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背景AU Dara manaka 08 黑暗之触 (上)

本章卡亚蒂尔结尾。
战斗描写彻底崩坏了,不得不大段大段借鉴官方小说里的战斗场景……我果然只会写舰队战…
杰西·麦克雷智力上线
尤尔兰智力上线
天使姐姐智力上线
艾诺达尔智力持续在线
你们以为艾诺达尔有那么弱被撞一下就废了?naive
——————————————————

“这不对劲,长官。事实上,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杰拉德·莫里森中将从文件堆里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旗舰舰长。“你总是精神紧张,麦克雷。”

“我没有,长官。从任何角度来说,现在这种静默都极不寻常。太不合理了。”杰西·麦克雷中校像往常一样歪戴着军帽,叼着雪茄,但站在他身边的雷耶斯那副神情却绝对不像在开玩笑。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舰队司令官打了个哈欠。

“这次不一样。”一直沉默的雷耶斯出声提醒自己的老友。“他的证据很充分。”

“这也是你上次说的……好吧。”莫里森无可奈何的向后靠在椅子上。“说说你的理由。”

“从艾诺达尔执行官、齐格勒博士还有艾玛莉女士前往地表搜索星灵营地已经过去了30小时,这个时间比预定的长了一半。而且从20小时前他们就再没主动联络过我们,也不回应我们的呼叫。”他把手里的数据板递给莫里森,后者不情不愿地接了过去“而且,我们探测到卡亚迪尔地表附近随寒冰风暴一起发生的的某种……空间波动?引力扭曲?我并不是科学家,但我知道这不是自然现象。有人在地表上使用某种威力大的惊人的仪器。尽管照理来说,这个级别的引力扭曲还不足以破坏奇点通讯,但它们肯定以其他方式阻止了考察队与我们交流。”

“除此之外,一小时前我们在卡亚迪尔的低空轨道侦测到一个强奇点讯号。有一艘星灵舰船来到了这个世界。”雷耶斯抱着手臂。

“综合以上这些,你能得到什么结论?”

“我们的考察队有大麻烦了。”

莫里森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冷哼。

“长官,”麦克雷咬着牙齿,“卡亚迪尔是个荒凉的世界,除了我们的考察队,那里没有任何值得花这么大动静去对付的东西。而且,星灵很少直接跃入低空,除非情势紧急。”

“这也是你的意见吗?”莫里森转头看着雷耶斯。

“看起来十分合理。我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

“可我却能找到。”莫里森伸出右手敲着桌子。“首先,我们就在轨道上,而星灵最近的基地也远在拉达涅尔星域,有一千光年远,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向我们求助?”

“因为干扰,长官。”舰长耐心的回答。“我们唯一联络他们的方式是中微子通讯。但在这种极度扭曲的空间中这种通讯方式并不起作用。事实上,我不认为他们能向任何人求助。那艘星灵战舰在轨道上盘旋了一周才进入大气层,说明他并不清楚下面发生了什么。这足以说明他们之间并没有建立联系。”

“很好。第二个问题:你凭什么认为下面发生的极端天气是人为的?我也不是科学家,但我还是知道卡亚迪尔会不时发生寒冰风暴,不足为奇;我也知道这个卫星处于空间断层上,引力爆发同样常见。这不过是个巧合。”

“不对,长官。仔细看这两条线。寒冰风暴期间的引力强度随温度同步下降,并将在同一时刻达到顶点,计算的结果是2小时28分钟后,误差正负14分钟。这两个现象是如何相互影响的原理并不清楚,但肯定有关联。而且这次极端的引力-寒冰风暴爆发开始的时刻刚好是我们的考察队落地的时刻,实在令人怀疑。”

“那那艘星灵战舰呢?它为什么而来?它不可能是巧合出现的。因为如果星灵在这个世界有其他事务,完全可以交给他们的艾诺达尔执行官。”莫里森着重强调了星灵的头衔。

“不清楚。不过艾诺达尔曾告诉过每一个游骑兵,根据星灵的惯例,在外执行任务的圣堂武士有权在返航途中自行处理突发事件,他还说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在必要时向星灵求助。这艘战舰或许是在执行任务途中观测到了这次爆发,所以前来调查。”

“这无法解释他在进入大气层前的犹豫。如果只是来调查他应该直接进入地表。他在找什么东西,或许什么人。”

杰西·麦克雷皱了皱眉。“我希望你不是在暗示什么,长官。”

“如果你能猜到我的想法,麦克雷。”莫里森双合上双手。“本身就说明你也有过类似的想法。”

“我是有过,但很快就排除了。”麦克雷咬了咬牙,最后还是决定坦诚相待。

“因为这不符合星灵荣誉至上的行事风格?”中将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不屑。

“因为这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麦克雷报以同样的不屑。“我很惊讶你居然还没想通,长官。情绪正在侵蚀你的理智。”

“是灵能,杰克。只有灵能。”站在一旁雷耶斯终于看不下去了。

“灵能?”莫里森一愣。

“当然!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同时影响物质和空间,哪有这种仪器?灵能是唯一的解释!”雷耶斯被老搭档的迟钝惊呆了。

