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安吉拉

天使信仰玩家,星际争霸2神族选手,人生目标是成为和安吉拉姐姐一样优雅美丽聪明温柔有气质的女神或者阿塔尼斯一样的圣堂武士

Iron Within 07

现在你们为胜利尽情欢呼,但总有一天,你们要学着克制自己的骄傲。———出自《银白圣典》第七章

这一刻,她的世界万籁俱寂。

亚音速的狂风咆哮着扫过冰原;高温下冰层开裂发出轰隆声;将死的雇佣兵们呼喊着求救;单兵武器的响声被突击巡洋舰对地武器模组的轰鸣彻底淹没。

这些她都听不到。她的瞳孔中只剩下那个在暴风雪中缓缓起身的生物。

它不像任何已知的物种,却又兼具所有已知物种的特点,从无限极海的雷鲨到希格拉的彩虹鱿,从阿斯特玛的暗影虫到阿德莱德的咆哮狮鹫,从泽塔行星的岩石守卫到旧地的灵长目,之前在设施中莫伊拉用等离子武器把怪物全身都洗了一遍,但现在创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高速愈合,在令人作呕的血肉中能隐约看到银色的金属。那是加莱顿超合金,已知唯一一种能长时间抵抗混沌能量侵蚀的材料,从最小型的自适应攻击装甲到庞大的超级旗舰都以这种材料为装甲基体。

她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她很清楚这是什么人。毕竟,她花费一整年,跨越数千光年,就是为了找到他。她只是没想过会见他到这个样子。

“终于。”怪物的声音极低,却非常清晰。“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你应该好好看看你变成了什么怪物。”莫伊拉颤抖着回答。

“我超越了你所知的一切,我亲爱的门徒。”怪物低语,连带着满脸的触须都在蠕动。“我超越了束缚我们的规则。我跨越了进化之门。”

“你什么都没超越。你把自己变成了怪物。”莫伊拉咬着牙齿。

“我跨越了进化之门。往日的幽灵亲自将最初的真相与谎言告诉了我,他向我展示了终极的真理,我们的种族从中诞生,亦将由此进化。”怪物似乎完全不关心她在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进行这场只有一个听众的演讲。

“你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可一点都不进化,导师。”莫伊拉•奥德莱恩展开双手,装甲的外挂武器已经全部激活,头顶上还有一艘巡洋舰,可她根本不知道这样的火力够不够。“我不关心你的真理因为那不是事实。至于你,我衷心希望你疯狂的路途和生命都到此为止。”

“这么说来,你是来杀我的。”往日的圣骑士用分叉的舌头舔食自己脸上的鲜血,狞笑着低语。“大概你已经把这里的坐标通知了第二军团?那些圣骑士正搭乘他们速度最快的巡洋舰赶来?又或者,你想独自解决这件事,洗刷你的耻辱,独自击杀我来证明你的忠诚?我猜是后一种。持续数年的追猎,孤身一人完成击杀,这足以给你带来巨大的荣耀,你甚至有可能因此获得首席智库的位置。前途一片光明,嗯?”他偏了偏头:“可惜你从来就不是个严谨的人。你犯了太多的错误。当你发现我开展危险研究迹象的时候你本该通知统合部,当你意识到我的秘密暴露试图逃走的时候你本该置身事外,当你寻找我时本该和其他人合作,当你找到我的时候你本该呼叫后援,而现在你犯了最后一个错误。你不该激怒我。”

完全由骨骼构成的双翼展开,把畸形的躯体带离地面,阿历克斯•戴文的声音横扫冰原。“傲慢!你们永远都是如此傲慢!认为这个宇宙的规则正如你们的想象,自以为你能孤身一人击败我——

“该死。”莫伊拉伸手扶额,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段时间她越来越多的梦到天龙星VII和她的前导师。一般来说梦境都很模糊,可是她的梦却远比她的记忆更清晰,并且全都复诉着类似的场景。每一场梦境都在暗示她变异后的戴文有多么强大,而莫伊拉最终能够击败他又是多么艰难和巧合。

