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背景AU Dara manaka 06 北极幻灵(下)


战斗场景依然……呃……就这样吧我已经很努力了QAQ
本章内容用一个词就可以概括:真·速度与激情
正文:
———————————————————
“混合体?”法芮尔大惊,“这儿?卡亚蒂尔?”

“就在附近。”艾诺达尔低声答道。他转了一圈,试图找出混合体的位置。“该死,风雪太大,我看不清周围。它随时可能进攻。你们到我身边来,否则我无法保护你们。”

“你就不能…呃…用灵能感知一下它?”安吉拉小心地靠着艾诺达尔的后背帮他观察四周。

“我在尝试。”执行官低声说。“可我没法入侵他的意识。他把我的思维样型屏蔽了。”他顿了顿:“我想你们最好先别回飞船上,安吉拉。他应该就在山脊上,随时准备袭击我们。”

“我们也不准备回去。”法芮尔扬了扬手里的电磁步枪。“就和以前一样。我们并肩作战。”

“想靠这东西击败混合体就是自杀。”艾诺达尔摇了摇头。“不过额外的子弹或许可以让他分心……就像你们让我分心一样。”

“让你……分心?什么意思?”安吉拉问。

“字面意思。”星灵苦笑。“它正试图入侵你们的意识。我在尽力阻止他。”

“可我没感觉。”

“你要是有感觉那就完了,安吉拉。到那时候我或许不得不杀了你,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下得去手。被混合体控制是不可逆的。它会强行将它的意识植入你体内,洗脑或者思维攻击都破坏不了。幸运的是我还挡得住它。”

他又扫视了一圈。“我觉得它快忍耐不住了。思维攻击的强度正在下降。等他发动物理上的攻击,你们应该就没有被控制的危险了。那时候你们也就派得上用场了。毕竟,我才是主要威胁,混合体在尝试控制心控你们失败后应该会很快放弃。”

“你确定?”安吉拉感觉还是有点虚。

“确定。我杀过无数这种东西。”星灵简单地答道。

“可是刚才你怕了。”安吉拉指出。

有那么一瞬间,安吉拉觉得艾诺达尔僵住了。但他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保持专注。”执行官并没有回答问题。

安吉拉·齐格勒认识艾诺达尔已经很多年了。在这些年里,她从这个星灵耀蓝色的眼睛中看到过怒火、悲哀、失落、喜悦,而大多数时候,她看到的是超然的平静。

但刚才,她从艾诺达尔的眼神中看到了她从没见过的东西:他怕了。不是一般程度的害怕,而是几乎被吓丢了魂,由于极度的恐惧进而惊慌,由惊慌进而迷茫,不知所措。

混合体,能把一位训练有素的圣堂武士吓成这样?

当然,混合体的确很可怕。她曾听过艾米莉描述那群怪物:灼热、刺眼、就像是被阳光直射在脸上,连眼睛都睁不开。而那东西强大的灵能能让他可怖的咆哮声在你耳中一路轰鸣。这足以把最勇敢的人吓的心胆俱丧。

但星灵也会吗?他们当然不会。安吉拉想,绝不可能。艾诺达尔更不可能,况且他杀过无数这种东西。所以一定有什么原因……混合体出现在这里,让他想到了什么……而那结论把他吓坏了。

是什么…

“它来了!”

把安吉拉的注意力拉回来的并不是执行官的大声警告,而是随同一起出现的非人咆哮声。那咆哮不是任何生物,包括异虫能发出来的。那咆哮声源于倾听者本能中的无限恐惧,对黑夜和未知的恐惧,对行走在人世间最可怕的恶魔的恐惧。就如同现在正从风暴中冲出的生物一样的可怖恶魔。

那东西有50英尺高,2条腿,4只胳膊,以及无数触手。它浑身白色,却在某些位置闪耀着蓝色的灵能荧光,一只暗红色的独眼印在脸上。

“这什么鬼?”法芮尔想要开火,可是持枪的手却僵住了。“我从没见过这种东西!”

