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背景AU Dara manaka 4 往日的幽魂

“……在奥古斯特格勒出现了民众的大规模自发youxìng,发起人声称本次youxìng是为了纪圝念在多年战争中的sǐ难者。但根据本台前方记者发回的报道,现场有许多shiwei者表达了对元首本人和平zhuyi zhengce的不满。同时,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帝圝囯情报guānyuan认为,这次游zing 是由已被认定为非fǎ的'萨拉之zi'组chi 在背后资助的。此人同时bào料,在帝圌囯Jun圌队和zhèng(和谐)府中均有大量同情'萨拉之圌子'的人。本台将对这一将持续一周的示圌威活动进行跟圌踪报道。感谢收看UNN晚间新闻,我是凯特·洛克韦尔。”

“萨拉之圌子?那是什么?”艾诺达尔靠在结实的木质单人沙发上,翘圌起一条tuǐ,以星灵的方式tiǎn圌着酒,同时转头向安吉拉发问。

无论阿塔尼斯对艾诺达尔究竟有多了解,他对这位年轻圣堂武士的认知中至少有一点是完全错误的。艾诺达尔并没有像他的同圌胞通常所做的那样,躺在静滞仓里,而是在白星号的酒吧里喝他的第七或者第八杯尤摩yáng黑啤酒。

尽管如此,艾诺达尔却毫无醉意。凭借星灵远超人类的代谢速率,酒精刚从皮肤进入他的xuè管就被分解殆尽,其中残存的营养物质被xī收后,剩余的部分立刻以蒸汽的方式排圌出体外。

当老友重逢的激动刚开始减弱的时候,fǎ芮尔提出到白星号的酒吧里喝一杯,顺便见见游骑bīng的老朋友们。艾诺达尔立刻就同意了;安吉拉则在稍微考虑了一会儿后也微笑着点头同意。

“极端组圌织,宣圌传人类种圌族主圌义。据说第一批建立者都是萨拉星系的难圌民,这个组圌织也因此得名。他们对星灵净化萨拉星系的行为念念不忘。”fǎ芮尔代替安吉拉回答。

“我还以为人类已经明白并且接受了。”

“有些人……”fǎ芮尔刚要耸肩就看到奥克斯顿正和一个不用想就知道是谁的幽圌灵一起靠在吧台上,于是冲她们招手“晚上好啊莉娜!”

莉娜·奥克斯顿显然刚从机库离开,因为她还穿着帝圌囯舰队的黑金sè飞行员制圌服,带着领章。而她背后跟着的那个女人更是穿着一整套的敌意环境战斗服,从护tuǐ到胸甲到护目镜一应俱全。

“啊哈,艾米莉和我本来准备带着饮料去找你们,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安吉拉qīn爱的你替我向小艾问好了吗?”莉娜看到了他们,直接拿着刚到手的红茶(其中三分之一是白兰地)一路跳过无数条tuǐ以最快速度冲了过来。

“我觉得你还是qīn自来更好。”安吉拉微笑着站起身迎接老朋友的拥圌抱。

莉娜和安吉拉的拥圌抱结束后立刻又扑进了刚站起来的艾诺达尔怀里:“qīn爱的你长高了。”

“是啊,长高了半英尺,现在我有9英尺高了。你没长高,但是重了。”

莉娜立刻回头看安吉拉,安吉拉笑着摇摇头。“他一向这样。3小时前我们刚见面的时候他也说我胖了。”

“莉娜是真的重了。”艾诺达尔一本正经,“我觉得她至少重了7磅半。”

“7磅。”一直沉默的女幽圌灵纠正。

“真的?我敢肯定是7磅多。”艾诺达尔环视四周,“这艘战舰上的食物太不健康了。”

“你又不能吃!”莉娜嘟嘴看着他,又不太有信心地回头看了眼安吉拉,“是吧?”

“我是不能。但她们可以。”执行guān微笑着指了指安吉拉和fǎ芮尔。

“算了,别管这个了。我看到你的新旗舰了!”莉娜围着艾诺达尔雀跃地转圈,“它就是你们所说的超级航母吗?它有多大?现在有多少船员?动力源是什么?是用的光子发动机吗?装了多少武圌器?带碎星炮了吗?我听说你们的战舰大多数都有几百年的历圌史了,是真的吗?这一艘呢?”