“但是这个能级……那就意味着……”莫里森慢慢坐起来。

“事实上我已经算出来了。超出PSI10级120000倍。足够把整个星球洗一遍。”麦克雷耸了耸肩。“这不是极端天气,这是灵能风暴。”

“能依靠自身灵能影响整个星球大气环境的,我只记得刀锋女王。”

“还有欧雷加,那个黑暗执政官。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有Omega级的灵能者在攻击我们的考察队,而我们是唯一能提供帮助的人。”麦克雷直视指挥官。“若是坐视不管,这个责任就要我们负了。到时候,帝国可能会把我们都解职。或者更糟,交给星灵。”

“那些自大狂无权审判我。”莫里森嘀咕。

“他们也不会。不过我猜,他们的宽容对你更是种侮辱。”

“高等种族对低等种族的带着傲慢的宽容。”莫里森冷哼一声。“他们只会把我们当成野蛮人,而不是和他们一样的智慧生物。他们宽容我们,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们什么都不懂。他们不会以约束文明人的标准约束我们。”

“那么我们就该证明人类也有优秀的一面。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麦克雷露出诡计得逞般的微笑,“行动起来吧,长官,就像你说的,为了人类。”




“这不对劲。事实上,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安吉拉刚才完全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没料到一直沉默的尤尔兰会突然说话。“什么不对劲?“

“一切。那个混合体是什么?谁造了它?它为什么会出现在卡亚迪尔?又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尤尔兰摇了摇头。“我们从3年前起就再没见过混合体。我们都以为它们死光了。”

“的确死光了。”安吉拉耸耸肩,“这个是新造的。”

“那么谁造了它?艾尔光复,埃蒙已死。最后一个莫比斯军团的基地复仇之痕早就被摧毁了,莫比斯军团也应该被彻底歼灭了。没人能再生产混合体。不,这完全不对劲。”

“除此之外,它是怎么来的卡亚迪尔?它不可能是在大战期间被部署在这里的,因为我们曾在2509年的银河大搜索中清理过这个世界,另外,我们都知道它是新品种。”

“emmmmmm,”安吉拉右手撑着下巴,“更不合理的是它主动攻击我们。这实在说不通。一个野生生物的首要目的是生存,当然还有繁殖,不过这和混合体没关系。混合体既不需要进食也无法进化,攻击我们显然和生存不沾边。不过我倒是能猜出它是怎么来的。”

“折跃。”尤尔兰轻轻哼了一声。“只能是这样。但这需要极为强大的灵能,强过我们面对过的最强大的混合体百倍。”

“我只希望,艾诺达尔能撑到我们赶到。”安吉拉轻声说。

“他能做到。”法芮尔眉头紧锁,“他必须做到。”




混合体用闪着红色光芒的独眼审视着星灵,后者报以不屑的眼神。

“真有趣。”它最终说道,“尽管濒临死亡,我却依然感觉到你信心充沛。”

“要死的是你,不是我。”艾诺达尔喘息着答道。

“傲慢,嗯?到死还要逞口舌之快。我可没傻到冒多余的风险。”它抬起一只利爪,“我保证你马上就笑不出来了。”

利爪毫无阻碍的穿透了装甲和血肉,真正的毫无阻碍。骇人的伤口中并没有任何血液流出,相反,溢出的是纯粹的能量。

“抱歉,我可不这么想。”星灵的脸上掠过一抹嘲讽的微笑。

千分之一秒内,形体崩塌,同时一层红色的光幕覆盖了混合体。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场剧烈的灵能爆炸,冲击波横扫谷底,巨量的热量融化了冰封了上百万年的冰川。

“幻象……很狡猾嘛。”混合体举起无数触手,盲目的攻击周围的冰川,但雾气遮蔽了一起。“跑吧,小星灵。跑吧。那些黑暗圣堂武士的小伎俩救不了你的。”

“是你太蠢,怪物。”艾诺达尔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既然你进了这个峡谷,就别想出去。”

巨兽发出嘶哑的笑声:“你们还是那么傲慢。从一开始我就没准备出去。我接到的指令是消灭最后的暮光使徒,而我也一定会完成。预言记载了你的陨落,这是你的命运,你逃不掉的。”

“看来你还有上线?很好,告诉他,等我解决了你,我就去找他。”

“黑暗之神早已低语了一切!他终将归来,而你们的宇宙将归于究极黑暗。神之长子,你无法违抗命运!”巨兽咆哮。红色的荧光再次爆发,冰川开始崩塌。



艾诺达尔站在峡谷的一侧山脊上,看这发狂的巨兽。

这东西一定是新近被制造出来的。艾诺达尔寻思。他只学会了控制力量,而没有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思维。这可悲的家伙生来就是武器。而他却丝毫没意识到这一点,还自以为是堕落者的侍从。

而我可以利用这一点。利用他的傲慢、无知和狂热。

第一步就是要激怒他。

“也许吧。但那不是今天。”执行官控制着自己的心灵之声中满是不屑和傲慢的情绪,站在山脊上等待着。

何况,我还有后援呢。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