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背景AU Dara manaka 05 永冬之地(上)

这一章字数爆炸,所以分上下
本章艾诺达尔个人向,回忆杀预警,剧情略沉重,很多取自守望的人物会出场然后光速领便当;在回忆里);希望观看者有一点星际背景知识,灵感大部分来自官方小说《战争上演》
————————————————————

“这么说,是你先挑的事。可最后的结果却是你被吊在半空中。”加布里埃尔·雷耶斯拿着一杯没动过的尤魔扬黑啤酒,看着坐在身边的指挥官,他的老校友和搭档。

“我该死的怎么会知道那个见鬼的星灵有那种能力?”莫里森灌下他的第五杯烈酒,对酒保做手势再要一杯。每当想起那个星灵只是动了动手指就把几百发速度达到8马赫的点50贫铀穿甲弹瞬间减速到0,把半打身穿半吨重cmc-400战斗装甲的陆战队员扔到天花板上,他就生气。不仅仅是为艾诺达尔的无理,还为自己的鲁莽,更是为造物主对待造物的不公平。

凭什么星灵如此强大,而人类却如此脆弱?该死的凭什么?

“显然,这伤了你敏感骄傲的心。”雷耶斯揶揄他。“我得说,这事你理亏,老兄。”

“如果你指的是我先动手,那我承认。”莫里森叹了口气。“说实话我觉得我和他的矛盾挺小孩子气的。我们因为自尊互不相让,却妨碍了双方的合作。我们终有一天会超越星灵,取代他们,让他们无地自荣。但不是现在。现在我们需要他们的保护。”

“问题在于艾诺达尔的确是小孩。以星灵的标准他要再过至少50岁才会成年,至少齐格勒博士是这么说的。”雷耶斯提醒他,“你可是都40多标准岁了。另外,我觉得如果你对星灵多些了解,就会发现超越他们简直是天方夜谭。他们真是……完美的存在。”

“艾诺达尔比我老了100标准岁,加布。星灵也不像你想的那么完美。”

“实际年龄不代表心理年龄,你知道的。星灵有多完美,你去问问齐格勒博士就知道啦!她可比你我懂的多多了。”

“是啊…”莫里森恨恨得又灌了一杯酒。“有一点你倒是说对了。我觉得,我们这位年轻的执行官并不像他的朋友和他自己所认为的那样有安全感。”



战争结束了。

但梦魇没有。

他能听到跳虫群的咆哮,听到异龙的尖啸;听到雷兽四千吨重的身躯移动时产生的地狱般的脚步声;听到刺蛇暴雨般的骨针撕裂空气、护盾、装甲,还有血肉的声音;听到战友陨落时的怒吼;听到卡莱遭到屠杀时的的哭喊;听到航母的护盾失效,装甲扭曲,核心破碎,最终划过天空的雷鸣声……

他都能听到。因为这不是梦。

这是记忆。

与人类原始粗陋的神经中枢不同。星灵的大脑堪称宇宙中最复杂的生理结构,即使是异虫的任何一个器官在精巧程度上也无法与它相比。奇特的与虚空直接相连的后脑赋予了星灵个体无与伦比的灵能潜力;极致复杂的脑皮层给予了星灵近乎无解的智力:一个人类个体最多同时处理30个变量,星灵则是10亿个。这也是星灵科技飞速发展的原因之一,他们拥有寰宇间最优秀最有智慧的科学家。

而星灵的记忆,则是真正的完美。

一个星灵个体,从他出生开始,他所感受到、接收到的一切信息,都会被原原本本的保存在他的大脑里,既不会有歪曲,也绝不会遗忘。

神之长子永不遗忘,而保存者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保存者所受的训练能让她们最大限度的利用自己的记忆力。一位保存者能同时保存并上传上千星灵一生的记忆,其中的信息量约等于一千亿名人类寿终正寝时大脑中的记忆总和。

得益于他所受的保存者训练,艾诺达尔同样拥有这样的记忆力。在他的大脑里,不仅保存着他自己短暂一生的记忆,还有那些曾经主动或是被动的被他读取记忆人的记忆。

这是神赐予的礼物,但也是诅咒。若无遗忘的保护,承载记忆的人将会一再重温那些痛苦的往事,让伤口一次比一次更深。艾诺达尔一直很轻楚这一点,但当这一切发生在他身上时,他也无能为力。

清醒时,他用专注工作和玩笑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休眠时,那些最令人痛苦的往日幽灵化为无比清晰的噩梦占据了他的大脑。
————————————————————
在艾尔的外层星轨上,虫群杀死了卡珊德拉。

当接到紧急求援信号的无敌舰队的前锋从宇宙尽头返回时,迎接他们的是一个破碎的家园。

艾尔在燃烧。

壮丽的城市化为废墟,辉煌的神殿夷为平地,美丽的群山被虫群的孵化场取代,恶心的黑色有机质爬满了这个星球。

无数的英灵魂归卡拉,无数的平民呐喊哭嚎。

无敌舰队发动了进攻。

数百艘超级航母对着轨道上的虫群战舰降下了天罚之火,瞬间就杀死了数百万罪恶的生物,但更多的生物在发现舰队后腾空而起,扑向星灵华美的战舰。用它们的利爪、酸液、刃虫,还有所有貌不惊人却危险之极的东西,消耗着星舰的护盾。

卡珊德拉的战舰是第一批陨落的。4只利维坦
对她的战舰展开了围攻,致命的质子炮洞穿了护盾,然后触手将外形优雅的战舰一点点碾成了一团面目模糊的超合金。

没有幸存者。

(这一段纯原创,不过无敌舰队的设定都是官设)