“真该死。”当然,她的确犯了很多错误。那时候她年轻又莽撞,并且情绪化。但那是过去的她。真正的戴文也并未如梦境中那样和她说那么多的废话。他们太忌惮对方了,不会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多余的对话。戴文对她的评价其实是她的理性面对自己的评价。

傲慢。

“去你的。”当她在浴缸里躺平的时候莫伊拉恨恨的想到。“我赢了。”

“我赢了!”她忍不住大喊出声,却忘了自己的脸依旧在水中,结果呛了一大口水。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莫伊拉刚刚披上浴巾跨出浴室。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挂钟,1:38。

什么人会在午夜跑去按骑士团首席智库宿舍的门铃?

带着无论如何要把来人臭骂一顿的心情,莫伊拉拉开了门,第一个单词还没出口就看见了亚瑟•戴恩。

“12点后恕不接待访客。”莫伊拉满脸不悦。

戴恩完全没有为午夜敲门道歉的意思,单手把她推开然后径直走到屋内找个了地方坐着。莫伊拉不知该怎么回应也只好关上门到他侧面坐下。这家伙看起来难得的同样心情不佳。

戴恩瞥了她一眼,似乎要确认她睡醒了,然后才终于开口:“我一向认为,不在意他人感受的人也没有资格要求他人在意自己的感受。”

他的语气平和,当手腕上突出的血管暴露了他的激烈情绪。

莫伊拉皱了皱眉:“如果你指的是那个女孩子的事情———”

“你今天摧毁了一个女孩的自尊。”戴恩似乎根本没在和她说话。他的双眼死盯着对面的墙纸。“她是个优秀的女孩,聪明,善良,善解人意,被人伤害了只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从小就想着要照顾其他人。而你却打击了她,让她感到非常难以接受。”

“安吉拉•齐格勒天真的可怕。”

“她是很天真。天真到相信你够资格成为她的导师。”

奥德莱恩咪起眼睛:“注意你的言辞。我够不够资格不由你这样的外行判断。”她着重强调了“你”。

“在灵能操控上我确实是外行。”戴恩平静的回答。“但我看人一向很准。这么多年来我默许你愤世嫉俗的活着,嘲笑自己也嘲笑世界,是因为我始终都觉得你还有可能被拯救。我一直在等待一个人,一个足够善良足够优秀的人,让她给你第二次机会。而她真的出现了!可当我把这位天使送到你面前时你做了什么?你从她身上寻找你那可笑的优越感,通过伤害试图拯救你的人来麻醉逃避现实。像你这样的恶魔确实不配被拯救。”

戴恩的语速越来越快,他压抑了一天的愤怒从话语中倾泻而出:“安吉拉•齐格勒在大阵列馆里哭了一整天,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你。即使你把她的尊严切成了一千片她也依然同情你,她看穿了你的表演,却无法理解你的行为,无法理解一个本来有机会自救的人为什么要放弃。在这一点上我完全同意她的想法。你自认为无法被拯救,其实是你主动放弃了每一个自救的机会。你大喊着众人皆醉,其实不过是无法接受自始至终错的都只是你一个人。傲慢!”

“莫伊拉•奥德莱恩!我可以忍受你的离经叛道,你的尖刻恶毒,你的暴力成性,甚至你的自暴自弃我也都可以忍受。过去我们的确亏欠你太多。但是傲慢除外!你没有资格在自己主动放弃希望后还要求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放弃希望。我们是圣骑士,不是囚徒更不是自己负面情绪的囚徒。”

“我只说一次。今晚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你的生活我也绝不再干涉。无论你维持原样或是自暴自弃的更加严重都和我没有关系,只要你能完成任务,我们依然可以公事公办。只有一件事除外!离安吉拉•齐格勒远一点!不要试图和她说话,也不要给她留言,连靠近她都不行!她和你不同,终有一天她会成为大守护者而你只是个往日的幽灵,我们绝不能让未来的希望被你再摧残一次,听清楚了没有?”