“我也没有。”艾诺达尔急促地说。他一手拉住安吉拉,极速后退三步后把她推给了法芮尔,而后转身硬抗了巨兽的正面撞击。

还没等他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击,巨兽的四条手臂从4个方向袭来。2只钳住他的双手,另外两只则击中了他的腿。在执行官倒下的同时,一条触手抓住了他的脚,然后把他倒着径直砸在了冰层上。

“早知道真该带一支护卫队来的。”法芮尔脸颊抽搐。




艾诺达尔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碎了。幸运的是只是感觉。

真讽刺,他想,我可从没想过还能遇到全新的混合体品种。这东西算什么?巨兽?毁灭者?撕裂者?我才不管。

在巨兽第二次把他拖起来的时候,执行官点亮光刃切断了触手,并在下落的同时用刃炮命中了巨兽的额头(他原本的目标是眼睛,但打偏了)。

一旦落地,艾诺达尔立刻切换到了双手刃炮模式,一边开火一边拉开距离。法芮尔也开始射击。她注意到艾诺达尔似乎有意识地在射击巨兽背后的山壁。

巨兽显然也注意到了。“你觉得这对我有用吗?小星灵(星灵Protoss,这个称呼Prot在刀锋女王里翻译为小星灵,我就借用了,算是对长子的蔑称)?”

“我不知道……但总得试试。”执行官露出微笑。“而且你已经躲不开了。”

顺着他的视线,法芮尔看到那块冰川已经从正中断开,数千吨的冰会在十几秒之后砸在混合体的头顶。

巨兽也看到了,但他却和执行官一样笑了起来,只不过他的心灵笑声要阴沉嘶哑的多。“我也没说过我要躲。”

巨兽抬起头,红色的不稳定虚空灵能从他的躯体中散逸出来,与下落的冰川接触的瞬间就把冰川融化殆尽。

然后,几乎是在同一瞬间,艾诺达尔轻巧的抬起右手,一道耀蓝色的光芒正面命中了巨兽,将它包裹,巨兽的动作瞬间停滞。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法芮尔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只听到执行官大喊“动作快!那困不了他多久!”还有安吉拉的尖叫“带上中继器!”

不需要更多了。她尽可能快地捡起中继器,掉头朝穿梭机的方向狂奔。紧跟着拽着安吉拉的艾诺达尔上了船。

“打开矩阵力场!替我看看能否联络舰队!就说情况有变我们立即返航!搜救行动取消!”艾诺达尔几乎是跳进了驾驶位。8跟手指眼花缭乱地操作全息控制台,同时还在一心三用地跟两人说话。

从上船到起飞,他们只用了不到10秒钟。安吉拉从舷窗上看去,混合体依然被禁锢在原地。

“那是什么?”安吉拉惊魂未定,好奇心却依然站了上风。

“逆熵场时间奇点潮汐相位驱动时空碎裂仪。”艾诺达尔扬起了右手手腕。法芮尔这才注意到他右手腕甲上的凯达琳水晶比左手大,而且外围覆盖了一圈金属装置。

“…………”安吉拉略显无语地盯了他一眼。“说人话。”

“这是个,嗯,时空碎裂炮。从凯达琳水晶中获取能量,依靠我们建造奇点中继器的原理发明的一种能暂时停止目标时间的武器。”

“你知道那个冰川的小把戏骗不了他?”安吉拉接着发问。

“混合体只是看起来傻。他们很聪明。如果不能先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我找不到机会。”

“一个陷阱套另一个更致命的陷阱,“安吉拉若有所思,“聪明。那装置能维持多久?”

“看情况。目标的提醒越大越大逆熵场的范围就越大,强度也衰减的越快。对于这个混合体,我估计最多能困住他10分钟。”

“一次性的吗?”安吉拉的问题似乎没完没了。

“不是。只是充能时间很长而已。”

“多长?”

