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争霸2背景AU Dara manaka 05 永冬之地(下)

在艾尔的轨道上,执行官卡丝缇娜迎来了她的最后一战。

当黎明的第一丝光芒照亮地表的时候,黄金舰队抵达战场。

十万艘最强大的主力舰,许多是拥有数千年历史,象征星灵辉煌文明的超级航母和圣母舰,另一些则是象征卡莱相位技师高超技艺的风暴战舰,总数量是他们的50倍。

净化者没有后退。它们为战争而生,从不拒绝任何挑战。

塔达利姆的死亡舰队也没有。邪教徒的高傲不允许他们在艾尔的近亲面前表现出恐惧。

亚顿之矛也没有。不为什么。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们不会有更好的机会……我们甚至不会有另一次机会……卡丝缇娜想。一切由我们开始,也理应由我们结束。

那就这样吧。让舰炮的闪光照亮我们最黑暗的时代。

然后她驱动战舰,就像在每一场战役中点亮光刃那样,一路前进。

———————————————————

在坦桑尼斯的废墟中,安娜·艾玛莉感受到了最无耻的背叛。

30分钟前,阿克图尔斯·蒙斯克指挥官下了最后一命令:挡住星灵,不准后退。

20分钟前,舰队的副指挥,那个长得像银背大猩猩的埃德蒙德·杜克,最后一次驳回了她的撤退请求:你给我在那儿呆着,少校,哪儿也不准去。

10分钟前,舰队切断了和她们的通讯。没有援军,也没有运输船。

2分钟前,她们发出了最后一条请求运输船的信息:伙计们,运输船在哪儿?你们不会丢下我们的……

现在,她看到了轨道上的闪光。曲速引擎启动时的闪光。

舰队撤退了,把她们丢下自生自灭,丢给异虫。

“现在怎么办?”莎拉·路易斯·凯瑞甘在距离安娜身旁2m远的地方解除了光学迷彩,隔着沙尘,安娜能看出她的作战服能量条已经见底了。

尽管凯瑞甘是这支部队名义上的指挥官,人人都知道实际上的指挥官是安娜。这个老兵从蒙斯克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是他父母的安保队长,蒙斯克决意叛乱时又成了他的副手,一直到现在。但赢得士兵尊敬的并不只是她的资历——克哈之子有不少老兵——也不是战术才能——她清楚论这一点吉姆雷诺和凯瑞甘远胜自己——而是她对士兵的关心。

这支小队中的大多数人从起义伊始就跟随蒙斯克,是克哈之子的核心力量。那时候他们很多人还是孩子。如果说蒙斯克是他们算无遗策而又难以接近的领袖,安娜就是他们的监护人,训练他们不断成长为优秀的战士。

而现在,领袖正离他们而去。

“没有蒙斯克的直接命令,杜克不敢撤退。”安娜低声说。

“你觉得阿克图尔斯会抛弃我们……背叛我们……?”凯瑞甘咬着嘴唇。安娜看着这个女孩,悄悄地叹了口气。她跟凯瑞甘一次相处了11年了,比和她自己的女儿法芮尔相处的时间还要多。论年龄,凯瑞甘已经27标准岁了,但在某些方面她的心智不及法芮尔一半成熟。她太信任蒙斯克了。毕竟蒙斯克可以说是她唯一的导师和家人。

我们谁又不是呢?蒙斯克是个真正的领袖,一个强大的领导者,一个算无遗策的战略家,一位坚定的战士,联邦最可怕的敌人。正是由于蒙斯克的坚持和手腕,克哈之子才能达到今日的规模。蒙斯克会背叛?绝不可能。

“星灵似乎撤退了……但有一大波异虫正在靠近这里!”

但她又想起了吉姆雷诺,想起了他告诉过她的那些令人担忧的迹象。克哈之子的资深成员不断阵亡,而蒙斯克用那些来自阿尔法中队的再社会化士兵取代了他们的位置。还将他们的将军任命为自己的舰队指挥官。

“阵线被突破了!后退!”
“右边!它们来了!”
“有虫子从我的………”

她们是最后少数克哈之子的资深成员组成的分队。这个组织实际上已经被投降的联邦部队控制了。以蒙斯克的手腕,他不会犯这种错误。除非他是故意的。

除掉那些与自己一起战斗过的资深成员后,他新晋成员的共同利益就能实现了。

阿克图尔斯……

(这两个场景没写到主角死,主要是因为我编不下去了,但是的确都死了)

————————————————————

从一开始年轻的执行官就清楚,大多数时候战斗本身毫无荣耀可言。它为少数胜利者带来功名荣耀,给大多数经历过它的人带来的则只有恐惧和梦魇,或者更遭的,死亡。

那我们为何而战?我们花费了上万年去准备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或许……

In the fullness of time,
The cycle draw to its end.
The Xel'Naga ,who forged the stars,
Will transend their creation......

