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背景AU Dara manaka 07 寒冰风暴(中)

这一节双飞主场,和下一节艾诺达尔的POV基本是同一时间发生的。
前面提到过的星灵二号主角出场。
法鸡的火箭炮(才怪)和女武神安吉拉的星辰剑上线
暴躁天使和怂鸡上线

————————————————————
安吉拉·齐格勒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粒子光束枪。

从艾诺达尔离开到现在,她已经在飞船底部仰头躺了半个小时,试图修复光子驱动器,但是进展相当不如人意。

艾诺达尔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是“能量导管损坏”,但实际上1号驱动器的半块装甲板被扯了下来,里面的线路被全数切断,2个分区彻底失去了能量,其他的部分也好不到哪里去。这种修复不能算很复杂,若是有经验的相位技师或许不难做到,但安吉拉是个刚入门的新手。她花了半个小时,才只是勉强把线路的链接方式搞清楚。距离着手开始修理还早着呢。

而法芮尔,对尖端科学技术一窍不通的法芮尔,完全帮不上忙的法芮尔,只能守在飞船里,靠感应器监视周围地区,防备着寒冰风暴的来临,顺便帮安吉拉递一下工具。

“相位仪!帮我拿过来!”安吉拉喊。

“哪一个是相位仪?”法芮尔看着面前上百件奇形怪状的星灵仪器一脸迷茫。

“圆盘上带着一个4爪固定器的那个。快点!再帮我在控制台上把第三区的能量关闭,打开第七区的能量阀门。我要重新设定线路,这样至少驱动器可以恢复部分动力。”

“……我搞不定。安吉拉,你最好自己来试试。”
法芮尔的声音从装甲的通讯器中传来。

“该死。”安吉拉咬紧了牙齿。她一脚踢在侧翼护甲上让自己从飞船底部滑了出来,站我身后两大步走进舱门,不出意外的在驾驶座上找到了抱着头的法芮尔。“什么搞不定?”

“都搞不定。”法芮尔很无奈。“这个控制台……我完全操作不来。这些文字我都不认识。而且它也不响应我的操作。”

“这是星灵语。这个词的意思是“开启”,这个是“阀门”,而这个是“能量”,懂了?这种全息控制台不是用按的,你要把手放在上面作出正确手势才行。”安吉拉示范了一遍。“现在会了?”

“安吉拉好厉害。可是我还是不是很懂。”

“………算了。”安吉拉嘴角抽搐了一下。“我们去货舱。我把仪器指给你看。”

安吉拉作出一个手势,示意法芮尔跟她一起进去。

门一开,安吉拉就径直走向了右侧的工具柜,从一堆各式看不出用途的小东西里找到了自己需要的相位仪和光子重组器,正准备再教法芮尔一点东西,回头就发现法芮尔正在武器柜旁摆弄着一样神似便携式火箭发射器的东西。

“这是什么?看起来很帅的样子。”法芮尔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和表情就像是看见漂亮大姐姐的少女。“我能带着它嘛?”

安吉拉扫了一眼。“光子加农炮。我得说这东西确实和火箭炮很像,当然是指效果。它们的原理完全不同。”她凑上去仔细端详了一下。“emmmm,全景战术瞄准系统,垂直握把,光子加速,锁定,能量护甲……看起来倒是件不错的武器,就是威力大了些。”

“我能留下它嘛?”法芮尔热切的眨巴着眼。“安吉拉你不觉得我拿着它很帅吗?”她拿着光子加农炮开始摆造型。

“丝毫不……”安吉拉根本没看她,她的注意力完全被另一件武器吸引了。她踮起脚从墙上把那东西取了下来。

法芮尔凑过去想观摩一下那件被安吉拉看上的武器,方便更好的了解恋人的审美。可是当她真的看到的时候,她愣住了。

“这是……一把剑?”

“确切地说,一把用纯粹能量体铸造的一手半杂种剑。”安吉拉双手握着剑柄,集中注意力,纯能量体铸造的剑身开始显现。

“你会用?”看见安吉拉的动作有板有眼,法芮尔的惊讶不亚于看见这样古地球武器出现在星灵的武器库里。

“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跟宫本大师学习古典剑术了。齐格勒家族是最后一个要求继承人学习古典剑术的家族。”安吉拉一眼都没看她,而是盯着剑刃上流转的能量。“说起来,当今皇帝算是我的师弟。”安吉拉吹了声口哨,在这之前法芮尔从没见过她这么一反常态,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想来自己认识安吉拉的时候对方已经27岁,早过了少不更事的年纪,年轻时的安吉拉说不定根本就不是她所了解的那个温柔优雅的天使姐姐而是个暴躁的女武神……难怪她和艾诺达尔有那么多共同语言。

事实上,法芮尔能感觉出来,自从艾诺达尔离开后安吉拉就像变了一个人。她不再温柔优雅,亲切善良,柔弱可爱;她变得果断,坚定,并且暴躁。或许是找到一把剑让她重新回到了年轻时的状态,又或者是艾诺达尔的离去使她不得不发号施令。总之,法芮尔发现,不管是不是是情势所迫,安吉拉也能成为优秀的领袖和指挥官,这可算得上是对自己恋人的全新大发现。