艾诺达尔从酒杯中抽圌出手,抵着他的长下巴,显然是在思考回答问题的顺序。“嗯,让我想一想……伊格德拉希尔是一艘超级航母。纵轴全长10.3KM,最宽处3.8KM,最高处4.1KM,总质量约1250亿吨,满载船员大约220名圣堂武士,这次是护航任务,只有不到100名。至于动力源,和其它战舰一样是以凯达琳水晶为主,不过也装备了太阳核心作为紧急情况下的额外动力。这艘战舰和星灵所有大型战舰一样在常规航行下同时使用引力推进和光子发动机;超光速航行依赖奇点驱动器和灵网折跃矩阵;武圌器系统……呃……算是机圌密。我能告诉你的是,它能携带超过18000艘星际战机和拦截机,并且的确携带了miè星级别的武圌器。绝大多数星灵战舰都有几百年历圌史了,但这艘不是。伊格德拉希尔号是第二次战争后达拉姆建造的第一艘超级航母,正式服役才3年。我想想还有什么能告诉你们的……”

“呃,艾诺达尔你注意到了吗?莉娜现在是上校了。”眼看着谈话就要变成一场对星舰工程的探讨,fǎ芮尔不得不出声转移话题。

“意料之中。”星灵答道,似乎是因为被打断而感到不满。“看过莉娜驾驶战机的人都知道她会有这么一天的。”

“不止呢,我现在可是帝圌囯 jun方的王牌试飞员!话说fǎ芮尔qīn爱的你为什么要退役?连我都能升到上校,你完全可以nòng个将jun什么的当当嘛。”

“关于这个……”fǎ芮尔有些尴尬的挠头,她并不擅长隐瞒。幸圌运的是安吉拉会帮她解围。

“fǎ芮尔的确获得了了帝圌囯 jun方的升职机会。但是我不想再四处漂泊了,所以……”fǎ芮尔恰到好处的搂住了安吉拉的肩,“我的小鹰自然只有辞职陪我咯。”看起来是天衣无缝的谎圌言,但fǎ芮尔转头时看到了艾诺达尔了然的眼神和女幽圌灵将信将疑的表情。只有莉娜闪着一双堪比宠物苟的大眼睛,看起来完全相信了。

这就足够了。fǎ芮尔暗自松了一口气。除了莉娜,没人会sǐ咬着这个涉及机圌密的话题不放。

“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qīn爱的快过来,你不想和我们的蓝皮朋友喝一杯吗?”被3人盯着的莉娜决心找个新话题,招手叫仍靠在吧台上的女幽圌灵过来。

趁着女幽圌灵一脸嫌弃的穿过拥挤的人群,fǎ芮尔把头凑到这位公开出柜的飞行员旁边说:“真不敢相信你追到了艾米莉。”

“你不也一样追到了安吉拉吗?”莉娜哼了一声,随后又气呼呼地发问,“为什么像你这么怂的人反而比如此积极的我要成功的更快?”

“安吉拉喜欢wēn和hán蓄的方式。而且你那叫积极吗?你简直像条科基一样围着艾米莉转。”fǎ芮尔不再理她,抬头看着艾米莉和艾诺达尔握手。

“很高兴你身上没有地螓的气味,拉克瓦。”艾诺达尔伸出手。

“我戒了。”艾米莉握住星灵的4根手指答道。

“我为你感到高兴。很少有人能真正戒掉那东西,对人类尤其困难。”艾诺达尔微笑,“没了地螓能适应吧?”

“灵能的强度还是明显下降了。不管我怎么练xí都没有用。不过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你做的很好。力量是把双刃剑,为了得到力量总要付出代价,而有时候得不偿失。地螓就是这样。塔达利姆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一点。”

“我已经不再是幽魂了。我现在是效忠帝圌囯的幽圌灵。”

“你退出了幽魂部圌队后其他幽魂怎么样?”

“幽魂部圌队解散了。托什失踪了。大多数幽魂都和我一样重回幽圌灵部圌队,但也有些和托什一起消失了。”

“我还以为我费劲千辛万苦赶来是和你们开part的!结果他们只谈正事!”莉娜看着两个面对面抱着手臂站着的灵能者。

“耐心点莉娜。如果他们选择用语言交liú,说明他们希望我们能听到。”安吉拉看着两人,“我觉得艾诺达尔是在了解关于帝圌囯的基本信息。”

“那也不是现在该做的事。”莉娜依旧满脸不高兴。

莉娜说话的声音显然太大了,因为艾米莉立刻回过头盯着她:“小家伙,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幽魂加入了'萨拉之圌子'这样的组圌织会怎么样?如果有了对抗帝圌囯zhèng圌府的能力,那他们可能就不会再满足于游圌行示圌威了。一个人类保卫者已经让帝圌囯处于战争边缘,谁知道再来一个会怎么样?”

