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以艾尔的群星为名

Dara manaka 1 :故友

艾尔 安提奥克 执行官堡垒
“暮光救主型执行官战甲,战术跃传测试,第五次,准备完成。”
凯拉克斯通过全景显示看着3000km之外的艾诺达尔。
“希望这次能成功,否则阶层议会可能会驳回量产新式战甲的计划了。”
“单纯的希望可不够,凯拉克斯。你找出第4次失败的原因了吗?”
艾诺达尔看起来很放松。
当然,他确实没什么要紧张的,毕竟要向大主教直接对这个计划负责的可不是他。
“我重新校准了跃传水晶的能量参数,这次应该没问题了。”
凯拉克斯看向身边静滞藏里的新式战甲,只有诸神才知道设计这样一套武器花了他多少心血……
不,已经没有诸神了。
有些时候凯拉克斯也会迷惘。
在过去的数万年中,星灵都秉承着一个信念:他们,作为诸神亲自栽培的神之长子,毫无疑问的优于其他种族。无论他们的前方有怎样的挑战,他们都一定能凭借自身的力量和诸神的垂青平安度过。
这个信念即使在万世浩劫和艾尔沦陷时都没有失去。甚至当卡拉陨落后的一段时间,他们也是依靠着这个信念坚持战斗,直到乌尔纳。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谎言。当预言的谜底揭晓,黑暗之神的嘲讽使骄傲的神之长子无地自容。所谓的诸神、伟大导师lhan-rii,不过是萨尔纳加中的一批背叛者,无尽轮回的敌人,黑暗之神和他的爪牙,神之长子不过是伪神长子。
面对这样的现实是一种折磨。即使凯拉克斯是一名相位技师,信仰科学,讲求实际而非像圣堂武士和仲裁官那样执着于历史,他依然感到难以接受。
当复仇的怒火消逝,所有曾经趋使星灵无所畏惧、坚毅不屈、坚守荣誉的理由都不存在了。
既然并非长子,也未能继承遗产,我们又有什么资格,什么能力,什么必要去履行我们已经履行了数千年的职责?作为神之长子捍卫宇宙的职责?
这样的思想在星灵社会中逐渐成为主流,甚至连净化者和塔达利姆与普通星灵间的矛盾都只能退居其次,星灵正在丧失他们引以为傲的守护者的品质。
“凯拉克斯?”艾诺达尔发觉了好友的疑虑,出声提醒。
“我在想不相关的事,抱歉。”
凯拉克斯开始驱动装甲的跃传程序。凯达林水晶开始闪耀,装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解为能量在目标地点充足,艾诺达尔被蓝光包裹。
有些时候凯拉克斯很羡慕他的年轻朋友。艾诺达尔年仅145标准岁就身居高位,成为黄金舰队首席战术顾问、第七舰队执行官,星灵最强大的战士,而他的导师则是大保护者洛哈娜,阶层议会的首席顾问和亚顿之矛的舰长,总有一天他会成为指挥黄金舰队的裁决官。
对于艾诺达尔,一切都太容易了,这使他本就乐观的天性更上一层。他根本意识不到星灵社会中的颓废和悲观,照旧每天训练、读书、折跃到科沙塔找凯拉克斯补习科学知识(即使是对星灵而言,这个孩子的好奇心也太过旺盛了)。
而他的日常中也包括充当“暮光救主”新式执行官战甲的专属测试员。
这套战甲从各个角度来说都算是跨时代的发明。有史以来第一次,星灵所有步兵的特性被集合到一套装甲上:灵能光刃、简装版净化者刃炮、热能割裂枪、相位分解炮、奇点驱动/崩解器、埃德曼合金装甲、刚毅护盾、灵能增幅器……
这套装甲能完美的保护一位圣堂武士的同时赋予他强大的火力,当然,稍显沉重,不过这对训练有素的星灵战士不成问题,而达拉姆目前掌握的大约30万个殖民世界的资源完全能承担这套装甲装备给每一个圣堂武士所消耗的微不足道的资源。
可惜,对于失去战斗意义的军团来说,再强大的武器都毫无意义。
纯粹能量构成的装甲在艾诺达尔身上逐渐成型,护甲的边缘反射着安提奥克的阳光。这是星灵第一套全覆式装甲,凯拉克斯不敢说他完全没有从人类的CMC系列中获得灵感,不过二者终究有本质的不同。
“感觉怎么样?”