“一个小时吧。这附近的空间结构不稳定的话还要长。”

“量产装备?”

“如果你指的是舰队用的,没错。不过这是第一次把这种武器装到单兵装甲上。”艾诺达尔回头看了她一眼:“你问题未免太多了。”

“好奇而已。”安吉拉转过头看着法芮尔:“趁执行官还有精力,有什么问题赶快问。”

“有。”法芮尔举起手。“如果那个混合体的时间被停止了,我们不是应该趁机攻击吗?”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但是这并非舰队使用的时空碎裂仪,由于没有那么多能量,因此只能产生逆熵场而不是超熵场。它将目标禁锢在被击中的那个时间点,而不像舰队型号的那样可以将目标投放到永恒时间。我们无法攻击实际上并不和我们在同一个时间点的东西。”

“很抱歉,不过这对我实在是有点难以理解。”法芮尔笑笑。“我想你已经说的够清楚了,可我还是一头雾水。”

“你缺乏必要的背景知识。关于这些理论,安吉拉可以教你一点,但我估计也不会太多。她自己也只从我这里学到过相关的知识。我想,人类对时空科学只是略知一二吧。”

“事实上是一窍不通。”安吉拉摇摇头。“在接触你们之前我们从不知道时间和空间也可以用作武器,或是别的什么。曲速引擎在我们看来就是相当高端的科技了,但与你们的奇点驱动器相比它简直原始的像石器,更不用说凯达琳水晶了。我们…”

“抱歉安吉拉,但科学讨论到此为止。我要把注意力集中在驾驶飞船上了。”星灵的声线转冷,眼睛也眯了起来,“那家伙追来了。”他把一块实时监控全息滑到了挤在一起安吉拉和法芮尔面前。

当看到画面上的那东西时法芮尔差点尖叫出声。“它会飞?你从没说过它会飞!”

“我也才知道。”执行官冷冷地答道。“坐稳了。”

四道幽蓝色的灵能闪电划过她们的舰船,混合体就在后方不到五公里远的地方。艾诺达尔开足马力试图在躲闪的同时甩掉他,但这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作为一款超轻型战术突击舰,斥候并不以速度见长。它在常规星际航行中的全速也只有1800马赫,不到凤凰战机的一半。而卡亚蒂尔的半流体大气层的可怕阻力使艾诺达尔只能以不到8马赫的速度龟爬。

混合体则快得过分了。安吉拉看见暗红色的灵能从他体内溢出,帮助他排开空气一路加速。他正在快速接近,试图登上这艘战舰。

艾诺达尔显然也猜透了他的意图。斥候开始做复杂的翻转和筒滚,在躲闪灵能闪电的同时避免混合体登船。但混合体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他完美的跟住了飞船,而且不断接近。很快,随着一声撞击的巨响,他扒在了战舰的顶部装甲上。

“他在上面!”安吉拉大喊。

“我知道!”星灵的声音冰冷。“坐稳了!”

“你疯了!”法芮尔看着正前方不到10km远的庞大冰川,山脊的顶部形成了角峰,而他们依然没有减速或者拉升。这样下去,他们会与数千亿吨的冰正面相撞。

“我们的装甲或许坚不可摧,但我们的躯体不是!”安吉拉大喊。“快拉升!”

“我说坐稳了!管好你自己!”星灵的声音愈发冷峻。盖过了混合体敲打装甲的声音。

然后,当安吉拉以为她们就要撞上去的时候,艾诺达尔开始拉伸。

斥候紧贴着山壁一路上升,接近角峰。

同时艾诺达尔又做了一次翻滚,斥候上下颠倒。

然后混合体正面撞在了角峰上。

就在巨兽充满愤恨的咆哮声横扫山谷的同时,暂时安全的斥候朝北方全速前进。

—————————————————
别问我斥候为什么不动用武器系统。这种战舰的武器都装在舰首,打不了后面。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