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背景AU Dara manaka 06 北极幻灵(中)

我打赌你们都没想到还有中。其实我也没有,到那时下里的战斗场景太难写,容我想好再发。就先把之前的部分都发出来。
正文:
———————————————————
在之后的一小时内,她们乘着斥候围着整个大峡谷飞了一圈,每到一个出口,艾诺达尔就撞断山脊让冰川上部塌下来挡住离开峡谷的道路。

“只有二流的猎人才会去追逐猎物。出色的猎人会设下陷阱将猎物逼入死境,再一击致命。”执行官解释。“这个峡谷一共有17个出口。当我们把它们全部封死之后,他就只能在峡谷里绕圈子了。然后我们再把峡谷分隔开,把他所在的区域切成小块。这样多来几次,他就没地方跑了。无论那是什么,他选择和我玩追逐游戏真是个错误。”

“完美的狩猎毁了一个壮观的旅游景点。”安吉拉对他的自吹自擂有点不耐烦,却又无法反驳,不得不转移话题。

“这样的景点卡亚蒂尔多着呢。况且这鬼地方也不太可能发展旅游业。”星灵对于自夸被打断表示了明显的不满。

这时候,她们的狩猎已经到了最终阶段。目标被限制在一条长约15KM,宽约2KM的裂谷中。艾诺达尔开火打断了其中一座山峰,掉落的冰川刚好把山谷截断,目标被困在山谷北侧的狭小区域中。

“困住他了。”星灵简单的说。“准备降落。”

“等等…你说降落?”法芮尔大惊。“我们不是应该先在高空干掉那东西然后下去捡了中继器就跑?”

“对冰川开火和对冰层开火是两回事,艾玛莉。”执行官耸耸肩,“打断冰川最多引起塌方,击穿冰层却可能导致整片大陆架坍塌。这个风险我可不敢冒。再说,安吉拉不是还想和幻灵合影吗?”他笑。

“你怕冷的话可以留在船上等我们回来,亲爱的~法拉。”已经开始往装甲里钻的安吉拉冲她调皮的眨眨眼。

法芮尔看了一眼满脸期待和鼓励的安吉拉,又看了一眼一脸货真价实的无所谓的艾诺达尔,再看了一眼这丝毫不能让人感到舒适的星灵飞船,最后看了一眼那套被漆成天蓝色的,看起来貌似很保暖的,装载了星灵的恒温立方体的极地战斗装甲,咬了咬牙齿。

“好。我跟你们去。”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抖,但效果不佳。不过安吉拉的反应还是给了她很多的鼓励。

“好极了!这才是我的小鹰。”她几乎要跳起来。

“那就赶快。我希望我们落地前你们穿好装甲。”星灵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波动,法芮尔怀疑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终究会受不了鼓励和嘲笑的双重作用。



15分钟后,她们踏上了卡亚蒂尔的冰川大地。艾诺达尔在最前面引路。他还是那身执行官战甲,看起来并不厚实的装甲显然有相当不错的保暖(又或者是加热?)效果,手里还拿着奇点中继器。安吉拉跟在他旁边,好奇地张望四周雄伟的冰川山脉。法芮尔在最后,距离他们有5m的距离,手里提着一把从白星号上带下来的C-14-B2型电磁步枪,小心的前进。

“法拉,你就不能把那枪留在飞船上?看起来挺吓人的,希望你别太紧张走火了。”安吉拉回头看了她手里的步枪一眼z

“等到幻灵冲你扑过来的时候你就要感谢有它了。”法芮尔哼哼。

“不会的。艾诺达尔看着我们呢。”安吉拉果断把问题仍给了执行官。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保证。”星灵谨慎地答道。“在那里。SW—255方向,距离200m。”

“就这个小东西?”当他们站在目标前时,法芮尔难以置信地看着地面上一截大约30厘米长的金色三棱柱。“可这看起来……和你手里的一样。”

“是一样。”星灵平静的答道。

“可你说过那东西有……”

“…三吨重。”安吉拉接过话。“要说这个小装置密度超高我信。可你却拿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在手里。”

“你试试?”艾诺达尔笑。

安吉拉果断伸手开始尝试拿起那东西,先是一只手,之后是两只。她弯着腰拼命用力,直到装甲的伺服系统蜂鸣的警报声响起才停手。

“法拉,过来帮我一下。”博士依然不甘心。

“还是我来吧。”艾诺达尔微笑着弯下腰,一只手轻巧地拿起了中继器。“没有损坏。很好。


“你是怎么做到的?”安吉拉大惊,“我怎么都拿不起来。”

“质能完全转化。”星灵一边检查一边解释。“奇点中继器在休眠时,内部的能量会转化成万亿次压缩的超密合金,在激活时则重新转化为能量。激活的讯号则是接触星灵的基因或者脑波。所以你怎么碰它都不会激活。这是为了防止低等种族使用我们科技的安全措施。”他顿了顿,“我没有任何针对你们的意思,安吉拉。我指的是当初设计这东西的那些星灵的想法,可不是我的。你们是我的朋友,你知道的。”

“我当然明白。”安吉拉温柔的笑了笑。“我没有怪你。那个耍我们的家伙呢?能感受到他吗?”

“就在附近。应该是我们降落时躲起来了”星灵闭上眼睛。“我找一下他的位置……嗯……强心灵讯号……4个……一个星灵……2个人类……还有一个……我看看………………真是见鬼了!”

“怎么了?”安吉拉大惊。和她本人一样,艾诺达尔很少使用从她那里学来的人类诅咒语。而他刚才的用词已经表明了他严重的情绪波动。

“他就在附近。”星灵睁开了眼睛。尽管他以极快的速度偏过头,安吉拉还是看到了他的眼神。看到了他的……恐惧?

“什么东西?幻灵?”她不明就里。什么东西能把一个身经百战的圣堂武士吓成这样?

“混合体。”艾诺达尔点亮光刃,“跟紧我。”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