Jeff这都不加强天使?

神之长子设定集:星灵物理学 材料及能量

作为星际世界观中除萨尔纳加外技术水平最高的种族,星灵的科技可以说是非常全面,在每一个分支都达到了相当高度,他们最强势的并不是应用(星灵是一个扩张欲望相当淡薄的种族,建立了横跨整个银河系的庞大帝国却没有庞大的常备军和进行疯狂殖民,原因详见艾尔星灵文化篇)而是基础科学

材料

星灵目前一共出现过4种主要的超级材料,在此列出三种,留一种最玄学的以后专门开一篇(主要是暴雪的文案喜欢故弄玄虚)

1.弧形高密度合金

这是星灵大型舰船装甲(不是超旗,不是超旗,不是超旗)的主要材料,描述不多,也是相对最不玄学的一个,只知道强度极高,密度极大,外表非常光滑,并且会自发的显现出亮金色,推测是中子星或者亚中子星材料

2.埃德曼合金

一种大规模应用于单兵装甲和轻型载具(如龙骑士 ,不朽者)的新式合金,塔兰达尔的装甲也是这种材料。被描述为万亿倍结构压缩,却并没有中子星材料的厚重感,反倒被称为坚固轻巧,应该是应用了空间技术,直接压缩压原子微粒粒子内部的空间来达到强化结构的目的

3.纯能量体
出现于官方小说《末日烈焰》,是亚顿之矛和其他方舟舰的外层装甲主体(说方舟镂空所以不禁打的可以歇歇了,那是纯能)。最大的特点是完全透明,可以方便执行官纵览战场。纯能量体的强度未知,但有几个非常大的优点。1.方便修复,有能量就可以修补 2.非常轻盈 3.几乎无法被克制,不像实体装甲被反物质和空间武器完全克制

能量

星灵常见的能量源有两种,这里主要谈太阳核心,另一种以后再提

太阳核心是方舟舰的主要能量源,也是星灵帝国在凯达林水晶被开发前使用的主要能源。

太阳核心被评价为人工恒星或者微型戴森球,但并不是一个大型的聚变反应堆那么简单。

1.人造的聚变反应堆,无论磁约束还是激光压力约束,总归是要约束的,而太阳核心的反应是自发的,和恒星一样

2。聚变堆需要不断加入原料,太阳核心却可以在不添加任何燃料的情况下运转无数个世纪(出自末日烈焰),太阳碎片是加速内部的反应而非燃料

事实上,太阳核心不仅仅不是一个反应堆,它甚至可能根本就不是核聚变

最明显的问题,太阳核心的反应是自发的,与恒星一样
如果它是聚变反应堆,那就需要极大的质量来完成对质子的引力约束,而太阳核心就在一艘方舟舰的内部,整个球体直径不过几十米,若是恒星级的质量,这么近的距离,引力必然极为庞大,即使是星灵的玄学材料也未必能抵抗

当然,星灵可以通过压缩空间的方式,压缩恒星的体积,压缩核心和方舟其他部分间的空间,看似十几米实际数百万公里,但用这么高的技术也要搞这么麻烦,他们还用核聚变干嘛?

因此有充分理由认为太阳核心并非核聚变反应堆,也不是一颗恒星,所谓人工恒星不过是修辞

那它到底是什么?

