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双飞组 星际背景AU Dara manaka 3 战争之影

注意 1.本章星灵主场,但是因为系列所以标签还是打了
2.星灵的折跃究竟有多快?官方没有设定所以我就稍微夸张了一点
————————————————————



艾尔 科沙塔 议会之心

由于建设之初就没有在内部装配任何水晶或是其他照明设施,纪念馆内部一片漆黑。金色的阳光才刚刚移动到入口区域,距离照亮整个大厅至少还需要3个标准时,一般来说在那之前都不会有其他参观者前来。深蓝色的天空中几乎看不到群星,这不难理解,银河外缘通常都看不到银河中央那么壮观的星空;天空中同样没有云,这也不难理解,因为艾尔温暖潮湿的气候使降雨通常维持在每一天的固定时段。
通常。为什么?
我们从数千年前就完全拥有精确控制艾尔气候的能力,足以精确到每一平方米;可我们没有这么做,甚至在数千年中试都没有试过。
告诉我,老朋友,这究竟是像大多数人所说的那样,是对造物主的敬畏;又或者,这是帝国衰落的无数迹象中的一种,代表着进取心和自信的流失?
是啊,你会说当然是后者。可是那么多年来,整整五代人的时光,为什么就没有人注意到呢?是没人发现,抑或是不愿相信?
当然,被问话的对象是不可能作出回答的,这一点问话的人同样清楚。黑暗教长早已回归虚空,而他留下的唯一一件遗物,同时也是这个纪念馆的唯一一件展品,就是被放置在大厅正中的曲光战刃。暗金色的外壳上镶嵌的绿宝石明确的显示这是奈拉齐姆的作品。
我多么希望你依然活着,依然能够指引我……
我很抱歉,泽拉图。阿塔尼斯注视着战刃想。



也许有些难以理解,但阿塔尼斯,达拉姆的大主教,圣堂武士战争领主,阶层议会的议长,只要情况允许,每天破晓时分都会出现在位于科沙塔城郊的奥林帕斯山伯朗峰顶。
当然不是为了观赏艾尔的日出,黎明时直视那颗三等星会对肉眼造成严重损害。
他来拜访纪念在与黑暗之神战争中陨落的黑暗教长的纪念馆。
再没什么比这种时刻的这种场所更能引起深思了。每一次来,阿塔尼斯都会在数小时的独处中敞开内心,检视自己的所作所为,同时思考星灵和宇宙的未来。这时候的他就像是那个刚从圣堂武士学院毕业的年轻圣堂武士,敏感,温和,才华横溢却从不恃才而傲。他思考了很多,但其中的绝大多数他从未向任何人提起,他知道没有必要。
之后,他会重新变回那个外族熟悉的阿塔尼斯:果断,自信,坚定,睿智,谦逊。一个带领星灵光复艾尔,击败堕落者的完美领袖。一个豪言星灵将“在星际间开创属于我们自己的命运”的传奇。
但其实阿塔尼斯自己也怀疑他的豪言能否实现。在当政的十多年里,他注意到了无数暗示星灵文明正日渐衰弱的细枝末节,而他根本不知道该怎样逆转这个趋势。
洛哈娜的态度是坦然接受。任何东西,在达到顶峰后都必然走下坡路,即使神之长子也不例外。身经百战的大守护者并不为此担忧。
但阿塔尼斯做不到。
以任何标准来测算他都很年轻,这就意味着他不会甘愿接受现实,他会尽全力去改变,即使意味着冒极大的风险,他依然会尝试。
幸运的是他并非孤身一人,无论何种意义上。
阿塔尼斯转过身,看着他的同行者。



高阶执行官赛兰迪斯看着自己的导师和上司,思忖他邀请自己前来的目的。
与阿塔尼斯不同,赛兰迪斯是位纯粹的战士。她接任黄金舰队司令官的职务之后,已经以光刃和纯能束证明了她是担当这一职务的不二人选,即使是艾诺达尔这样的新星也无法取代她。
她无法理解,为什么人类那些原始生物会想当然的认为女性一定比男性脆弱。每一位圣堂武士,无论年龄性别,都是出色的战士,而赛兰迪斯本人则是其中最出色的。她的战技精湛足以让阿塔尼斯毫无还手之力。
说到阿塔尼斯,尽管两人的师生关系密切,但他们并不常见面。赛兰迪斯长期居住在安提奥克带领圣堂武士一如阿塔尼斯留在科沙塔掌控议会。距离不是问题,分工才是。
因此她也清楚,除非事关军事,或者更确切地说,是需要调动黄金舰队的军事任务,阿塔尼斯不会轻易召见她。
而她期待另一场战斗已经很久了。