————————————————————

在安提加主星,星灵的舰队终结了了宋哈娜。

痛……

饿……

效忠……主宰……

一具有6只手,3条腿,身上长满触手和脓包的躯体行走在纳布的田野上。乍看上去,它一点也不像人类。

它也的确不是。寄生在每一个细胞中的虫群病毒将这具躯体变得面目可憎的同时,也将她改造成一台粗劣却高效的猎杀机器。

这具身体曾经属于一个热爱电子游戏的19岁少女,她的父母曾为她的学业费尽心思。

但以后不会了。现在,她的父母同她一样,效忠伟大的独一无二的主宰,至死方休。

But until now(但到此为止。英语霸气多了。)。一个声音从天上传来,也从宋哈娜的内心响起。

天空瞬间被耀蓝色的辉光填满,气势磅礴的金色舰队从中现身,优雅的弧形舰首正对着地面。对着哈娜的躯体。

它心中涌现出强烈的敌意。随着尖啸,大地开裂。无数虫群从地面中爬出,直冲云霄。

舰队开火了。

碎星炮的蓝色光束正面命中了地面,一万亿摄氏度的超高温瞬间就让一切都回归了亚原子形态,其中也包括哈娜曾经的父母。纯能束一直击穿了安提加的地层,直达地心。光束一路移动,最终在变缘距离哈娜不到40m的地方消失了,在星球上留下了一条狭长的伤痕。

哈娜平静的地看着这一切。带着一点点的兴奋,更多的则是好奇。

他们,星灵,为何停火?

然后它明白了。她也没机会明白了。

炙热的岩浆从裂口中涌出,烧尽了周围的一切。

原谅我和我的种族,人类。但这是我的任务,我的职责。那个声音说。

P·S:这里的那个声音很明显是负责这次净化的塔萨达塔爹;她是哈娜自身的意识,被压制了但还在,它是和每个异虫都相连的主宰的意识,两个意识都存在于一具躯体中。剧情原创,但净化安提加是官设。
————————————————————

在艾尔的地面上,拉德纳尼克斯为击败欧雷加而死。

夏尔奎那斯(星灵语,饱经磨难者。艾尔沦陷时没来得及撤离的极少量平民)和塔达利姆(星灵语,神造之躯。一批吸毒的艾尔难民)并肩而站。

在他们面前,由他们通力合作产生的弧蓝色暮光风暴和欧雷加赤红色的虚空之力正面相撞,虫群和帝国的战舰都畏惧地后退,但仍有少数没能躲过的被卷入了致命的能量狂潮中,瞬间湮灭殆尽。

拉德纳尼克斯感到自己的躯体在燃烧。他倾尽全力配合身边的塔达利姆,可他们都注意到暮光风暴的能量在逐渐减弱。

我们怎么可能做得到?阿扎达尔大喊。我们的力量不足亚顿的千分之一。

我们必须做到。要相信奇迹!拉德纳尼克斯回应,同时用出了所剩的全部力量。

欧雷加后退了。

一开始只是一点点,后来则是大步后退。黑暗执政官发出狂躁的怒吼,却改变不了失败的事实。

同胞们,我们做到了!我们击败他了!拉德纳尼克斯兴奋的大喊,却发现阿扎达尔惊恐的看着他。于是他看向自己。

他的躯体正如恒星一般闪耀着,崩塌着,一如当年的亚顿。但他感觉不到痛苦,他感到的只有无上的荣耀。

为艾尔……而战!

拉德纳尼克斯魂归卡拉。

P·S:这一段在官方小说《黑暗圣堂武士传奇2:暗影猎手》的内容基础上做了细节描写和适当延伸。

————————————————————

在拉斯马尔的暗月,莱因哈特·威尔海姆上将迎来了他人生的终章。

从两天前开始,他就感到士兵们的不对劲了。

许多原本神采奕奕的人因缺乏睡眠变得无精打采,更有许多人报告说在夜间听到了恶魔的低语。尽管上将本人对这种无稽之谈不屑一顾,但他的确对这支精英卫队所出现的情况感到担忧。

一个两个人可以是巧合,四个五个人可以是装病,几十个人可以是有人恶作剧,但当数万人都这么说的时候……

上将感到自己有必要去检查一下第五区的那个东西了。

出于对人--民的责任心和对瓦伦里安的忠诚,莱因哈特尽忠职守。但他本人对这个由他保卫的实验室里的东西毫无好感。

那当然是究极生物兵器,但那也是扭曲、恐怖的灵能怪物,是最黑暗的长夜孕育出的最可怕的恶魔中才会出现的最可怕的恶魔,是撒旦,是黑暗之神的使者,是恐惧的化身,是万物的终结。

也许混合体就是士兵们梦中的恶魔。

莱茵哈特是除了科研人员外,整个基地唯一有权进入第五区的人。即使这样,他也需要首席生物学家塞特雅博士陪同才能参观那生物。

但当他打开塞特雅房门时,他发现她死了。

女博士坐在办公椅上,靠着墙,穿着实验服的躯体缩成一团,瞪着门口的双眼却几乎要突出来。她是被吓死的。

上将拿到塞特雅的权限卡快步出门,跑向第五区。

他穿过一扇又一扇有十级高威标志的钢门,最终站在了巨大的培养仓前。

可惜里面是空的。

上将回头,幽蓝色的巨兽就在他身后。一起站着的还有一整队他的士兵。他们的脸上毫无表情。

“你对我的人做了什么?”上将嘶吼。

我即将对你做的事。巨兽的眼睛亮了起来。
效忠黑暗之神吧,凡人。

当一切结束后,上将抬起了头。

“莱因哈特,为你效命。”

P·S:灵感来自官方小说《第五区》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