Yet,the Fallen one shall remain.
Destined to cover the Void in the shadow.

Before the stars weak form their Cele stial course,
He shall break the Cycle of the gods,
Devouring all light and hope.

It begins with the Great hungered.
It ends in utter darkness.

译文:
及至时间尽头,
轮回抵达终点。
萨尔纳加塑造了群星,
亦将升格他们的造物。

然而堕落者将留下,
要用阴影笼罩虚空……

在群星觉醒其天命前,
他将打破诸神的轮回,
吞噬一切希望和光明。

一切始于无边饕餮,
一切归于究极黑暗。




在舰船退出曲速航行的空间震荡中,艾诺达尔醒了。
梦魇结束了。
但在心底的某个地方,他知道战争才刚开始。


(这是乌兰的萨尔纳加关于最终之战和黑暗之神回归的预言,我把英语原文贴出来这样可以显示其中的双关。最后这一段不仅仅是艾诺达尔想起了预言,也是灵能预知。)

————————————————————

“早上好,指挥官。”

“早上好,齐格勒博士;早上好,艾玛莉。你们的星灵宠物呢?”莫里森坏笑着看着显然刚睡醒没多久的安吉拉和扶着她的法芮尔。

“赖床。”法芮尔抢在伴侣张嘴前回答。

中将挑了挑眉毛,“我不知道神之长子还有这种毛病。他们不是在任何角度都堪称完美吗?”

“我从没这么说过。”安吉拉白了他一眼,冷淡的回答。“另外,艾诺达尔并不典型。他几乎还是个孩子……”

“我可不这么想,安吉。”被他们谈论的人走进舰桥,左手托盘上放着5杯刚接的热咖啡。“许多圣堂武士出名时都比我年轻。比如菲尼克斯、赛兰迪斯,啊,还有亚顿。我得抓紧了。”

他把其中两杯递给安吉拉,后者将一杯转交给法芮尔,第三杯给了站在屏幕前的麦卡利舰长,第四杯则给了雷耶斯。“我听说莫里森的荣誉簿上记载的许多场战役的作战计划都是你制定的?”

“没有没有,我只负责计划的制定,具体的施行和应变还得看杰克。”

“嗯哼……”星灵不置可否的转身,看了一眼正盯着他手中最后一杯咖啡的莫里森,然后果断的伸出右手三根手指……

……插()进了咖啡杯里。

莫里森暗暗地磨了磨牙齿。转头对雷耶斯说“我一会儿回来”然后在副指挥来得及说什么之前离开了。

“……”法芮尔看到这尴尬的一幕,刚想张嘴,就被艾诺达尔直接打断。

“别管他。”星灵淡淡的说,“我们来看任务简报。莫里森中将可以一会儿再看,反正他也不用到下面去。”

“下面?卡亚蒂尔?”法芮尔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占据半个屏幕的冰冻卫星,“你是说,我们要下去?”她打了个寒颤。

“那下面没你想的那么冷。其温度高达150度。”艾诺达尔满不在乎地答道。“我去过冷的多的地方。”

“绝对150度。星灵喜欢用绝对温度。”安吉拉黏在她耳边解释。法芮尔听了又打了个寒颤。

“况且,如果不下到地表上,我们就没法近距离观察星灵的营地废墟,自然也无法推断出考察队的幸存者去了哪里。”麦卡利中校补充。“所以只有委屈两位受下冻咯。”

“别担心,我们有最好的防冻设备。”艾诺达尔看起来信心十足。“只要不遇上寒冰风暴就绝对没问题。那时候卡亚蒂尔的地表会比天龙星VII还低。”

“天龙星VII?”

“位于大角星区。地表平均温度1.7度。银河中最冷的地方。”

法芮尔·艾玛莉感觉自己的脸、心脏和大脑已经完全冻僵了。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