“赛兰迪斯,我想你应该知道发生在萨米拉斯超星系团的奇点能量爆发了。”
“1*10^50级的能量,仪器的读数就像是一块半吨重的太阳能碎片在距离它2m的地方熔毁了。”
“而相位技师的解释是超奇点爆发。但我刚从洛哈娜那里了解到,该坐标曾是帝国最重要的高度机密文献馆。压缩的奇点空间里有一大批萨尔纳加文物,其中有许多作用和威力都不明的神器。这一次奇点爆发显然是哪个神器启动了。”
“而你希望黄金舰队去收回。”
“不是收回,是调查。萨尔纳加神器不会突然启动,除非侦测到萨尔纳的特殊基因组序列。”
“凯瑞甘的化身。”
“或者其他活着的萨尔纳加的化身。我希望你和黄金舰队做好准备尽快出发,我们没多少时间。”
“在这里同样没有。阿塔尼斯,我不知道将黄金舰队和亚顿之矛就这样派出是否明智,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我们并不知道是哪一位萨尔纳加启动了神器。到目前为止,凯瑞甘是我们所知唯一活着的萨尔纳加,但或许还有其他的萨尔纳加幸存。如果猜测正确,我们得想办法确定是敌是友。”
“你认为单独派出亚顿之矛的风险太大了。如果是敌,你担心它无法单独取胜对抗那个化身,所以派黄金舰队护航。”
“在现在的形势下,达拉姆绝对无法承受失去一艘方舟舰。这也是议会的意见。”
“为虚无缥缈的敌人担心,反而忽视眼前的威胁?恕我无法赞同。”
“目前的情势不像你想的那么糟,赛兰迪斯!我们不会和异虫开战的!”
“但如果异虫想和我们开战呢?我们曾经因为忽视异虫威胁失去了艾尔,我不想再失去一次。”
“即使派出了黄金舰队和亚顿之矛,我们仍然有7支安全舰队,超过2000艘主力舰可以调动,足以防御艾尔。何况我个人相信扎加拉。她已经证明自己并不是个背叛成性的虫母”
“7支舰队,总容量不及黄金舰队十分之一。阿塔尼斯,这太危险了。只要虫群的实力稍微超出我们的预料,而又成功的先发制人,那我们会输的很惨。而信任异虫就和相信我们能凭这只舰队轻松取胜一样天真。”
“你真的认为我们会和异虫开战?”阿塔尼斯看起来有些失望。
“不。目前来看它们没这个实力。但我认为警惕是有必要的。萨米拉斯远在帝-国边疆,距离银河系有43亿光年远,来回要一个月时间,出了什么事我们无法及时返回。”
“相信我赛兰迪斯,战争没那么容易爆发。即使开战,我们也还有净化者,能确保战略上的绝对优势。”
“我正要说净化者。你真的相信他们?”
“他们帮助我们击败了黑暗之神,没理由不相信。”
“他们也曾屠杀过圣堂武士。一旦没有足够强大的外部敌人,这些机器人就是定时炸弹。我不会认为他们是关键时刻可靠的盟友。”
“他们不是机器,是圣堂武士!而且他们也证明了自己的忠诚!”阿塔尼斯显得很无奈“你可是他们加入的直接受益人。我们所有人都是。没有净化者的帮助,我们不可能击败堕落者。”
“你总是宽容的,即使是对科罗拉里昂这样自负的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单独派遣亚顿之矛前往调查?让达拉姆最宝贵的资产就这么陷入危险中?就因为你对净化者和虫群的偏见?”
“这不是偏见,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阿塔尼斯,如果你多接触一下圣堂武士而不是忙着和议会争执,你本该发现这个趋势。另外,星灵最宝贵的资产始终是艾尔,不要忘了。”
“信任任何人都要冒风险。如果没有容人之量,我们将不会有任何盟友。另外,”阿塔尼斯转过身,天蓝色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学生“关于艾尔的价值,我早在数年前就和卡尔达利斯讨论过了,我现在告诉你结果:艾尔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她是一个象征,一个团结所有星灵的希望。她是我们的家园。但这并不代表她比我们种族和宇宙的未来更珍贵。”
“关于艾尔,我接受你的纠正。但你的前两句话,似乎是在指责圣堂武士心胸狭隘,忘不了旧仇。”
“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但我们的年轻一代的确变得刻薄了很多,其中不少都是你的功劳,赛兰迪斯。他们中的许多人将你视为榜样。”
“并非所有人?你可以直说艾诺达尔这个名字。你是不是准备让他接任黄金舰队指挥权了?”
“尽管你的指控完全不是事实,我必须承认我一直都认为艾诺达尔才是他那一代最优秀的战士,而不是你中意的卡斯缇娜。”
“艾诺达尔过于单纯了。他或许是个卓越的战术家和欺骗大师,但他对战场外的欺骗毫无概念。”
“而你则过于多疑了,赛兰迪斯。你担心的不是异虫入侵。你担心的是净化者和异虫单独结盟,从而保证他们拥有足以和我们对抗的实力,以便获得更多的权利。”
“别告诉我这不可能。”
“只要科罗拉里昂领导净化者一天,这件事就不会发生。你不了解他有多厌恶异虫。事实上,我本以为最先提出反对的会是他。”
“这只能说明你对他的评价有误。”
“不,赛兰迪斯。科罗拉里昂或许极为傲慢,但他从不让这种傲慢干扰他的理智。艾诺达尔也是,他的友善从不留给神之长子的敌人。”
“看来你准备无视我的建议了,对吗?”赛兰迪斯相当失望。
“我已经考虑过了。显然你还要打磨一下自己的建议。希望你在萨米拉斯能圆满完成任务。”阿塔尼斯转过身,表示不想再讨论了。
赛兰迪斯长长的叹了口气,时间久到人类把自己的肺压空也只能达到她一半长。她转身离开,却又停住了。
“阿塔尼斯,或许你是对的,或许艾诺达尔能完美完成他的任务。但别忘了,有一有二必有三,我们不能对背叛者放松警惕。”
“有时就是过多的警惕导致了另一次背叛。”
“随你怎么说。我现在要去执行任务了。如果我回来之前艾尔发生了什么不幸,我饶不了你。还有洛哈娜和她的学生艾诺达尔。你们都跑不了。”赛兰迪斯的言辞恶劣,但她的语气透露了她的担忧。“我不在的时候哦,守护好艾尔,守护好达拉姆,你能做到吧?”她看着阿塔尼斯,期望他回过头,露出他们都熟悉的那种微笑,说“不用担心,交给我吧”。在过去的每一场战役中,他们都有这样的默契。
阿塔尼斯没有回头,他甚至动都不动:“我尽力而为。”
塞兰迪斯眨了眨眼,眼神黯淡的跃传离开。
阿塔尼斯又站了很久,一直死盯着面前的战刃,直到阳光遍布整个大厅。



