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背景AU Dara manaka 07 寒冰风暴(上)

本章依然字数爆炸、内容复杂度爆炸,于是接着分上中下……
星灵第二主角出场。你们应该能猜出是谁毕竟那么明显的提示。
多人短POV预警,多线程叙事预警。
正文:
———————————————————
法芮尔·艾玛莉在战舰降落的剧烈震动中醒来。

并不是完全醒来。事实上,法芮尔在睡着时,用艾米莉不那么礼貌却极为精确的话说,“跟尸体的差别就在于几个生理指标而已”,和安吉拉刚好相反。从她们刚开始同居时,安吉拉就发现想要叫一夜激情后疲惫不堪的爱人按时起床是不可能的。至少不能靠闹钟。最后她摸索出的解决办法则是自己起床后直接把法芮尔的床单掀了。

事实上,法芮尔现在就很想接着睡。如果不是她潜意识的某一部分还有那似乎无休无止的震动一直在提醒她当下的处境的话。

深呼吸,坚定信念……

1,2,3……算了我再睡会。震动适时停下了。

紧接着的极寒却又一次让她的大脑清醒过来。我们的处境还很危险!现在可不是补觉的时候!你的队友需要你!

法芮尔勉强从宽大的座椅中起身,打了一个哈欠,睁开眼却发现周围空无一人。



安吉拉抱着手臂,沉默的看着艾诺达尔蹲在六台光子驱动器的其中一台旁边,焦急却无计可施。要不是现在这种局势,她会觉得这个样子的艾诺达尔还挺萌的。

但是偏偏就是这种局势。她们被困在一个该死的超重力极寒卫星的地表上,飞船的动力损失了一半,而在几百公里之外一头可怕的怪兽正在猎杀她们。

真要命。安吉拉疲惫地打了个哈欠。她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差不多20个小时没休息过了。也许我该和法芮尔一起睡一觉。

这一边她还在胡思乱想,另一边艾诺达尔满眼绝望地站起身。“彻底报废了。那个……东西……混合体……不管他是什么。他把整个光子脉冲稳定器撕成了碎片。”执行官叹了口气。“要是有重构光束发生器我或许能修好。”

“很不幸我们没有。”安吉拉白了正处于自怨自艾的情绪中的星灵一眼。“我们还是现实点,看看另外几台能不能修复。”一脸生无可恋的星灵无话可说,只是点了点头。

6号驱动器的损伤比5号更严重。混合体直接把它拆了下来。2、3和4号驱动器处于船尾因此很幸运的没有损伤。最后则是位于底部的1号驱动器。艾诺达尔爬到船底去做检查。

“看起来损伤的不是很严重。”星灵的心灵之声从船底传出。“主要的能量管线破裂了,有2个分区因此失灵。不过能修复。”

“那就修啊。”安吉拉喜出望外。4个能工作的引擎应该刚好能勉强带她们离开这个星球。

“emmmmm……只有一个问题:那个空隙太小,我的手放不进去。”

“………“安吉拉无语了那么一瞬间。“放着我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艾诺达尔笑出了声,一边努力从舰船底部爬出来。“我去帮你拿工具。”

“拿什么?”

安吉拉转头看见睡眼惺忪脚步拖沓的法芮尔正从船里挪出来。明明那副迷茫的神情她安吉拉每天早晨都要见一次,现在却把她气的不想理她。

她居然还能记得穿装甲。安吉拉想。

“工具。修飞船引擎的。光子重组器、相位仪、粒子光束切割机什么的。”艾诺达尔显然知道安吉拉在想什么,但他决定置之不理。“你最好清醒一下,然后看看能不能帮我们什么忙。”

“怎么帮?”艾玛莉又打了个哈欠。“我又不像你们两个懂星灵的星舰工程学。”

“你可以干粗活。”星灵耸耸肩。“安保工作什么的。”

“这工作你来做更合适。”法芮尔哈欠不停。

“只有你能做。我不能留在这里。”艾诺达尔简单的回答。




“哈?”安吉拉和法芮尔同时惊叫出声。“不能留在这里?什么意思?”安吉拉问。

“那个混合体,他能探测到我的灵能讯号。如果我跟你们在一起,他就能找到我们3个。而我们不可能在他找到我们之前修好光子驱动器。”星灵平静的解释。“我必须尽可能远离你们,越远越好。直到你们修好飞船去接我为止。”

“你要……独自面对他?”安吉拉轻声说。

“我身经百战,。”艾诺达尔回答。“并且全副武装。混合体再强也只是生物。”其实他自己也没把握一定能击败那个混合体。毕竟这家伙比他见过的所有混合体都要强得多。另外,混合体当然绝对不只是生物。不过这些没必要让安吉拉和法芮尔知道。她们的压力越小,修好光子驱动器的速度就越快。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安吉拉轻声说。“你就不能……屏蔽你的灵能讯号什么的?”

法芮尔撇了撇嘴。尽管她的恋人和艾诺达尔相处的时间比她长的多,但她对事物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这种天性依然没有改变。事实上,尽管安吉拉可以说是和星灵相处的时间最长的人类之一,足以和雷诺指挥官相提并论,但雷诺对星灵的了解要深刻的多。“当一个星灵说办不到的时候,他的意思是即使是萨尔纳加亲自来也办不到。”她还记得雷诺指挥官曾对她说过的话。星灵从不妄下结论,除非绝对确信。当然,他们确实很死脑筋,但这也使他们的严谨无人能及。

“安吉,要是艾诺达尔能想到别的办法,他不会这么做的。”法芮尔搂住安吉拉。“他也担心我们的安全。”

“事实上,我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多一点。至于你们,我觉得除了混合体之外的其他东西都不对你们构成威胁。武器库里有充足的武器,大部分安吉拉应该会用。”星灵露出一丝微笑,但随即收住。“只有一样东西你们要特别小心。卡亚蒂尔的这个区域会不时发生寒冰风暴。那是一种极端天气。温度会在几分钟内下降到不足20开氏度,并且维持几个小时。这种时候你们应该立刻返回飞船内。”

“记住了。”安吉拉严峻的点点头。“我们怎么联络?”

“不联络。我解决掉那家伙后会发一个三重奇点讯号,飞船的探测器会标出我的坐标的。”

“要是你搞不定他呢?”法芮尔直视星灵的眼睛。

“不可能。要是真的发生了,你们就自己想办法离开。”他把一只手搭在安吉拉的肩膀上,“我现在把相关的知识和记忆传输给你。”

“但愿我能理解。”安吉拉笑了笑。

“你肯定能。你是我见过最有才华的人类科学家。”星灵移开了手,“我们时间不多,快开始吧。”他离开了。

好运,朋友。安吉拉看着阿诺达尔的背影想。

我觉得你比我更需要好运。执行官的心灵之声依旧平静。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