“你去控制台,接着尝试联络舰队。我去修那该死的光子驱动器。”安吉拉熄灭光剑,用法芮尔从没听过的果决语气下令。




之后的几个小时,她们不断努力,不断尝试。法芮尔在所有帝国军通用频道上呼叫了舰队,无一例外没有回音。而安吉拉那边却有了进展。她改变了能量导管的连接方式,尽管只让1号驱动器恢复了部分动力,尽管依然无法离开星球的引力场,但至少飞船能飞起来了。并且她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做的更好了。现在,她们只需要等艾诺达尔的3重奇点讯号,就能去把他接回来,然后完全修复一号引擎,离开这地方。

然而她们一等再等,等了差不多5个小时都没等到任何回音。不安的情绪不断滋长,但谁都不愿挑明。

最后是安吉拉最先按耐不住打破了沉默。

“艾诺达尔离去已经12小时了。如果他能发讯号,早就发了。”安吉拉低声说。“这场战斗比我们预想的还要艰难。”

“我们不知道他没发信号是因为混合体没找到他还是他无法击败混合体。”法芮尔摇了摇头。“我们不该贸然行动。”

“现在飞船已经部分修复了!我们不该坐在这里等他发信号,我们应该主动出击去找他。”安吉拉激烈的反对。

“就算我们找到他,又有什么用?我们根本没办法对他提供有效的支援,反倒会使他分心。”法芮尔叹了口气。“算了吧,安吉拉,这是他的战斗。”

“我们不能。但有人可以。艾诺达尔把奇点中继器留给我们,我一定能想办法让它派上用场。”

“我理解你的心情,安吉拉。你想给自己一个希望。但是事实就是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别担心,还没到绝望的时候。我们应该相信艾诺达尔,就像以前一样。”法芮尔试图抱紧对方,却被她推开。

“你根本不了解我在说什么!”安吉拉握紧拳头。“奇点中继器或许无法联络人类,但那是因为人类没有另一台中继器!它的讯号在最强的干扰下都能传播数千光年,我们完全可以用它联络……等等,有什么东西过来了!”安吉拉盯着全息屏幕皱眉。

“什么东西?”法芮尔没反应过来。

“不清楚。是移动感应器捕捉到的。飞行物,速度很快。是直接朝我们这个坐标来的。”

“艾诺达尔?”法芮尔猜想。

“没这么大。这东西差不多有70m长。”

“那……混合体?”法芮尔接着瞎猜。

“没那么邪乎。”安吉拉瞪了她一眼。“看起来像是一艘飞船。”

“飞船?什么飞船会来这个鬼地方?”

“不知道。”安吉拉看了一眼屏幕。“不过我们马上就会知道了。那艘飞船正在靠近。法芮尔,带上你的光子炮,我们去见见我们的客人。”



她们走出舱门的时候,不明飞船已经在距离她们的飞船不到200m的地方开始了降落。光子驱动器的蓝色尾焰和厚重的金色装甲明白无误地表明这是一艘星灵战舰。

法芮尔提起光子炮,试图把安吉拉护在身后,可是安吉拉比她更快。她挡在法芮尔身前,单手提着已经激活的光剑,沉默的看着战舰降落。

随着一声闷响,星灵战舰完全落地。舱门打开时吹起了满地的雪,和降落时吹起的雪一起组成了一片暴风雪区,安吉拉根本看不清那个走下舷梯的身影,只能透过风雪看到一对闪亮的天蓝色眼睛。

法芮尔握紧了光子炮的握把。“安吉拉,我们应该谨慎些,回飞船里去。”

但安吉拉并没理她。她提着长剑一路靠近那艘星灵战舰。站在舷梯下等着那个星灵显出身型。法芮尔看见这一幕,不得不也跟了上去。
两人并肩站着,等待风雪散去。

风很快停了。她们也得以看到那个星灵的全貌。

他不算很高,至少没有艾诺达尔高。安吉拉推测他大约在8英尺3英寸到8英尺半之间。他也不瘦,而且看起来不再年轻了。当然,他的躯体依旧灵活,举止依然优雅,但他的眼神中却透露出成熟和经历世事的人才有的疲惫。

他穿着一件修长的长袍,外面套了一套轻型战甲而非艾诺达尔通常穿的执行官战甲。蓝色的披风搭在背后,上面用金色印着达拉姆的徽记。

这是一位执行官。他或许已经不再亲自上阵,但他的神态说明他依然是一位令人生畏的战士。

“我想我们用不着奇点中继器了,法芮尔。”安吉拉露出一丝微笑。

她关闭了光剑,向前三步伸出右手。“En taro Adun,尤尔兰执行官。(星灵语,向亚顿致敬。这是圣堂武士之间见面常用的问候语)”

“En taro Tassadar,安吉拉·齐格勒博士。(星灵语,向塔萨达尔致敬,用法同第一句)”星灵握住了安吉拉伸出的手。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