当他离开的时候,阿塔尼斯拿出了一台微型超光中继器。当卡拉消失,个体间的超远距离交流就成了问题,相位师不得不将原本用于夸星系通讯的设备做出改造以满足需要。
“尤尔兰上将?你那边似乎很嘈杂。”
“我正在格拉修斯的舰队枢纽监管新型超级主力舰:奇点风暴战列舰的研制。相位技师正在测试其武器系统。什么事,大主教?”
“我希望你将帝-国边境巡逻的频率加倍。这一直都是你的第五舰队负责的。另外,也请你转告沃拉尊族长,让她向人类和异虫控制区派遣更多观察者。”
“我会的。大主教,可是为什么呢?”
“赛兰迪斯告诉我许多圣堂武士都不太信任我们的盟友。我希望这样可以让他们满意,让战士们看到议会的决心。”
“但这些不必要的戒心也会疏远我们的盟友。”
“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是最好的安排了,就这样吧,执行官。”
“我明白了。”
“另外,艾诺达尔有消息吗?”
“目前没有。以人类战舰的速度,从集结点抵达卡亚蒂尔需要两天,艾诺达尔多半正在休眠。”
“明白了。En taro Tassadar,执行官。”
“En taro Tassadar,大主教。”
阿塔尼斯关掉了通讯器,准备返回官邸休息一会。他在下午和洛哈娜还有个约会。



————————————————————
我知道为了看双飞组才来的人会很气,但本章主要是埋伏笔,博士和鸡互动在下一章,而且本文本来就是剧情向。
另外,由于完全没有也不想有感情经验,情感描写会比较生硬,日常甜估计很少;车嘛就直接不存在了




评论(4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