艾诺达尔敲了敲桌子示意幽圌灵停下,带着难以捉mō的表情。

“事实上,我不认为事情是这样。”执行guān低声说,“对于加布里尔·托什本人,我虽谈不上有多少好感,却绝不认为他会加入一个这样的极端组圌织。其他幽圌灵也是一样的。”

“什—么?你居然相信一群疯圌子?”艾米莉瞪大眼睛。

“你也曾是其中之一。”艾诺达尔指出,“我给了你信任,而你用行动证明你值得这信任。”

“这不一样。我一直都是最正常的一个。”

“是啊,正常的过分了。”莉娜适时擦了进来。“谁能没点癖好呢qīn爱的?恕我直言,要是没有,那才奇怪。”

艾诺达尔举起一只手打断了艾米莉还没出口的反驳:“我们都知道托什选择成为幽魂是因为不愿意被帝圌囯cāo纵,我相信你们其他人也一样。这样一批人,决不会放弃已经到手的自圌由去效忠一个极端组圌织。另外,托什并不洒,他能看出来'萨拉之圌子'的组圌织纲领不过是个幌子。在本质上,它的目的和人类保卫者是一样的,就是试图夺取zhèng圌府的控圌制泉。事实上,托什和他的幽魂很有可能正在帝圌囯高层的直接命令下调圌查'萨拉之圌子'。当然,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而且我不认为他们是唯一一批zhēn对'萨拉之圌子'的情报人员。”艾诺达尔看了一眼fǎ芮尔,接着补充:“新闻里提到过,帝圌囯 jun方和zhèng圌府中有大量同情'萨拉之圌子'的人圌士。这当然是委婉的说fǎ。准确的说fǎ应该是:有大量有嫌疑是'萨拉之圌子'成员的人。我猜,如果情报部的结论是对的,现役的帝圌囯 junguān应该不易得到guān方的信任。最可靠的办fǎ,就是秘密返聘一批已经不再年轻气盛并且忠诚可靠的退役junguān,以平民的身份调圌查现役帝圌囯 jun人。从瓦伦里安个人的角度看,他会更倾向于那些曾和他共事过的游骑bīng成员。这些人曾在艾尔与我的同圌胞并肩战斗过,对星灵普遍抱有好感,不太可能加入'萨拉之圌子'这样的人类至上主圌义者为主的组圌织,而他们的能力和忠诚度同样可靠。”

“但是,如果已经没有guān方身份,那些隶属情报部的秘密特工该怎么调圌查现役帝圌囯 jun成员和zhèng圌府guān圌员?”fǎ芮尔发问。

“方fǎ太多了。”艾诺达尔耸耸肩。“其中之一……”他停住了。

在距离他们20步远的地方,杰克·莫里森中将沉默地站着,穿着海jun中将制圌服,手里拿着一杯喝了一半的烈酒。“继续说啊,我听着呢。”中将冷笑着举杯。

如果星灵有嘴和牙齿,现在应该能听到艾诺达尔磨牙的声音,尽管如此,他现在发出的声音也没好到哪里去。“偷听他人谈话可不是真正的骑士所为……中将。”

“肆意揣测他人的动机同样不是……执行guān。”莫里森穿过人群走来,伸出一只手,艾诺达尔沉默地握住。

“看来我们都经历了很多。”莫里森上下打量比他高了差不多80cm的星灵,完全无视了对方脸上的不屑。

“有些事,不管过去了多久,都不会变。”这一次fǎ芮尔发誓她从艾诺达尔的心灵之声中听出了磨牙的声音。

他们就这么对视,执行guān钴蓝sè的光学镜对着指挥guān钛sè的瞳孔。

“那么,预祝合作愉快。”莫里森掉头离开了。

艾诺达尔sǐ盯着他离去的方向,直到安吉拉把手放在他的手臂上惊醒了他:“你们认识?”

“老相识了。”艾诺达尔转过头。他又恢复了那副轻圌松超然的样子。

“哇哦!看看你们握手时的表情,简直恨不得把对方生tūn活剥了似的。当然,你没有嘴。但我得说这就是我的第一反应。”莉娜顿了顿,“qīn爱的你和莫里森是情敌吗?”

艾米莉向前一步挤开奥克斯顿:“若说是战场上的老对手倒是合理,可我不记得帝圌囯和星灵间发生过任何值得一提的战役。”

“没那么复杂,”艾诺达尔淡淡的答道,“2504年在马·萨拉,就是这家伙费圌尽圌心圌机阻止我得到萨尔纳加钥石的Zigma组件,最后还对我使用致命武力。那时候他是sǐ水站的少校指挥guān。”他顿了顿,“安吉拉和fǎ芮尔应该都记得。你们当时在场。”

“而你这个刚毕业的年轻圣堂武士的反应则是差点把他的脊柱抽-出来。”医生叹了口气,沉重地让fǎ芮尔瞬间明白了爱人在夜晚的喘-息为什么那么诱-人。“是的,我记得。”

“呃……看来我们并不是来度假的对不对?”发现身边沉重气氛的奥克斯顿吐了吐舌圝头。

————————————————————


1.标题是双关。既指前幽魂艾米莉·拉克瓦也指艾诺达尔和莫里森的往事
2.依然伏笔章,估计成篇会很长了
3.剧情结构需要一个传统派帝圝囯指挥guān,想来想去就莫里森合适。76粉别打我,下一章让瑞破出场安慰你们一下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