再重新看看太阳核心的特点:古代科技,能量输出庞大持久,催化剂容易失控,星灵已淘汰数千年代之以凯达林水晶,乍看下去缺点不少

这就要看到底有谁在用,以及用它做什么

整个星际里,大规模应用太阳核心的只有一个组织,净化者

净化者同样是一支来自数千年前的军队

在净化者的所有装备中,从战甲到机甲,从战机到赛布罗斯号,没有一块凯达林水晶,所有的净化者单位都是用太阳核心驱动的

或许在他们的时代,神之长子还未发现凯达林水晶除了提升灵能外还有其他功效,在他们的时代,神之长子还在使用太阳核心作为最普遍的能量源

更诡异的是,没有凯达林水晶和灵网的净化者,同样拥有折跃技术 

除非太阳核心也拥有某些空间特性

这样一联系,太阳核心的本质似乎非常明显

极不稳定,能量输出庞大且恒久,空间特性,一定程度上取代凯达林水晶

和奇点反应堆极为类似

但也不能说太阳核心就是奇点技术,毕竟暴雪不知道那天一拍脑袋说星灵是缩小了一颗恒星扔进去了。只能说奇点反应堆是目前最合理的解释

神之长子设定集:星灵生理学概述

为了练习表达能力随便写点东西,也纠正一下对星灵的各种误解

误解1:星灵只是灵能强大科技领先,肉体并不比人类强多少,和Z存在差距

完全错误。星灵个体的身体素质碾压穿戴了动力装甲的人类和大部分异虫。

误解2:星灵文化崇尚近战

错误。星灵并不崇尚近战,也并不抗拒远程武器,只是他们的强悍躯体决定了他们在近战中能取得碾压性的优势

误解3:星灵是能量生物

错误。星灵是拥有某些能量生物特性的有机生物

星灵生理学概述

外观:与人类3身体结构类似,但每只手只有4跟手指,每只手2跟拇指,每只脚两根脚趾,脚尖着地

身高:9~12英尺,约2.7~3.6m,平均身高约3米

体重:80~150Kg,平均体重约100Kg

思维能力:极其强大的记忆力,过目不忘,对数学异常敏感,但在其他方面只是略强于人类

灵能:平均灵能潜力超过人类时期的萨拉•凯瑞甘,个体之间差异很小

抗打击能力:星灵的皮肤非常厚实粗糙,有一定硬度,骨骼柔韧性和硬度类似钒合金,但依然会折断

力量:无装备加成的情况下徒手力量超过10吨

体能:冰冷对称中泰瑞达尔在24小时内在直径3700公里的沙洛克上持续奔跑了25000KM,期间几乎没有休息,奔跑速度接近音速

反应:纳秒级。星灵能在近身战中面对人类初速8马赫的电磁步枪子弹出膛的瞬间预判弹道并进行躲避

代谢:星灵能吸收任何形式的能量辐射,无法也不需要进食,但可以依靠皮肤吸收液体补充矿物质;星灵能不携带装备在太空中生存;星灵代谢速度远慢于人类,因此伤口很难愈合

器官:独特的神经索用于连接灵能网络;三个心脏;血液为蓝紫色

寿命:不低于1000年但不超过1500年,以整个宇宙的标准来说也是长生种

繁殖能力:约为人类百分之一,但在整个宇宙中处于中等水平

星灵的装甲如果改成全覆盖会更好看,但是就这样也可以了

莫天使HP AU All is Dust(上)

有时,聂拉斯•塔兰也会忍不住想,如果当初校长能更强硬,更果断一些,是否一切就会不一样。

这当然不可能。对于莫伊拉•奥德莱恩这样的人,简单的用语音警告她不允许再进行任何未经允许的实验,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毫无作用,而任何比语言更激进的措施的唯一后果就是让她离开学院的监控自己进行实验,相比之下,让她留在学院反而安全些。至少在当时是这样的。

但他依然忍不住去想。

校长并未如往常一样在起居室等他,而是在卧室的床上睡着了,双膝间放了一本并未翻开的书。房间里静悄悄的,安吉拉的小宠物也不见了。过去每一次他来的时候,这头精力过度充沛的野兽都会飞上来抓他的脸,这次却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塔兰内心的一部分想要立刻把面前的人叫醒,询问她为何召唤自己前来。但其他部分则在提醒他,面前的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不应打搅她宝贵的的睡眠。