“总算没有把我卡在里面。不影响运动。各方面来说,感觉相当好。”年轻的圣堂武士的声音总是这么欢快。
“我立刻通知大主教,让他向议会提交报告…不,不用了,看来我们的大主教等不及要知道结果了。”
凯拉克斯接通全息,“新式装甲成功了,大主教,你可以立刻向议会提交报告。”
“那件事等会再说,凯拉克斯。我现在要见艾诺达尔。”全景投影的另一侧,阿塔尼斯疲惫的站着,背后是阶层议会的会场。
“怎么了?”艾诺达尔直接插了进来,现在是3人全景投影了。
“艾诺达尔,紧急任务。我想你还记得8天前阶层议会向异虫发出了警告,要求交出在卡亚迪尔失踪的星灵科考队成员的遗体和可能的幸存者,虫群的答复刚刚到了。”
“如果他们拒绝,我也不意外。”
自从10个月前的误会之后,达拉姆和异虫的关系有所改善,但仍处于一种危险的平衡中。
“比拒绝更糟。至高女王回应说,她们的确杀死了部分科考队成员,但科考队的运输机带走了大多数的人员,她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不知道?可她是至高女王啊。”
“这个计划制定时还是刀锋女王掌权,她没有告知扎加拉她怎么处理了那艘船。”
“那就麻烦了。一艘失踪了7年的星灵运输船可能在宇宙任何地方。议会怎么说?”
“他们认为扎加拉在撒谎。为了规避责任。很多人吵着要开战,净化者尤其强硬。”
“显然,这个猜测更合逻辑。现在的虫群实力已经大不如前,若达拉姆决定就过去的事复仇,我们取胜的几率很大。”可惜这样的复仇毫无意义,他们都明白这一点。
“更糟的是,科罗拉里昂执行官已经发话了:异虫的话,他连标点都不会信。”阿塔尼斯苦笑。
“像是他说的话。凯拉克斯你知道吗,当我们第一次和他说话的时候,阿塔尼斯说:你的传奇流传至今,很荣幸与你并肩作战。他回答说:少恭维我,阿塔尼斯,啊哈哈哈哈哈…”艾诺达尔倒是笑的很开心,可惜其他两人都没理他。
“要我做什么?”艾诺达尔冷静后问。
“议会希望你前往卡亚迪尔,进行实地调查。”
“为什么是我?”
“卡亚迪尔位于帝国境内。根据我们的和平条约,星灵战舰不会进入帝国领地,所以调查员只能搭乘人类的舰船。”
“我觉得'人类的气球'比较贴切一点。我搭乘过人类的船,它们实在是太慢了,哈哈哈…”
“不开玩笑。人类会派出他们最先进的战舰去接你,配给你的调查团也是最好的。顺便说一句,调查团里有你的旧相识,不止一个。我还得稳定议会的情绪,先走了。”
“得了吧阿塔尼斯,我猜的出是谁。”在艾诺达尔的笑声中,阿塔尼斯离线了。
“你怎么看,嗯?似乎装甲的实战测试得延后了啊,凯拉克斯。”
“也不尽然。我建议你穿着它去,否则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好主意。我先走了。”艾诺达尔离线了。
看着回归安静的实验室,凯拉克斯陷入沉默。
不论艾诺达尔和他的人类朋友们关系曾经多么亲密,他们也至少有数年没见过面了。在这段时间内发生了很多事,他们也都改变了很多,双方不知能否真的合作无间。而如果不能……
那恐怕真如阿塔尼斯所担心的,毫无意义的战争将会爆发,而这一次星灵战斗不是为了守护,而是毁灭。
算了,一个相位技师真的不该担心这些。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