骄傲想到。没人能想到我们能击败黑暗之神。预言中记载了最后一名神之长子的倒下,最后一名暮光使徒的陨落,还有无尽轮回的终结。可是没有人想到我们赢了。大保存者、奥鲁斯,抑或埃蒙本人,都没有预料到神之长子的绝地反击。

而这一切,都归功于你,阿塔尼斯。

当然了,谦逊睿智如阿塔尼斯,将这一切都归功于泽拉图的引导,洛哈娜的睿智,凯拉克斯的坚持不懈,艾诺达尔传奇般的战术才华,以及所有星灵战士团结一心,浴血奋战,在最黑暗的时刻时刻依旧未曾失去信念。即使所有人都开始使用En taro Artanis,他却依然使用En taro Tassadar。总之,用他自己的话说:荣耀归于达拉姆,荣耀归于长子。我只是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事。

是啊,一点力所能及的事。赛兰迪斯又想起在那次庆祝科沙塔重建的大会上艾诺达尔紧接着阿塔尼斯的发言。你不过是从埃蒙手中夺回了钥石,在乌尔纳洞察真相,在斯雷恩结盟塔达林,在艾迪昂解放净化者,在复仇之痕摧毁莫比斯,并最终在艾尔终结一切。你将我们所有人团结在一起。你让我们相信我们的种族和文明绝不会就此灭亡,相信我们能够秉承同样的信念团结一致,相信我们能够创造更加伟大而强盛的文明。即使这样我依然要说,为了达拉姆!长子万世长存!En taro Artanis!

赛兰迪斯很少完全同意艾诺达尔的意见,但那一次,她第一个跟随他的尾音发出欢呼,无数人点亮光刃紧随其后,En taro Artanis的欢呼传遍了整个银河。

即使现在,低头看着面前的4件极为危险也极为强大的萨尔纳加神器,那欢呼依然在她耳边回响。

尽管在许多问题上有诸多分歧,赛兰迪斯知道在自己的内心中,她对于导师无比敬重,绝对忠诚。忠诚到她愿意为他放弃一切,甚至是圣堂武士的荣誉也不例外。人类或许会用更加微妙的词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如同他们形容齐格勒博士和法芮尔女士的关系那样。赛兰迪斯自己并不知道,即使知道她也不关心。对她来说,阿塔尼斯就是达拉姆。如果阿塔尼斯的目标是复兴星灵文明,那么她也会将之作为毕生追求。

“高阶执行官赛兰迪斯,我这里有样东西,你最好来看看。”相位大师的心灵之声响起。但真正吸引她注意的是凯拉克斯声音中带着的某种……敬畏?这很奇怪,因为凯拉克斯最讨厌的就是她这种强硬派的圣堂武士。他更喜欢温文尔雅的艾诺达尔,何况后者还懂那些高深的科学理论。

“我马上就到。是什么东西让你这么兴奋,相位大师?”

凯拉克斯只说了一个词。但对赛兰迪斯来说这个词意味着一切:“Keystone(钥石)。”




评论(10)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