塔兰并不擅长做决择,所以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靠墙站着。

安吉拉•齐格勒曾经相当美貌。即使是现在她也依然美丽。但这是一种脆弱的外在表现,一种令人忍不住产生保护欲的美丽,而非她刚刚来到霍格沃茨时那种混合着自信,才华和开朗的健康美。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着,本就偏瘦的身体已近没剩下多少脂肪,健康的粉色皮肤失去了血色,甚至连亮金色的头发都开始褪色,而这一切都是在几个月内发生的。任何一个医生都看得出她已油尽灯枯。看到这些,塔兰又开始忍不住怨恨那个造成了这一切的人,同时也怨恨自己的迟钝。

对于对安吉拉有好感这件事,聂拉斯•塔兰绝少主动提起却也从不避讳。这种好感比对卓越同僚崇拜更私人,比爱慕更公开,比密友间的默契更学术化。从第一次见面时塔兰就觉得他们是一类人,这一判断在日后被证明准确无误。他们是一对优秀的学术搭档。

并不是没有人怀疑过他们有更深的关系。阿约克教授甚至私下直接询问过塔兰,为何放过近在眼前的天使,而塔兰的回答之严谨堪称有修养的单身男士的典范:安吉拉在各个方面都太优秀,和这样的姑娘在一起对我这种争强好胜之人来说要承受的心理可是太大了。之后他将原话告诉了安吉拉,只换来对方的一抹温柔微笑。

但他从未问过安吉拉类似的问题,也并未想过去问。现在看来,这是他所犯下的致命失误。

聂拉斯•塔兰并不喜欢莫伊拉•奥德莱恩。

这并非私人恩怨。他欣赏她的才能,她在研究上的敏锐直觉,她的自律和勤勉,以及其他一千个优点;这一切都不能让莫伊拉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提升分毫。

奥德莱恩的身上带有某种令人不快的特质,其中包含了相当的偏执与可怕的自负。这两点中的任何一点都足以让一个优秀的法师变成危险人物,而综合到莫伊拉身上则使她成了整个魔法界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至于其他部分......其他的部分更糟。

塔兰很敏锐的看出,莫伊拉本质上并非理性之人,也绝对不是能讲通道理的实用主义者。相反,莫伊拉极为情绪化,而她越是努力用理智的外壳隐藏自己的情绪化,就说明她的情绪化程度越高。事实上莫伊拉是个完全被情绪支配的怪物,极不稳定,随时都可能失控。而看起来她自我调节的唯一方式就是采用强行压制这种近乎自虐的方法。同时,她对知识这个概念怀有一种病态的热情,似乎她没有知识就无法呼吸。她热衷于提升魔法的技艺和收集魔法信息,并不是为了日后使用而只是为了获得这些知识。

“唯一的善是知识,唯一的恶是无知。”每年的新生入学典礼上她都会说这句话。

“自负与偏执是危险的品质,而对错误理念的自负与偏执则是噩梦。”当安吉拉将这句话转达给聂拉斯的时候,聂拉斯如此回答。“我不认为对这种人而言存在禁忌的研究,不论那多么危险她都会不计后果去尝试。你最好看紧她。修改结界,别让她进入大图书馆和禁林。”

“别说了聂拉斯。我可以保证奥德莱恩教授是个有判断力和自制力的人。她曾告诉过我任何对她研究自由的限制都会导致她辞职离开霍格沃茨,我们不能逼的太紧。何况用这种措施来针对一名高阶教授只会有害于我这个外来校长的名声。”








Iron Within(心如寒铁) 06

没人喜欢战争,战争不过是为了清洁这个银河。———贝尔•里欧斯,2561年

黄昏时,戴恩终于找到了安吉拉,她正在大阵列馆里,带着红肿的眼圈盯着拉多隆的佩剑“艾恩尼德希尔”发呆。
“我们到底是什么人?”这是戴恩踏入大厅时她说的第一句话。
“我很抱歉。”这是戴恩唯一能想到的回答。
“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大厅寂静到安吉拉能听见自己狂乱而虚弱的心跳。
“守护者。”这是大守护者曾经给出的回答。
“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这也不是奥德莱恩大导师告诉我的答案。”女孩的声音中充满酸楚。
“我猜莫伊拉彻底摧毁了你对骑士团的印象。你怀疑是否看错了我们。”
“她说我是个愚蠢的无可救药的傻瓜……总有一天会因我的软弱而被杀。”安吉拉咬着牙齿才没让泪水再次流下来。“她怎么能这么说?”
“这是我的过失。”戴恩伸手扶住女孩的肩膀帮她转过身面对自己,“我没料到莫伊拉的情况恶化的这么快。我原以为她是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别担心,我会去找她把话问清楚的。”
“你们怎么能让这种人担任首席智库……她就是个嗜血成性的无可救药的疯子!”女孩抽泣着,“我从她眼睛里看到了!”
“我所认识的那个莫伊拉•奥德莱恩并不是这样的。”圣骑士帮女孩擦去泪痕,“但我想她的确需要清醒一下了。”
“她是个自大狂!”女孩激烈的指控。“就好像她才是这里唯一清醒的人,所有不认同她病态观念的人都是傻瓜一样,她让我恶心!”
“我相信你说的都是事实,安吉拉。”戴恩温柔的看着女孩的眼睛,“让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你吃点东西,然后我会告诉你莫伊拉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想你还是信任我的吧,嗯?”

三十分钟后,安吉拉坐在戴恩位于要塞顶部的套房中的床上,用戴恩买回来的速食品解决了迟到的晚餐,而拂晓神剑正在书架上翻找着,当安吉拉快要吃撑的时候,戴恩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给安吉拉看的东西:一张全息像。
红发的女孩穿着一套纯黑色的第二军团制服,和一个黑发黑眼穿着无限守卫深蓝色制服的深色皮肤的女孩肩并肩站在一起,在海伦金色阳光的照耀下笑的非常开心。
众所周知,“绯红之王”是从来不笑的,哪怕只是动动嘴角。
画面上的莫伊拉不像现在这么消瘦,皮肤也更有血色,而且她那种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样子像极了如今的安吉拉。
“她也年轻过啊。”安吉拉轻声说。
“对我们来说只过去了四十年,她却仿佛老去了一个半世纪。”戴恩露出了一抹哀伤的微笑。“有时候我很难把你当年那个帅气的红发学姐和如今难以接近的首席智库当成同一个人。”
“她改变了很多。”安吉拉摇了摇头,“但我想你给我看这个不是为了追忆往昔。”
“我想要确认你的判断力在经受了今早的打击后没有受损。”
“在那么多的外貌变化中,只有一项是重要的。”安吉拉向全息像伸手指出。
画面中,莫伊拉•奥德莱恩的双眼是完全相同的蔚蓝,而非如今的左眼绯红右眼暗蓝。
“她变异了,是不是?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奥德莱恩之所以脾气暴虐是因为她早就不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人类?”女孩的声音很细小。即使她自己都没法相信这个结论。
“不全对。莫伊拉会变成这样和她的导师阿列克斯•赛文有很大关系。”
“背叛者。”女孩的声音很含糊,似乎不愿意说出这个名字。
“莫伊拉是赛文唯一一个学生。她很有天赋,而赛文则是军团首席智库,原本两个人都前途光明,直到赛文被发现私自开展对亚空间生物的深度研究。事件的处理是由当时的至高大导师冯阿德勒负责的,赛文被停职接受统合部专员的调查,莫伊拉则转交给威尔汉姆导师,同时也是我的导师。
很不幸,赛文堕落的比我们预想的深。我们拿走了他的寰宇卡,但是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绕过了要塞主管AI篡改了要塞的安保系统,使其独立于数据网,也就没有了智能人格的监管,然后他激活了12台用于防御星港的泰坦,配合其他自动化武器对平民和圣骑士进行无差别攻击,趁着整个要塞一片混乱的时候偷了一艘巡洋舰逃脱了,自此再没人见过他。
显然,是赛文的研究使他堕落了,而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开展研究的时候莫伊拉曾经置身事外。她因此受到了统合部的监视,我们的医疗部也开始监控她的身体状况尽力观察是否有变异的迹象,同时骑士团暂时将她禁足在要塞的安全区内。整个监察持续了18个月,对于任何一个无辜的人而言都是难以忍受的。
但莫伊拉忍了下来。她接受了全部的不公待遇直到最后有足够多的证据证明她的清白。然而损害已经造成了,统合部和骑士团只能尽力弥补,莫伊拉因此提前毕业,并很快成了一名顶尖的恶魔猎人,几年内她名扬整个星区。同时,对赛文的追猎也以失败告终。
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切结束的时候,莫伊拉突然消失了,连同她的巡洋舰和一整船的高危武器,没有留下任何能证明她行踪的信息。她消失了整整4个月,就在我们都以为她也像赛文一样背叛的时候,她又重新出现在海文的星港,全身是伤,一只眼睛成了红色,对我们说阿列克斯•赛文死了,在尝试转化为亚空间生物的过程中被她消灭。
从成为恶魔猎人的那一刻起她就在猎杀赛文,她用各种见不得光的办法从黑市换取情报,雇佣非官方的调查人员,购买非制式的重型武器,坐着准备。骑士团的猎杀小队专注于寻找赛文本人留下的踪迹,而作为骑士团高层他显然很清楚该如何隐藏自己。而莫伊拉则从完全不同的角度出发,她认为要进行转化就必须有一个无人打扰的环境和一个稳定的亚空间裂隙,同时还需要一支随时就位的私人武装,因为转化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这时易受攻击。她开始搜寻无人且有亚空间裂隙的行星,和运输武装佣兵团的驳船的航行记录进行交叉比对之后找到了她的目标,阿斯特玛星域的天龙星系第三号行星,她在那里找到了赛文。
她没说她是怎么杀死赛文的,我们也没问,但显然在这个过程中她受到了太多的亚空间能量辐射,造成了她的基因变异。
但她的人格缺陷或许早在被统合部监察时就形成了,这只能说是骑士团的过失。
或许她桀骜不驯,或许她嗜血成性,或许她内心充满黑暗的狂怒,但直到目前为止她依然坚定的站在我们这边。而我不愿想像当她转向另一边时会发生什么。我承认我害怕她,她太强大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她是我的朋友。
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让你们走到一起,你们不是一路人,但你们本该是一路人。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年轻时的莫伊拉,而且更优秀,更强大,更聪明,更美丽,最重要的是,你更善良。我相信你能帮助她回忆起起她到底是为什么而战。我们是守护者,趋使守护者的是保护所珍惜的一切的渴望而不是摧毁敌人的狂怒。你明白这一点,你是个天生的守护者。我想你或许能让她也再次明白。”
戴恩认真的看着安吉拉蔚蓝的双眼:“你愿意把她带回来吗?”
女孩从戴恩叙述之初就保持着沉默,但她那对漂亮的蓝色眼睛已经说了太多太多。在她张口说话前,戴恩就知道她的回答了。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只要她真的值得我们这么做!”女孩的眼睛里又一次充满了笑意,只有一瞬间,但对戴恩而言那已经足够了。
“感谢你,安吉拉•齐格勒小姐,你是我见过最善良最美好的人。”
“但莫伊拉似乎并不想接受我的帮助。”安吉拉想起了莫伊拉之前凶狠的语气,露出的神态像是被迎头浇了一盆冰水。
戴恩露出一丝少见的坏笑:“没关系,我会‘强迫’她接受的。”